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021-2

20021021-2

第二節國文課。
玉米仍坐在椅子上,極盡所能地不讓自己去想太多事情。

學生唸書是天經地義的,分心對身為學生的他一點益處都沒有;
玉米努力地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回世說新語中。
似乎只有專心上課才能讓自己浮躁的思緒平靜下來,
像隻累壞了的貓一般,休息。

國文老師講課的方式,稱不上是有趣,但也不無聊;
像是介於牛奶糖和白開水中間的東西,牛奶,感覺挺順的。
不像數理般令人頭昏,
對於玉米的二類生涯,國文實為調劑身心的好課。
當然,如果能不考試,就更完美了;
大家對任何科目,應該都是做如是想吧。

課上著,玉米仍舊反覆擦拭著課本,一次又一次地謄寫著筆記。

下課。
在下一節課上課之前,同學把玉米抓去了合作社。

他想想,也好。 可以順便買灌水還是什麼的..
於是便離開了他的桌椅;這是今天上課後,第一次晃出教室。

To be..?

CornGuo @ 2002.10.21, 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