修改 blog domain name

原先的 cornguo.twbbs.org 因為是免費的 domain,大小問題不斷,
雖然不致有太大影響,但每次出狀況總是讓人不舒服。

剛剛想想,便把 cornguo.twbbs.org 改到 blog.cornguo.net,
cornguo.net 這個網址買了很久,一直都沒好好用到,
今天以後,就慢慢轉換為主力 domain 吧。

原先的 cornguo.twbbs.org 就直接拋 301 redirect 了,
這樣舊的連結應該也不會失效,特此記之。

柏林圍牆倒塌廿五周年

一樣也是先貼個影片。


這個版本是柏恩斯坦紀念柏林圍牆倒塌時的演出,
雖然不是眾多版本中最好的一個,但卻是特別的一個,
歌詞中只改了一個字,但卻意義重大。

柏林圍牆的倒塌是個美麗的錯誤,
但卻也說明了人民的力量其實不容小覷;
同年兩岸三地也發生許多事情,
在我們這一輩心中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真的很希望台灣可以一直是個自由之地,
我們不用擔心自己住的地方會不會明天就被拆掉,
也不用擔心因為說出口的話而被抓去關禁閉,
更不用怕失去對我們未來自主自決的權利。

「自由」是一種承諾,不是一個賞賜。

圍牆還沒蓋起來,但大家真要努力把這條路踏實。

最近的台灣

嗯.. 倒也不是想分析或是甚麼的,只是想寫些垃圾話。


當沒有外力介入的時候,亂度 (entropy) 只會越來越大,
有時候會覺得,會發生那些事情追根究柢可能只是不作為所致。

沒人在乎政府正在暗度陳倉的法案,
沒人在乎當下家庭與教育體系出現的問題,
沒人在乎那些似是而非的論調,
也沒人在乎自己所相信的事情是否經過辯證。

等到事情發生後,卻又像是偵探一番地說著:
「一定是因為他們如此如此才會這樣那樣」、
「要不是當初怎樣怎樣,現在就不會那樣了」

最常見的,是「都是他們的問題」、「他本來就怎樣怎樣」,
總之先把問題推到別人身上就贏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最近看新聞的時候總是會想,
「是不是我少做了甚麼,才讓世界又更亂了一點?」

