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 橄欖油與太極計畫

salad-with-olive-oil-(high-resolution)

資訊揭露:這篇是與太極計畫相關的工商文。


說到橄欖油,就要回到幾年前的毒油事件,當時有不肖廠商在橄欖油製品中添加了銅葉綠素與其他油種混充,造成不小的波瀾,一時間「哪種油才是好油」、「吃甚麼油才健康」成為了熱門話題,也因為這樣市面上突然出現了許多標榜健康無添加的油品,也跑出了許多專家教導大家如何選購油品。


關於銅葉綠素

最近剛好跟朋友聊到了葉綠素,本來只是好奇地問「為甚麼沒有葉綠素綠茶」,朋友的回答是這樣的:葉綠素做為食品添加物的話,不是非常穩定,必須將葉綠素中的鎂離子取代為銅離子,這樣才能加進像是口香糖之類的食物中上色。銅葉綠素在常溫下是安全的,但若加進油中又被加熱的話,銅離子會被解離出來,長時間食用會有金屬中毒的疑慮。


在此之前,家中其實吃的都是一般的大豆油或是葵花油等油品,被媒體這樣一報,反倒激起了我對橄欖油的好奇:究竟是為甚麼這種油可以有如此高的單價,甚至讓廠商願意鋌而走險地混充以獲取更大利潤呢?

chinese-food-with-olive-oil-(hr)

為了挑選一罐好的橄欖油,當時的我費了不少心思查詢資料。在網路上就充滿了各種說法,努力蒐集了各方說法後,答案都指向了「冷壓初搾」的橄欖油,冷壓初搾的橄欖油又常常會和「健康」這詞有著許多關聯。

早在特級初榨橄欖油引起科學界的興趣之前,她和地中海人的不解之緣已經綿延千年。紅酒、小麥與橄欖構成了地中海人飲食結構基礎,而橄欖油更占據了中心位置。它不僅能夠提供我們每日所需的營養,更是其他植物油和動物脂肪油的絕佳替代品。歐盟食品安全部門的一項研究指出,特級初榨橄欖油中的多酚類物質,能夠有效降低因食用動物脂肪油所帶來的高脂蛋白,更可有效控制體內有害膽固醇的含量。權威雜誌《三城》發表的壹份神經學研究指出,特級初榨橄欖油能有效降低老年人梗塞的風險、《營養》期刊 2010 年 2 月刊,「特級初榨橄欖油中含有的營養物質,或可預防黑色素瘤產生」。《糖尿病護理》雜誌的研究記錄了橄欖油為主的「地中海飲食」與罹患糖尿病風險之間的負相關性。

也因為查了資料,才知道「橄欖油只能涼拌」的說法不完全是正確的,不同等級的橄欖油會有不同的酸價與發煙點數據,原則上只要選購標示「特級冷壓初搾橄欖油」 (Extra Virgin Olive Oil) 就沒有太多問題:從原物料採收、新鮮度、壓榨溫度控管等都會影響成品結果,且須經過幾十項油品品質測試才能稱為真正的「特级初榨橄欖油」。從涼拌一路到低溫拌炒都不成問題,我甚至還拿橄欖油來烤了餅乾。

當時烤箱設定的溫度是低於發煙點的 160 度,成品跟奶油比起來較硬,但口感相對清爽許多,入口不會有黏膩感。

來看看這些加在一起會變成啥餅乾

A post shared by Yu-min Kuo (@cornguo) on

令人好奇的口味

A post shared by Yu-min Kuo (@cornguo) on

懶惰如我,在做葉菜料理時多半用微波爐加熱,完成後灑上一點鹽並淋上橄欖油,稍微攪拌就上桌了;雖然口感和用傳統的油炒相比略為遜色,但蔬菜的甜味和橄欖油植物香氣相輔相成,油的用量也少上許多。最重要的是,做菜不會被熱炒時的油煙嗆到,更不用洗一堆鍋碗瓢盆,非常推薦各位試試 :p

