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寫謝師宴

由於某位 陽光好青年 因為機械故障而無法親臨現場,
基於又可以填充板面朋友道義,當然要寫一篇實況轉播啦 (茶)

星期一,天公還算作美,
騎車回基隆的時候沒遇到太大的雨,
約莫在四點半時我便回到了基隆。
回到宿舍,發現人都不在家,
想想,大概人都已經是在佈置場地吧,
打通電話求證,確實如此,
稍稍整理攜帶物品後,便又往學校去。

之前的班會中決議,謝師宴將在校內舉辦,
原因是希望大家都能到,而不會有太多困難,
如此這般,最後在學校新落成的活動中心舉辦謝師宴,
而食物則是請外燴公司準備,大致上都還算 OK。

到達會場時,很訝異的發現大家對著桌椅發呆,
因為現場只有常見的那種摺疊桌,似乎不是很適合吃飯,
椅子則是詭異的排成會議陣式,問了之後才知道,
似乎是因為該場地要舉辦,或是舉辦過會議,
也因此桌椅的安排十分 conference..

呃,也就是說,大致上都沒有動到嗎 (驚)

片刻我才意識到,場地似乎有些悶熱,
問了下空調設備在哪,跑過去看了下後,
很不幸地,空調它陣亡了,而且還掛了很久。
這.. 不是新大樓嗎,搞這什麼雕啊 囧

縱使人類最偉大的發明故障了,謝師宴還是要繼續的,
大概在五點廿分時,已有教授到達會場,
是大一教我們資料結構與演算法的教授 W,
而此時,沒錯,桌椅還是一團混亂 (默)

只見 W 教授看了看,提供了些建議後,
便捲起袖子,開始幫忙搬桌椅.. ||

也就是說,實際操作 囧?

這這.. 實在是太對不起了 T___T

但同時,也讓部分在旁邊晃的同學驚覺,
應該要出手幫忙,總之呢,桌椅突然間就排好了。

在上週的送舊餐會中,看過 Topman 拿的菜單,
上面寫了滿多神秘的菜色,感覺上每道都會發光,
當然,大家都知道文字是不可盡信的,
在菜送到後,仔細地逐一核對菜名與實物..

嗯,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啊 XD

在這過程中,系主任 L、程式語言教授 Ch、
微積分教授 Li、資料探勘教授 Hs,
與本班班導阿仁與阿民陸續到場,
著實讓本班謝師宴增色不少呢 (飄)

我們坐的桌子上有一大袋漫畫,
似乎是 Ais 或是 Krad 帶去要拿給誰的,
教授就這樣拿起漫畫翻了起來,又嚇到了一群人 XD

不過回頭想想,教授會看漫畫這件事情,
好像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啊.. (茶)

就這樣,聊天的聊天,看漫畫的看漫畫,
然後,當人們都聚集得差不多時,謝師宴便開始了。

此時,等餓了的同學們,
便如猛虎出閘一般拿著餐盤開始掠奪盛裝食物..
當然,肚子再餓,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的,
教授們當然是先拿食物的囉 ^^;

餐會開始沒多久,計概教授 DR 也到了,
我跟 DR 教授稍稍聊了一下。

「啊,DR 教授,好久不見啊!」
『喔,是啊,好久不見,可是我常常看到 J 同學耶』
「喔?」
『是啊,我常在研究室附近看到她啊』
「啊啊? 可是我研究室也在同一間耶..」
『那.. 這不是我的問題了吧,我的研究室跟你們同樓層啊』
「(驚)」
『所以你平常都有到的話,就一定很常看到我啊』
「XD (傻笑)」

只見 J 同學在旁邊說著「被吐槽了吧 XD」,
這這.. 現在我還只是半個研究生嘛 T__T

咳咳。

一開始,教授們大多在同一桌吃飯,
Max 同學一個人坐在教授群中,
但沒多久,他就跑到我們這邊,
「老師們開始談預算了,我聽不懂啊 Orz」

這.. 呃.. 老師們也是有事情要交流的啊 ~~||

沒多久,座位便開始 fuzzy 地更動著,
而話題也從菜名菜色、考試的成績、畢業週活動,
一直到當兵抽籤、求學經歷、英文語法與論文,
同學之間的爆料與新系館工程,非常的跳躍。

現場擺著一架舊鋼琴,看來似乎是等待報廢的,
音不是很準,可無論如何班導阿仁還是試著彈了首歌,
喔喔! 雖然早有耳聞,但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目睹老師彈琴呢 XD

是說,老師的手傷似乎還沒好啊,不要太勉強囉..||

說實在,平常的時間其實跟教授們交流機會不多,
這次謝師宴,看到了教授們生活化的一面,
在工作時的敬業與專業,與餐敘時的輕鬆自若,
讓人不禁思考,為什麼自己都沒辦法把工作與生活分開呢?

嗯.. 這確實要好好自我反省一下 (筆記)

因為謝師宴大多時間都是在吃吃喝喝,
確實沒有什麼好寫的,所以就這樣跳到尾聲吧。

吃得差不多了,只見有些人開始休息閒聊起來,
有的則是開始吃甜點與水果、沙拉等,
至於有些沒吃完的菜,Krad 與 Topman 便開始裝盒,
做了一些籤,讓大家抽籤外帶。

我想這大概就是謝師宴的最高潮吧 (誤)

餐會結束,大家送走老師後,便開始還原場地,
帶著一些同學到 lab 拿了畢冊後,便也結束了星期一..

不,其實還沒有結束!

因為上星期將專題進度延後的關係,
星期一我回到家後,再度焚膏而且不小心又繼晷地寫程式,
但成品似乎跟我的精神狀態一樣的混亂,啊啊。

也因此,星期二的我看起來很糟 (默)

我想我現在也該休息了,晚安了我的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