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810

20030810

這是我花很多時間學來的,和你分享。

以前常會覺得自己對朋友的付出,與收到的回報不成正比;
有時甚或會覺得在人群中有種不存在感,
這正是我最不喜歡的感覺。

我面對了這樣的景況,一開始選擇了壓抑,
壓抑自己的想法、感覺,去迎合身邊其他人;
但結果是失去了主觀意識,生活變得更為空洞。

或許是我的好運,一位同學讓我改變了我的態度。

雖然這算不上是很大的改變,
──我還是一樣會抱怨,一樣會碎碎念…──
但,他讓我學會「用自己的力量」 去化解陰鬱的心情。

情緒的低氣壓一旦開始形成,倘置之不理,
終會變成致命的強颱,將你的憂鬱推向至深的谷底。

而樂觀進取的態度,就可比做高氣壓;
心中晴朗無雲,我相信你可以過得更好…

失去的,就不要再緊追了,
好好把握你手裡握著的機會,勿再重蹈覆轍。

我不願意看到我的朋友臉上帶著憂鬱…
答應我,你會微笑面對。

CornGuo @ 2003.08.10, 03:15

20030802

20030802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你說你以前是我同學,真的嗎?

我不記得囉,抱歉。

是我被你們遺忘了…

好好想想吧… 當我的朋友是要一輩子的;
虛情假意可以收起來,我不需要那種東西。

我曾重視你們,但你們給我的卻是令我心冷的反應,
選擇忘記,可以讓自己好過點。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
但是,我們勢必要重新認識彼此。

CornGuo @ 2003.08.02, 04:16

20021210

20021210

於是他淡淡的笑了笑說: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
但我並不知道,說出這句話時,他內心裡的掙扎與不安。

他微笑著,試圖以笑來掩飾心中的沮喪與恐懼。

於是,每當我遇見他,總看到他臉上

痛苦的微笑。

CornGuo @ 2002.12.10, 21:52

20021026

20021026

晃到了合作社。

看玉米的眼神,他似乎在找些什麼。
是什麼呢? 他不知道。
但他總是覺得,可以在這裡遇到,那個他最想遇到的誰。

合作社,在下課時總是塞滿了人,
往往買一罐水,就得要花上好些時間。

玉米拿著,想著為什麼要為了一罐水花上那麼多時間。

他看到了那個誰,和他的同學正講著話。
此時此刻玉米心裡閃過了幾千幾萬的思緒。

是該當作沒看見,還是去打聲招呼? 要怎麼打招呼?
玉米以前看到那個誰,總是十分快樂,
因為那個誰身上,有著玉米他所喜歡的,
是個不容易找尋到的感覺。

但是,時過境遷。 分班之後,同學、朋友是會變味的;
就像一罐再好喝的牛奶,擺久了總會變酸一般。

所以呢?
在那幾秒鐘的思考,那個誰早已向玉米打了招呼。 玉米他…

呆住了。

在同學之後付了錢,很快地回到了教室;
一直到下午,玉米都還在反覆思考著這個問題。
黑板上的化學式,已經沒能專心學習了。

「如果不去合作社,我大概也不會想那麼多吧?」玉米想著。
這時候的他,真的很想衝出去大喊幾聲。

一天,就在同一個迴圈思考中結束了。

End

CornGuo @ 2002.10.26, 22:46

20021021-2

20021021-2

第二節國文課。
玉米仍坐在椅子上,極盡所能地不讓自己去想太多事情。

學生唸書是天經地義的,分心對身為學生的他一點益處都沒有;
玉米努力地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回世說新語中。
似乎只有專心上課才能讓自己浮躁的思緒平靜下來,
像隻累壞了的貓一般,休息。

國文老師講課的方式,稱不上是有趣,但也不無聊;
像是介於牛奶糖和白開水中間的東西,牛奶,感覺挺順的。
不像數理般令人頭昏,
對於玉米的二類生涯,國文實為調劑身心的好課。
當然,如果能不考試,就更完美了;
大家對任何科目,應該都是做如是想吧。

課上著,玉米仍舊反覆擦拭著課本,一次又一次地謄寫著筆記。

下課。
在下一節課上課之前,同學把玉米抓去了合作社。

他想想,也好。 可以順便買灌水還是什麼的..
於是便離開了他的桌椅;這是今天上課後,第一次晃出教室。

To be..?

CornGuo @ 2002.10.21, 20:39

20021021-1

20021021-1

國文課上完了,玉米他繼續呆坐在位子上。
天空依然是藍色的,但他不想看了,
不想看那個湛藍的令人發荒的天空。

他呆坐著。 似乎是在期盼著什麼?

能有什麼嗎? 該是沒什麼吧?
玉米自知自己沒什麼權力去要求什麼,
就算真的提出來了,夢想也未必能夠實現。

如果緊緊抓著著一個沒法實現的夢想,
能夠讓他感到好過些,那就抓著吧。 這是企鵝對玉米說的。
雖然他早就決定放掉無法實現的夢,
但潛意識總不爭氣地對它死纏爛打的.. 這可是一種詭異的煎熬啊。

「Love and Peace…」他,又陷入思考。
坐在椅子上,居然又陷入沉思..

他想,不知道現在別人在做什麼。

很想到外面去看看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懶惰的玉米卻不想離開可愛的書桌;
反正,下一節課就又要開始了,何必跑出去忙呢?

是啊,何必呢?

坐著坐著,玉米趴了下來,決定小睡一會兒。
下課的十分鐘不長也不短,對他而言最好的消磨方式就是睡覺了。
畢竟已經沒有那麼一個人,可以讓他在下課的時候跑去看看了;
該是輕鬆吧? 沒有人掛念,該是清心寡慾吧?

他自欺地想著,不想碰觸到混亂的濘沼。

To be…?

CornGuo @ 2002.10.21, 01:40

20021020

20021020

一個人發呆的時候總會胡思亂想。

坐在教室裡,玉米反覆思索著今天該怎麼度過才不會無聊。
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並沒有為他提供解答,但總可以消遣時間。

呆呆的坐在那兒,下課的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上課鐘聲,使他回過了神,懶洋洋地將頭轉向黑板的方向。

國文課上著。

課本上,玉米一遍又一遍地繕寫著筆記,
總是看自己的字跡不順眼的他,
對於反覆擦拭鉛筆字所產生的擦布屑毫不在意;
反正,手拍一拍就可以解決了。
幾度修改,總算寫出自己覺得還能看的字來,這讓他鬆了口氣。
對他而言,國文課正是練字的好時機;
也因此,玉米的課本上總是充滿著HB鉛筆淡淡的字跡,
淡淡的紀錄著他腦中的想法。
寫著寫著,玉米似乎想到了什麼。

「Love and Peace」他輕輕地寫著,深怕鉛筆會在紙上留下刮痕。

看著這輕描淡寫的字,他愣住了。

於是,拿起擦布,擦掉了這奇怪的句子;
和國文課毫不相關,本就該消失。

To be continued… ?

CornGuo @ 2002.10.20, 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