基本款的涼拌或搭配麵包食用當然也就不在話下了。

麵包與初榨橄欖油

幾年過去,市面上橄欖油的選擇多到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才好,而一直以來我也只依賴產品標示與現場試飲選擇橄欖油。最近剛好看到由歐盟贊助,並由義大利三大全國性橄欖油行業組織引領的太極計畫

Screenshot_20180520-200616_OurOliveOil

太極計畫 (TAICHI Project)是歐盟迄今為止注資金額最大、最重要、為期三年的特級初榨橄欖油推廣計劃,推廣具備品質、食安、健康、風味等 ALL IN ONE 特質的特級初榨橄欖油,且介紹以橄欖油為特色的地中海新興飲食形態,讓大家可以更快速地對橄欖油上手。

除了網站外,還可以下載 OurOliveOil app,從橄欖油的歷史、如何選購橄欖油一路到如何使用橄欖油做出料理的資訊都可一手掌握。目前部分內容似乎還在建置中,但相信隨著計劃推廣,相關資訊會越來越充實的,推薦大家試試 :)

App 下載連結

iOS: https://itunes.apple.com/ng/app/ourevo/id1358683995?mt=8
Android: 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ouroliveoil.ourevo

core dump


大圖只是貓貓凝視,與本文無關。


亂七八糟地把腦袋裡的一些想法倒出來。


關於人際關係。

這要分兩個部分:生活上與工作上。

生活上:大學以前我基本上直接放棄與人交際。倒不是甚麼「不願意跟低智商生物對談」之類的中二理由,而是覺得這是藏拙的最好方式。很幸運地,活到現在身邊有一群願意跟我這個社交蠢蛋當朋友,在此滿懷十二萬分謝意地向各位致上我由衷的歉意與謝意。

工作上:我工作上的交際多半都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像正常人。但事實證明我的拙劣交際手法根本沒辦法讓我在所謂的公司機器中表現得「正常」。


關於工作

身邊好多朋友對我的評價都是「你這種工作能力,找工作應該不難啊」,或是「你不是辦不到,只是不想拿百萬年薪吧」之類的。但那些賺大錢的各個都是社交強人啊,光是想要表現得像正常人一樣就已經吃掉我 80% 的精神了,剩下 20% 還要被 HT 成 40% 的工作能力對我真的很傷,想要拿百萬年薪可能會先燒掉我的健康和壽命吧 (苦笑)

「你可以改變啊」有些像燦爛陽光般正面思考的朋友們會這樣說。

是啊,我也想,但我就是這種像是豆芽菜一樣生長在陰暗角落的扭曲生物,實在是很難一瞬間變成大樹啊。就算是變得粗壯也只是個賣不出去的畸形豆芽菜吧 (繼續苦笑)


關於人生

這陣子剛好看了《血觀音》,看完覺得,啊,我的人生好像真的也是這樣被操縱著。不過那些操縱我的人生的並不是人 (是的,我的家人朋友思想都很健全,我自己也有某種程度的 AT 力場 (?) 可以抵抗某些精神攻擊),而是所謂的社會傳統思想或是某種大家覺得放諸四海皆準的價值觀。

就拿上面提到的工作來說,上一份工作的主管曾經期望我像她其他的部屬一樣「好說話」、「願意忍耐」,簡單說就是任勞任怨而且還要帶著職業笑容面對各種幹話。但我拿到的薪水實在是非常、非常、非常地香蕉,這在我的世界裡根本就說不通,但家人朋友都會說「公司給你錢就是要做這些事情嘛」、「專業偶爾被踐踏是很正常的」之類的,要我修正我自己的想法與個性。

然後真的嘗試下去就是耗盡自己的各種精神力然後爆炸,你們也看到那精美的結果了 (遠)

