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

今天的大新聞是黑洞的觀測首次被視覺化了,
不意外地和《星際效應》中的電腦模擬圖是類似的結構。

這樣的觀測需要多少時間和耐心才能完成,
光是用想的就覺得渾身發毛。


每次看到這類文章,腦袋裡總會出現霍爾斯特的行星組曲,
特別是《木星》這個樂章。

雖然在宇宙中應該沒有這麼精彩的聲音啦.. (默


我天文學不是很好,對於黑洞沒有太多想法,
心得只有「嗯,當代電腦已經可以算超大量資料了」這樣。


覺得自己心中的小宇宙應該也有一個兩個還是好多個黑洞,
平常看不到,偶爾會突然蹦一聲跑出來吃掉周遭一切,甚麼都沒留下。

接著,要用各種東西去填滿那個空闕,
可是精神上的窟窿怎麼可能說填滿就填滿呢,
扔了各種東西進去也沒有回復的感覺,嘖。

不知道放空能不能把那些黑洞餓死。

反正就是些碎念

覺得人生好難。


每次看到臉書啊 twitter 那些活躍的人們,都覺得好不可思議。

在我的人生中,與人交際是既費時費力又不討好的,
家人如此、朋友如此,即使到了工作場合或是應酬也都是如此。

有時候覺得程式還簡單一點,你怎麼寫電腦就怎麼執行,
不過,這樣的想法直接套用到人的話會大爆炸。

如果每個人都有說明書的話,我還滿希望誰能告訴我在哪可以找到。


嘛,我也沒有想寫甚麼長篇大論,就這樣吧。

水逆啊水逆

很久沒有更新 blog 了,這次更新似乎是拜水逆之賜。


稍早收到 JetPack 通知 blog 掛了,
開了 VPS 的管理頁面試著重新啟動機器,
結果馬上收到 issue ticket 說機器有狀況需要緊急維修,
而且沒有預計的修復時間。

Ouch.

大概只能怪水逆吧。


原本都做好資料可能會全部消失的準備,
可能是我陰德值還剩一些,機器後來順利修復了,
連上 shell 更新了 packages,希望機器未來能繼續無事運作下去。

總之,怪水逆。

dump

突然聽到這首歌,然後很突然地就想把腦袋裡的東西倒出來。


對於那些過去發生的事,我曾經試著遺忘。說是遺忘嘛其實只是放著,任它在某個夜深人靜時突然爆出來糾纏著你一整晚,讓自己焦慮地輾轉反側不得其眠。

最近試著用慢慢消化的心情去處理那些回憶,像是有一搭沒一搭地閱讀那樣,把某個片段拿出來想一下,想到累了就放回去。我想這樣或許會健康一點。至於效果嘛.. 目前未知,總之先把這件事情記錄下來,過個一年半載再來檢視成果吧。

關於自殺這件事情


因為話題實在太沉重,放隻貓就對了。

同樣的話題我好像也寫了好幾次,但每次看到自殺新聞還是會不厭其煩地再寫出來。

我跟自殺這種想法已經和平共存好久了。

要說原因嘛,大概就是自己追求完美但又時時發現自己其實根本就不完美的愚蠢個性導致。我討厭一切不確定,面對那些不確定我其實很痛苦,舉凡升學、工作、人際關係,或是晚餐該吃甚麼、甚至是程式找不到 bug 都會讓我感到非常焦慮。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這是構成這樣的我的特質,也不覺得這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但那些不了解的人常常會對著我指指點點說「哎呀你這就是社會化不足」、「你甚麼都好就是不合群」、「你為甚麼不像那些人一樣乖乖聽話呢」。

為甚麼不照做?

答案很簡單啊,因為辦不到,這樣只會把我推下懸崖。

我的朋友啊,我自認沒有任何指導你們的人生的權力,也請你們不要帶著那些實是痛苦的善意指導我,消化那些善意對我來說是非常費神的;我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可是我真的沒辦法裝作沒事地踏上那些會讓我受傷的路。

積極地看,或許是身邊有些可以共鳴的朋友,也或許是我個性天真的部分救了我,總覺得總會遇到能理解我的人 (雖然人生走到現在這件事還是個問號),也覺得經過種種考驗我就會變成更值得信賴的人 (雖然好像也還是事與願違),所以我選擇讓自己好好活著,畢竟死了就啥都沒有辦法改變。

簡單說大概就是「那些殺不死我的或許應該有可能會讓我變得比較堅強吧大概啦其實我也搞不清楚不過這是我目前尚可接受的的生存意義」的一個概念。

消極面嘛,人生本來就不長,短到我可能都還沒能解決自己的問題就結束了,實在不用刻意去結束。說不定我明天走出門就被隕石打到然後就 GG 了也說不定。

然後我不知道我該寫甚麼了,這篇文章我也沒打算好好結尾,就這樣。

core dump


大圖只是貓貓凝視,與本文無關。


亂七八糟地把腦袋裡的一些想法倒出來。


關於人際關係。

這要分兩個部分:生活上與工作上。

生活上:大學以前我基本上直接放棄與人交際。倒不是甚麼「不願意跟低智商生物對談」之類的中二理由,而是覺得這是藏拙的最好方式。很幸運地,活到現在身邊有一群願意跟我這個社交蠢蛋當朋友,在此滿懷十二萬分謝意地向各位致上我由衷的歉意與謝意。

