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人不在家

雖然如此,但我也不是在室外,所以有電腦可以用。

現在用的是台裝著 T7600 @ 2.33GHz + 2GB RAM 的筆電,
硬碟是 SATA 的,顯卡也很夠力地是 GeForce Go 7600 系列,
說實在的,Vista 裝在這種電腦上用起來還真的滿順的..

而且螢幕還比我宿舍電腦用的還大,這真的是筆電嗎 = =?

我想,開 XP 或許會順到爆炸吧。

今天是星期六,很理所當然地要到松高去練唱,
很難得的趕上了公車,在九點前就到了學校,
原本以為會看到一群學弟妹在教官室面前集合,
但放眼望去,嗯.. 四個人。

大概只有我這種怪咖才會在下雨天早到這樣 (茶)

昨天晚上重新整理了台北電影節的片單,
原本有超過廿部想看的電影,可是 timeline 一拉出來才發現,
大部分的不是衝到上課時間就是互相撞在一起,
要不就是要做出在短時間內從基隆衝到西門,
或是西門衝到城市舞台這種特技,才輒得上電影時間的這種狀況。

後來,便把電影刪減至 1~E (十進位的朋友們,這等同於 1~15)

又因為先前遲疑不決的關係,最後真的訂好票時又少了些,
當然這已經是練唱完之後的事情了,那麼就把時間往前拉一些吧,
回到只有四個人的走廊。

站在那邊微笑搖晃了一陣,松韻的團員們都到得差不多了,
學弟妹的人數卻還是以十分悠哉的速度增加著 Orz

看到大朱出現的時候,反射性地問了「你的閃光怎麼沒來」,
只見他一身濕地無奈地傻笑著,看來剛剛是被貓狗打到了呢..

可是那也不過是五分鐘的車程啊;
看來那些個貓狗很喜歡在人們最需要移動的時候掉下來。

最後的最後,大部分的人都趕上了上樓時間,可喜可賀。

最近幾天台灣的上空依舊是充滿了貓兒狗兒,
練唱時向窗外看去,真是一片煙霧迷濛我的眼啊,
此時心中響起的 OS 是,有祈雨舞就該有停雨舞吧.. 有人會跳吧?

今天把舒曼的德文歌詞都順過,舒伯特也開始牙牙學語了,
但,不經意地回頭一瞥,黑板上的倒數指出演出已迫在眉睫,
這樣的進步速度,似乎還是需要那臨門的好幾腳才行 (茶)

喔對了,今天阿爾貝魯托歐有來練唱,
本想他應該也排好了片單,練習結束後就可以相偕(?)去買票,
但他只淡淡地說:「唉,我還沒排啊,真的買不到也是命中注定吧..」

所以後來我在下午東奔西跑後,
坐在現在的這台電腦前面,懶懶地用網路刷卡買票了。

嗯? 你說前面那個東奔西跑是在跑什麼嗎 @@?
那是松韻例行性聚餐之後的事情,所以我們先談聚餐。

從學校到餐廳的路程不算太遠,但雨實在是太大了,
走到店門口的時候,整個有種走很遠的路的感覺。

今天因為松韻到了滿多人,所以吃了合菜,
雖然如此,其實常點的菜也都是那一些,
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群人坐在桌前,思考上一次的菜單,
接著把名稱說出來,如此而已;
有些狀況下,會說出個奇怪組合,看看店家做不做得出來,
做得出來的話,我們的菜單資料庫裡面就會多一筆資料,
久而久之,就變成松韻的隱藏菜色了 XD

總之,雖然很像例行公事,可每次都可以找到些有趣的點。

一群人就這樣吃吃喝喝聊聊,聊聊喝喝吃吃,吃完聊完,
有事的人先離開後,剩下的會再晃去星巴巴繼續聊天。

今天在星巴巴買了觀望很久的星冰粽來吃,嗯,該怎麼說呢?

我比較喜歡拿鐵的那個,可是焦糖沾醬的感覺好膩..
不知道有沒有咖啡醬還是巧克力醬(!?)之類的東西可以沾,
吃起來應該會,呃.. 很有喜感?

把星冰粽吃完之後,喝了摩卡才察覺到,
原來剛剛吃了很甜的東西,摩卡都不摩卡了啊 (遠)

所以下次應該先喝咖啡再吃星冰粽 (筆記)

因為今天家人到台北親戚家,可下午要去幫朋友裝東西,
於是下午便搭了小黃在台北縣市間來回,有種奢侈的感覺呢 ~~||

到了親戚家,只聽他們說剛剛去搭了傳說中的貓空纜車 (驚)

啊啊,我也想去搭啊 T___T
最後只能無奈地望著試乘證發呆。

Picture 0924

唉唉。

接下來我就一路蹲在電腦前面這樣 (默)

聽說明天一大早我還要衝回基隆,真是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