如果人生是各種妥協之後的結果,合理地想,工作上我或許只能退而求其次地找尋適合我的場域,而不是去追求那些年薪或是名望了。


關於網路人格

其實你們在網路上看到的我都不是真正的我 (話說回來有誰是呢),有興趣了解我請多陪我吃飯喝咖啡看電影。

core dump

自火箭組解散離開至今的這段期間,我的心情一直都不算太好。因為同時發生太多事情,實在不知道該找誰談,不如就把思考至今的一些心得寫下來吧。

想不起來到底是成長過程還是個性所致,我對於別人一絲絲的輕蔑或是嫌惡非常敏感,而這些情緒除了被腦袋裡的功放電路放大外,還會連帶地打開焦慮或是憂鬱的開關。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我都還能把這些情緒壓抑住,也可以自己消化掉;這種厭世的狀況大概從國小還國中就開始了,一直以來也都相安無事,即便是再蠢的念頭我也都還能用自己的力量說服自己不要去做。

是啊是啊,我是個厭世又戀世的人。

前陣子本來以為到了新公司自己可以順利地磨合,但這次真的是遇到了前所未見的情形:我無法讓自己不去注意到,這間公司是有多麼地不喜歡我。
到職第一週我就想離開了,就像是貓咪被不當地抓住後想掙脫般的逃離。

工作上被迫接了很多面試時沒有答應要做的事情,工作以來也遇到太多「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你就幫我們一下」的狀況。即便有千百萬個不願意,還是希望在這樣情緒與精神毫無依靠的環境中,能用工作的成果來獲得一些肯定。

聽起來就像是小時候拿著甚麼成績單還是獎狀之類的討糖吃一樣。

到職兩個月,我發了將近 200 個 commit,改掉了至少三個重大的系統缺失,還新增了至少兩個重要功能的模組。即使我三番兩次地做了超越我允諾兩倍以上的工作量,也只得到了敷衍地「喔,你這樣好棒棒喔」的答案,接著,又是一個超乎合理的要求。而這一切換得的薪水,被同業聽到可能還會被虧說我打壞行情,或是我真是個好傻好天真的笨蛋。

離職前我的主管甚至還說了「你工作的表現很好,但我需要的是比較有奴性、好控制的部下」這種話,至於面試時說的甚麼「之後會成立部門啊」之類的,我想大概就跟選舉開的空頭支票一樣看得到吃不到吧。另外一次離職前面談,母公司的技術長建議的需求,是「五人資訊部門」,聽完我真的也不知道該說甚麼才好。既然一開始要這樣對我,那為甚麼不說清楚呢。這段時間以來我真的覺得自己是放棄了自己的自尊和想望去換得那份薪水。
我沒辦法忍受這種惡意,我寧願死也不想被這樣糟蹋。

「我們付你薪水本來就是要你做這些事啊」

或許所謂的資本主義,就是個付錢就能糟蹋別人的意思吧。我真的、真的、真的很不想再配合演出這種戲碼。因為這件事情,我到今天心情還是很差。
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尊重,一點點理解,如果都不能給,那麼請給我百萬年薪。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啥自己就變成電腦工程師,而且還是個稱不上是全端的.. 偽全端工程師。

在大學之前,我對電腦架構啊程式的認知一直都停留在很糟糕的程度。像是程式效率啊、記憶體使用或是演算法最佳化之類的我基本上完全不懂,而 HTML 啊 JavaScript 這類東西,也只知道複製貼上可以做出網頁,然後看著 tag 稍微動一點點 attributes 看起來就好像很威很厲害了;更多時候是依靠所見及所得編輯器去調出我要的樣子。

開始寫網頁也完全是個美麗的錯誤。

起初是討厭寫視窗程式,發現寫網頁似乎可以快速生出介面,當時剛好又想撈無名小站的資料來做一些髒髒的事情,最後東摸西摸就摸出了心得,用 PHP、PostgreSQL (對,它比 MySQL 好用很多,是個男子漢的資料庫) 兜出了自己的第一個玩具。


