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days

三十天,流了十五天的淚,
他們或是關心或是不屑地問我,怎麼了,
我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理智上,各位說的我都能理解,
但心中那小小的,倔強的,過去的我,
仍希冀著簡單而不需要理由的喜怒哀樂。

往前看,還有三百多天。

無病呻吟

我真不應該播電腦中那些悲傷的歌的。


每次聽那些情歌,熱情的也好、失戀的也罷,
其實自己真的不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究竟是甚麼樣的熱情、甚麼樣的痛才會唱出那樣的歌?

我不知道。


在心中的那個小小的自己很清楚地說著,只要自己就好了。


一切都怪電腦裡那些無病呻吟的歌。

若情感可以具象化,變成一根弦,
當它越繃越緊,誠如兩人之間的關係時,
去碰觸它的,便就會聽到他所不想聽到的。

而緊繃到最後,總會有斷了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