改變世界其實不難。

2013 剩兩天

2013 快結束了,就回顧一下吧。

今年送走了一位朋友,到今天還是不想相信那是真的。

到現在還是很想你,
還是很想聽你冷冷地從鼻子發出「哼哼」的聲音,
可惜,你已不在。

原諒我沒能繼續哀傷下去,
但要知道,你永遠都不會在我記憶裡消失。

今年也是第一次自己出國,去了新加坡,
後來又和同梯跑去東京放逐了五天,
發現自己心底是渴望到世界各處走走的。

可惜現實生活總是殘酷,最後還是得為五斗米折腰。

今年也離開了我以為會做到另外一年的工作,
也好,看清了自己、也多看到了這世界的 B 面。

本以為會回去念書,沒想到又殺出另一份工作,
不明就裡地接了下來,搞得自己下半年心力交瘁,不值。

至於課業.. 因為工作的關係還是沒有甚麼進展,
但最近重拾了閱讀 paper 的節奏,也算是小有收穫。

認識了很多朋友。
不是很想把自己的私領域寫上網路,就提到這裡為止。

這一年對我來說是混亂的,
要說現在的心情,用「悻悻然」或許稍可描繪。

對於 2014 年的期望嘛..
希望自己可以好好地把學業搞定,事業就先放生了。

夢想越來越渺小,大概是初老現象。

《美麗的錯誤》──其二

《美麗的錯誤》是段追尋的故事,
劇中主人公追逐的,是那若遠忽近藝術女神,
他不停地創作著,以無數作品鋪出一條馳騁之路。

但是,無論他如何追尋,命運總是一再地給出考驗,
直至人老鬢白,回過頭後才發現過去所走的,
原來是條讓自己學會珍惜身邊幸福的崎嶇長路。


「是不是要經歷過大風大浪,才能了解平凡的可貴呢?」
「那麼,甚麼樣的『平凡』才叫做真的平凡?」
在腦海中,我不斷地想著。

有人說我與眾不同,有人說我狂妄、目中無人,
但我真的覺得,這太過抬舉了,
言語的傳遞本來就是個容易失真的過程,
每個人眼中的世界也不盡相同,
「平凡」與「不凡」間,怎會有一致的衡斷準則呢。

對於那些評論,我自忖著,自身的生命價值,
豈能這樣被他人輕易地玩弄於言辭之間;
但卻找不到適合的方式去反駁,去捍衛自己。

為此,我已在幾次嘗試中,失去了金蘋果。

我總希望能駐足,但停下腳步卻又被魯莽地趕上路,
是不是自己也有追尋的目標,卻不自知呢?

這問題在戲中找不到答案;
又或者說,這齣戲給了我這個問題。


我想,或許自己已經沒能力寫出更好的文字篇章,
但在心中那些想法沒能以文字完整傾吐之時,
我是不會停下來的。

《美麗的錯誤》──其一

一齣精彩的戲劇不需要太多的修飾,一首動人的歌不需要華麗的音符;
但,怎麼樣的人生才算得上是精彩動人呢?

不敢說看了這齣劇之後我有了甚麼想法,可或許給了一個方向。


因緣際會,誤打誤撞地買了票,趁著難得的假日空檔,
一個人,到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中山堂,
看了《美麗的錯誤》這場音樂劇。

說來慚愧,我這個人和藝文其實常扯不上邊,
開始注意到李泰祥老師的作品,也是從陳永龍的專輯開始。

第一次聽到《告別》時,只覺得它和《不要告別》這首歌很像,
認真一查才發現,這兩首都是李泰祥老師所譜寫的,
而前者是因為《不要告別》的版權問題而另外譜出的曲子,
這,或許也是個美麗的錯誤吧 (笑)

聽著《告別》時,腦中總會和《不要告別》這首歌一起哼著,
彷彿像是一應一答般,總想著它們是不是能放在一起唱,
很幸運地,李泰祥老師確實這樣做了,在 這裡 可以聽到。

從聽到陳永龍之後,便開始回頭去尋找李泰祥老師的作品,
才發現,原來好多耳熟能詳的曲子都是出自李泰祥老師之手;
這些作品在初聽時,或許不是那麼地引人注意,
但每每聆賞,卻屢屢能咀嚼出不同的感受,
聽著聽著,竟也成了日常生活中不時哼唱著的旋律。


在劇中出現了《答案》這首歌,讓我想到了一些事情..

記憶中那是一個下過雨的晚上;
然事實上,我真的記不得當天是否下雨了,
心底覺得這樣的情景,就該是個下過雨的夜晚。

我剛從國家音樂廳走出來,踩著不輕鬆也不沉重的步伐,
想到 R 就住在附近,於是打了電話把 R 找來,一起散散步。

空氣是如此清新,帶著淡淡草地和著泥土的香味,
兩人走在中正紀念堂的廣場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IMG_0865

天空是如此地清澈,彷彿像是戴上了透鏡一般,
走著、走著,R 開口唱了《答案》這首歌,
晚上的中正紀念堂廣場,僅就那幾個音符、幾句歌詞迴響著。

回到中山堂中正廳,當這首歌一響起時,心中百感交集。

究竟人的一生中會遇到多少人,
又有多少人在彼此心中留下腳印呢?

那個晚上聽到的旋律,又在耳邊響起,
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到那個夜晚,
也再不能聽到那樣的歌聲了。

或許,或許我們只是彼此的過客罷。


抱歉,我實在沒能把腦袋中的文字整理好,
先寫到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