當時還真的是靠著一股奇怪的衝勁就寫完了

老實說我還真的不知道當時到底是為甚麼可以寫完這些東西,現在我也不敢回去看那些程式碼。這樣摸著摸著也就摸到了大學畢業,寫碩士論文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沒接對,用了 PHP (對,就是那個 PHP) 跑完了我整個論文的數據,還做出了系統參加那年的比賽。


這是被我暱稱成笨蛋 QA 的笨蛋 QA 系統

然後這也是個回頭想想還真的很玩命的決定 (飄)。

替代役時期也是一個不小心就把內部的 PHP4 系統更新成 PHP5,役畢後莫名其妙被抓去 K 社工作,在眾多大神的薰陶之下技術力大幅提升,然後就莫名其妙變成了明明不是做網站但是常常被當成是做網站的偽全端工程師。


nKemono

從大學到工作的中間幾年也曾經因為看金馬影展想要排片單就莫名其妙搞出了排片單的小工具,然後甚麼美江語音柯 P 太鼓啊甚至是 nKemono 這種看起來就是吃了甚麼東西才生出來的東西,其實都是技能樹點歪了的結果喔。

至於我的專業到底是甚麼呢,想想好像真的沒有稱得上是專業的東西。會一點點前端會一點點後端,會一點點 AI 會一點點 NLP 會一點點 IR,好像會一點 DBA 好像會一點 SA 好像做過 QA 也好像被迫做 PM 甚至是 DevOps 這樣的跟我理解上完全不一致的奇怪角色。

嘖,說到底就是甚麼都不會嘛,我到底在幹嘛啊。

網路這東西

其實只是隨手把腦袋裡的一些東西寫出來。


「網路對你來說是個甚麼樣的東西呢?」我腦袋裡突然蹦出了這個問題。

有的人覺得是人際溝通的橋樑,有的人覺得是取得萬物知識的百寶箱;
對我來說,網路是窺探人生百態的工具。

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有這種感覺:
社群網路就像是個巨大的蟻箱,看著大家的動態就像是看著螞蟻築巢一樣。


換個角度說,大家在網路上都同時是觀察者與被觀察者的身分,
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有點衝突的,各種折衝之下就變成現在這樣,
大部分時間都在發廢文,偶爾認真時又不得不避東避西的。

到底有沒有辦法逃離這個大蟻窩呢,我有時候會這樣想著,
總覺得不管怎麼做,似乎都有個甚麼力量把自己又拉回來了。


嗯,我不知道接下來該說甚麼,那就寫到這裡好了 .__.

人生中的陰影

半夜睡不著,想到最近遇到身邊朋友遇到了工作不適應的狀況,才又想到了這些事情。

那就寫下來讓大家笑笑吧。


EDIT: 加上一首歌緩和一下閱讀情緒好了



莫名其妙地踏出社會至今也已經五六年。在這些年中我換了幾份工作。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在 K 社的工作。

老實說,那份工作不完全是我自願離職的,到現在這件事情仍舊是我人生中的陰影。

那陣子接連遇到親友過世,心情大受打擊,工作上也明顯感受到被自己的主管排擠(這只是我的感覺,或許就只是因為我不是他帶進去的人,也或許他就是打從心底討厭我),想想這或許就是所謂辦公室政治吧。在幾次高壓小房間面談後,自己也萌生了辭職離開的想法。但我的優柔寡斷,讓事情最終演變成自己被抓進小房間,冷冷地被告知當天要把辦公桌收好、交接、離開。

當天我其實在辦公大樓頂樓邊站了很久,心中想著或許跳下去就可以讓自己不會這麼難過了。

我很孬,沒有死成。對此我仍舊感到非常後悔。

該哭的哭完了,心中也演練了自殺千百遍,最後灰頭土臉地走回辦公室,把東西裝箱,擠出一些笑容,假裝對這間公司的同事們依依不捨,沒拍紀念照,也沒有甚麼十八相送,就這樣抱著紙箱、夾著尾巴逃走了。

