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Diary 雜七雜八 Mood

怪胎

前陣子和朋友去看了《怪胎》這部電影。
雖然內容講的是強迫症,但我想大家都看得出來是愛情電影。

不過要說戀愛這東西就是一種強迫症,也說得過去啦。


在這個世界上要遇到一個波長相對、能理解自己的人是多麼難得,
但一段關係若只有「我跟你很像」的連結,最終結局應該不難想像,
這部電影說無聊不無聊,覺得比較像是在致敬《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而強迫症的部分.. 嗯,請直接在腦中代換成戀愛中的種種「不是自己」的行為。


戀愛如同強迫症,那些症狀使你煩躁,但卻又標記著自己有多特別,
而消失的那天或許就像劇中那般,毫無預兆、就像平常一樣,它就突然不見了。

困難的不是你接不接受,而是該如何面對,或說,該如何讓仍身陷其中的對方接受。


電影的敘事手法滿有趣的,先製造出男主角「身不由己」的痊癒,
原本就很病態的平衡突然變得更病態了的狀況,
在你覺得他渣到不行時,又再丟出一個反轉炸彈。

這不是在玩 Uno 啊你各位。


乍看覺得,在名為愛情的強迫症中,更需要的或許是設身處地的同理心,
但再仔細想想,誰不是自私地只為自己、只想保護自己呢。


我討厭驚喜,所以這部片這樣的安排讓我更覺得像是驚嚇。


寫著寫著心情變得超差的,不寫了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