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026

20021026

晃到了合作社。

看玉米的眼神,他似乎在找些什麼。
是什麼呢? 他不知道。
但他總是覺得,可以在這裡遇到,那個他最想遇到的誰。

合作社,在下課時總是塞滿了人,
往往買一罐水,就得要花上好些時間。

玉米拿著,想著為什麼要為了一罐水花上那麼多時間。

他看到了那個誰,和他的同學正講著話。
此時此刻玉米心裡閃過了幾千幾萬的思緒。

是該當作沒看見,還是去打聲招呼? 要怎麼打招呼?
玉米以前看到那個誰,總是十分快樂,
因為那個誰身上,有著玉米他所喜歡的,
是個不容易找尋到的感覺。

但是,時過境遷。 分班之後,同學、朋友是會變味的;
就像一罐再好喝的牛奶,擺久了總會變酸一般。

所以呢?
在那幾秒鐘的思考,那個誰早已向玉米打了招呼。 玉米他…

呆住了。

在同學之後付了錢,很快地回到了教室;
一直到下午,玉米都還在反覆思考著這個問題。
黑板上的化學式,已經沒能專心學習了。

「如果不去合作社,我大概也不會想那麼多吧?」玉米想著。
這時候的他,真的很想衝出去大喊幾聲。

一天,就在同一個迴圈思考中結束了。

End

CornGuo @ 2002.10.26,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