工作上:我工作上的交際多半都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像正常人。但事實證明我的拙劣交際手法根本沒辦法讓我在所謂的公司機器中表現得「正常」。


關於工作

身邊好多朋友對我的評價都是「你這種工作能力,找工作應該不難啊」,或是「你不是辦不到,只是不想拿百萬年薪吧」之類的。但那些賺大錢的各個都是社交強人啊,光是想要表現得像正常人一樣就已經吃掉我 80% 的精神了,剩下 20% 還要被 HT 成 40% 的工作能力對我真的很傷,想要拿百萬年薪可能會先燒掉我的健康和壽命吧 (苦笑)

「你可以改變啊」有些像燦爛陽光般正面思考的朋友們會這樣說。

是啊,我也想,但我就是這種像是豆芽菜一樣生長在陰暗角落的扭曲生物,實在是很難一瞬間變成大樹啊。就算是變得粗壯也只是個賣不出去的畸形豆芽菜吧 (繼續苦笑)


關於人生

這陣子剛好看了《血觀音》,看完覺得,啊,我的人生好像真的也是這樣被操縱著。不過那些操縱我的人生的並不是人 (是的,我的家人朋友思想都很健全,我自己也有某種程度的 AT 力場 (?) 可以抵抗某些精神攻擊),而是所謂的社會傳統思想或是某種大家覺得放諸四海皆準的價值觀。

就拿上面提到的工作來說,上一份工作的主管曾經期望我像她其他的部屬一樣「好說話」、「願意忍耐」,簡單說就是任勞任怨而且還要帶著職業笑容面對各種幹話。但我拿到的薪水實在是非常、非常、非常地香蕉,這在我的世界裡根本就說不通,但家人朋友都會說「公司給你錢就是要做這些事情嘛」、「專業偶爾被踐踏是很正常的」之類的,要我修正我自己的想法與個性。

然後真的嘗試下去就是耗盡自己的各種精神力然後爆炸,你們也看到那精美的結果了 (遠)

如果人生是各種妥協之後的結果,合理地想,工作上我或許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找尋適合我的場域,而不是去追求那些年薪或是名望了。


關於網路人格

其實你們在網路上看到的我都不是真正的我 (話說回來有誰是呢),有興趣了解我請多陪我吃飯喝咖啡看電影。

core dump

自火箭組解散離開至今的這段期間,我的心情一直都不算太好。因為同時發生太多事情,實在不知道該找誰談,不如就把思考至今的一些心得寫下來吧。

想不起來到底是成長過程還是個性所致,我對於別人一絲絲的輕蔑或是嫌惡非常敏感,而這些情緒除了被腦袋裡的功放電路放大外,還會連帶地打開焦慮或是憂鬱的開關。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我都還能把這些情緒壓抑住,也可以自己消化掉;這種厭世的狀況大概從國小還國中就開始了,一直以來也都相安無事,即便是再蠢的念頭我也都還能用自己的力量說服自己不要去做。

是啊是啊,我是個厭世又戀世的人。

前陣子本來以為到了新公司自己可以順利地磨合,但這次真的是遇到了前所未見的情形:我無法讓自己不去注意到,這間公司是有多麼地不喜歡我。
到職第一週我就想離開了,就像是貓咪被不當地抓住後想掙脫般的逃離。

工作上被迫接了很多面試時沒有答應要做的事情,工作以來也遇到太多「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你就幫我們一下」的狀況。即便有千百萬個不願意,還是希望在這樣情緒與精神毫無依靠的環境中,能用工作的成果來獲得一些肯定。

聽起來就像是小時候拿著甚麼成績單還是獎狀之類的討糖吃一樣。

到職兩個月,我發了將近 200 個 commit,改掉了至少三個重大的系統缺失,還新增了至少兩個重要功能的模組。即使我三番兩次地做了超越我允諾兩倍以上的工作量,也只得到了敷衍地「喔,你這樣好棒棒喔」的答案,接著,又是一個超乎合理的要求。而這一切換得的薪水,被同業聽到可能還會被虧說我打壞行情,或是我真是個好傻好天真的笨蛋。

離職前我的主管甚至還說了「你工作的表現很好,但我需要的是比較有奴性、好控制的部下」這種話,至於面試時說的甚麼「之後會成立部門啊」之類的,我想大概就跟選舉開的空頭支票一樣看得到吃不到吧。另外一次離職前面談,母公司的技術長建議的需求,是「五人資訊部門」,聽完我真的也不知道該說甚麼才好。既然一開始要這樣對我,那為甚麼不說清楚呢。這段時間以來我真的覺得自己是放棄了自己的自尊和想望去換得那份薪水。
我沒辦法忍受這種惡意,我寧願死也不想被這樣糟蹋。

「我們付你薪水本來就是要你做這些事啊」

或許所謂的資本主義,就是個付錢就能糟蹋別人的意思吧。我真的、真的、真的很不想再配合演出這種戲碼。因為這件事情,我到今天心情還是很差。
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尊重,一點點理解,如果都不能給,那麼請給我百萬年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