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021-1

20021021-1

國文課上完了,玉米他繼續呆坐在位子上。
天空依然是藍色的,但他不想看了,
不想看那個湛藍的令人發荒的天空。

他呆坐著。 似乎是在期盼著什麼?

能有什麼嗎? 該是沒什麼吧?
玉米自知自己沒什麼權力去要求什麼,
就算真的提出來了,夢想也未必能夠實現。

如果緊緊抓著著一個沒法實現的夢想,
能夠讓他感到好過些,那就抓著吧。 這是企鵝對玉米說的。
雖然他早就決定放掉無法實現的夢,
但潛意識總不爭氣地對它死纏爛打的.. 這可是一種詭異的煎熬啊。

「Love and Peace…」他,又陷入思考。
坐在椅子上,居然又陷入沉思..

他想,不知道現在別人在做什麼。

很想到外面去看看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懶惰的玉米卻不想離開可愛的書桌;
反正,下一節課就又要開始了,何必跑出去忙呢?

是啊,何必呢?

坐著坐著,玉米趴了下來,決定小睡一會兒。
下課的十分鐘不長也不短,對他而言最好的消磨方式就是睡覺了。
畢竟已經沒有那麼一個人,可以讓他在下課的時候跑去看看了;
該是輕鬆吧? 沒有人掛念,該是清心寡慾吧?

他自欺地想著,不想碰觸到混亂的濘沼。

To be…?

CornGuo @ 2002.10.21,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