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020

20021020

一個人發呆的時候總會胡思亂想。

坐在教室裡,玉米反覆思索著今天該怎麼度過才不會無聊。
望著窗外,藍藍的天空並沒有為他提供解答,但總可以消遣時間。

呆呆的坐在那兒,下課的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上課鐘聲,使他回過了神,懶洋洋地將頭轉向黑板的方向。

國文課上著。

課本上,玉米一遍又一遍地繕寫著筆記,
總是看自己的字跡不順眼的他,
對於反覆擦拭鉛筆字所產生的擦布屑毫不在意;
反正,手拍一拍就可以解決了。
幾度修改,總算寫出自己覺得還能看的字來,這讓他鬆了口氣。
對他而言,國文課正是練字的好時機;
也因此,玉米的課本上總是充滿著HB鉛筆淡淡的字跡,
淡淡的紀錄著他腦中的想法。
寫著寫著,玉米似乎想到了什麼。

「Love and Peace」他輕輕地寫著,深怕鉛筆會在紙上留下刮痕。

看著這輕描淡寫的字,他愣住了。

於是,拿起擦布,擦掉了這奇怪的句子;
和國文課毫不相關,本就該消失。

To be continued… ?

CornGuo @ 2002.10.20, 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