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之「嚇」

因為種種因素,海大合唱團要在管弦樂團的成發演出,
在還不是很了解的狀況下,就到了演出日。

因為星期六事情很多,雖然盡量早睡了,
但終究還是睡晚了,起床匆忙地盥洗後,
隨手亂抓了衣服鞋子,又麻煩老爸開車載我去基隆 @@||

一路上雨還是下個不停,總讓人覺得有些厭煩,
到了基隆市文化中心,只看到管弦樂團的人忙進忙出的,
看來,我好像又是合唱團最早到的啊.. 囧rz

因為怕沒事做,帶了松合的成發譜去看,
今天總算把舒伯特的音弄懂了,小有成就感呢 (飄)
不過歌詞還是套得二二六六,聽起來像日文就是了。

兩個小時的節目中,合唱團只負責兩首歌,
其中一首歌詞只有 la la la.. 嚴格算起來應該不是歌這樣。
而另外一首,因為歌詞已經是日文了,
所以沒有那種聽起來像日文的狀況這樣。(笑點)

到了今天都要上台了,還有人不清楚音高跟節拍,
光是冷汗就快把我給冷死了啊.. 囧

咳咳。

中間發生了很多事情,不過因為太 trivial 就不寫了。

下午兩點節目正式開始,呆在後台心情卻不是很好,
一部分原因是,大家都已經是大學生了,
在舞台後方卻是一片吵吵鬧鬧、閃光燈閃啊閃的,
還有些樂器就這樣在旁邊的休息室發出聲音.. ||

加上高跟鞋在地板上喀喀作響,真讓人感到沮喪;

往好處想,這樣演出的感覺跟彩排差不多,還滿沒壓力的 (默)

彩排的時候聽到了弦樂部在拉韋瓦第《四季》中「夏」的快板,
那時聽起來的感覺還滿 OK 的,或許是上台真的會很緊張,
也或許是手指沒壓好,在後台的聽到了四季之「嚇」。

總之,跟印象中的不大一樣;
再說拉提琴似乎真的很困難,就還是不多做評論好了 @@

歸心似箭如我,演出結束後便衝到車站,搭上客運回台北。

在客運上,一直聽到某位小姐,
像天線寶寶似地「是啊是啊」的說著,就像是跳針一樣,
那種沒水準搭配上這種天氣,惱人指數瞬間爆表,
於是下了車之後,便擅自決定改搭計程車回家。

當然,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手上提著演出服裝又拿著雨傘,
實在不想在捷運貨市公車上擠來擠去的,嘖。

總之我很快地就回到了家中。

稍稍動了下該寫的程式,但家裡的這台電腦似乎有點年紀,
雖然說整體軟硬體都經過調整,十分穩定,
但是一跑起大程式,或是壓縮幾萬個檔案之類的,
就可以讓人盯著螢幕看到打瞌睡呢.. =w=

噗,我發現下次可以用這招來取代數羊的動作 XD

看了看時間,現在也到星期一了,
這星期是學校的畢業週,但同時又收到了抽籤通知,
加上學弟妹的練唱啊什麼的,我似乎又要衝來衝去哩。

希望這星期天氣能緩和些,不然就真的會被悶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