當下覺得自己被全世界否定了,這間一度以為自己可以開心地工作幾年的公司,最後卻成了煉獄,更成了人生中見不得光的最大汙點。

而這樣慘澹結束或許只能怪自己,怎麼可以這麼不懂人情世故,怎麼能讓自己的邊邊角角展露無遺,讓對我有敵意的人有把柄可以把我扳倒。

這些提問在我心中轉了好幾年,始終沒有答案。

幾年後,在結束一份工作之後的休息期間,又有次機會能回去 K 社,找我的是過去的同事們。

「啊,要這樣揭開自己的瘡疤嗎?」我這樣想著,但最後還是赴約了。

我自知沒機會再取得這間公司的信任,因此在面談、乃至得到結果之前也做好心理準備了。我不怪 HR,也不怪那些同事,他們只是照著自己看到的去進行該做的事情,我就當是和老朋友們聚聚吃飯吧。

我很感激同事們還記得我,但即便相談甚歡,最後在 HR 那關果然碰了一鼻子灰。回應是怕我不穩定,會影響團隊士氣。啊,對啊,我就是那個能把大家搞得烏雲罩頂的萬惡淵藪呢。


這些年所做的幾份工作,都仰賴了身邊朋友們的信任,因為有你們,我才能有賴以為生的工作。在此對幫助過我的人致上萬份謝意,如果沒有你們,或許我今天就是那個在社會版上上吊或跳樓自殺的人吧。


在剛踏出社會時,我以為只要真心愛著這間公司與同事們,願意為他們付出,就能得到回報。我曾經因為看到同事半夜沒辦法回家而接下他未完成的工作,熬夜在家趕著不是我的進度,也曾經看到某個 issue 懸在那沒人揀去解,而自告奮勇地跳進坑裡填坑,覺得只要努力挖下去應該就會得到一些甚麼結果。

啊,真是好天真的想法,最後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呢。這些傻得可以的徒勞,換來的就是功勞不歸自己,出包時,主管永遠都袒護自己人,而我這個爹不疼娘不愛的新進員工,就是第一個被開刀的人。

辦公室政治,說不定比宮廷劇還精彩呢,我就這樣活生生血淋淋地演了一齣。

說了半天,我對於工作的態度到底是甚麼呢?

這樣到處翻滾了幾年,我對工作的態度逐漸地變得有些自私,現在的態度是:「維護公司利益、對得起自己薪水」

對,就這樣。同事間聯絡感情甚麼的或許只能當作撈到的,不要期待比較不會受傷。


這個傷口到現在都還沒好,但這也不是誰該負責的。

或許讓它見光,我會好得比較快。

關於那些迸發的宇宙

因為各種原因我在七月中八月初做了轉職的決定,進行了幾場面試,也很快地決定了接下來即將登板工作的公司。 (欲知詳情請課金解鎖) (錯)

雖然我也很想怪罪到有事沒事就被怪罪的水星逆行,不過真的把規模放大到宇宙時,這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擾動 (這樣說其實沒有甚麼事情是大事是吧)。對於曾經一起工作的同事與朋友們,我個人傾向說成是轉了個彎,但還是與彼此平行並行的人生旅程。

在我的腦袋裡總有個有趣的宇宙觀,就是這個世界的我做了某個決定,便會產生另外一個做了其它決定的世界。比方說,我決定在紅燈前停下來,就會有個闖紅燈的我的世界出現。這樣說,其它宇宙的我說不定已經死了好幾次了,而現在這個當下還有在某些宇宙努力活著的我應該都值得鼓勵呢 :p

人生一直都好難,但抱怨著這樣的人生,人生也不會因此有所回應的我想。

不過只要努力活下去,那些宇宙應該還是會繼續冒出來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