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貓狗打到的一天

很明顯地,今天又是一篇可能會顯得不知所云的日記。

今天依舊是在上課前十分鐘睡醒,
匆匆忙忙地抓了一堆東西出門,
到了系館才發現,好像帶了滿多用不到的東西.. ||

機率論讓我愈感頭大了,雖然理論上就只是四則運算,
真正難的部分也還沒開始教,但總覺得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默)

我要 All pass 啊啊啊..

中午到了薈萃坊,嗯.. 這段略過。

下午的優質海洋人講座,是胡興華先生的講演,
內容跟海洋的開發與利用相關。

我覺得要好好地讓政府重視海洋相關議題,
確實還需要費好些工夫,可人民也不能一味地要求政府;
我沒什麼預設的立場,只是覺得若兩者無法配合,
不管哪一方推得再大力也沒用,不是嗎?

因為再談下去好像會泛政治,那麼,政治退散。
所以我還能講什麼呢?

嗯,就是下午松高學弟妹的練唱。

上完課約莫下午三點廿分,匆匆地驅車前往松高,
無奈在到了汐止前,貓兒狗們都掉下來了,
也就是說,貓狗迷濛我的眼啊 (茶)

奮力在貓狗群中前進,總算是在一個小時內衝到了松高,
人是到了,可褲子鞋子也濕得差不多了。

今天看到一些好久不見的學弟妹們,
問了問老師才知道,原來星期六會到的人比較少,
啊啊,看來大家要多多加緊練習才行,
否則演出前的最後一段時間會很痛苦哩。

今天又發了兩份譜,
一份是松韻唱過的《In Remembrance》,
另一份是《Ev’ry Time I Fell the Spirit》,
聽起來十分歡樂,唱起來也確實非常歡樂啊 XD

除了過這兩首歌外,還複習了之前唱的一些歌,
在練習 Schubert 的《Des Tages Weihe》時,
自己也把它唱得很像舒伯特朋友小孩的感冒還沒好一樣.. ||

說到感冒,上星期有個高一學弟感冒沒來,
今天他整個人就攤在旁邊,看起來不像是輕感冒啊,
要看醫生才會快快好喔 @@

結束練唱時,還看到了美美的夕陽,
所以就這樣很歡樂的拿出了相機拍照。

SANY1007

嗯,基於本人相機功能限制,
上面那張圖我有稍稍修過,試圖重現那一刻的感動這樣 (誤)

剛剛在找那張照片的時候,我又看到我隨手亂拍的東西。

SANY1001

呃.. 我該說這是一種創意,還是一種無聊的抄襲呢 = =||

接著就跟阿汪還有夜先生跑去東北吃飯,
今天試了之前一值很想吃的起士豬排,還滿好吃的嘿。

接著,三個人又跑到了聯經,趁著特價期結束前,
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買回家慢慢啃的書;
我買了本之前阿汪推薦的《開機》,
真希望看完之後我能夠好好學會關機啊 (遠)

接著在星巴巴喝咖啡,稍歇片刻後,
一行人又朝著誠品信義店前進。

嗯,其實我還滿喜歡東翻西翻的,
每次在誠品都可以發現很多很神秘的東西;
某種程度來說,這或許肇因於平日的疏於閱讀,
所以看到什麼都覺得很神秘.. ||

到了誠品才發現,我把外套丟在松高了,
而那裡面有我基隆住處的鑰匙,啊啊啊。

但還好,車子的鑰匙還在口袋裡,
而且這一周也快過完了,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 (吧?)

匆忙地騎車回到基隆,回到房間想拿出包包內的東西時,
我的 PDA 就這樣以美妙的曲線,從包包中一躍而飛,
伴隨著自己發出的讚嘆 (?) 聲,完美地落地。

拿起來看,從外觀來看似乎無大礙,
開機與功能好像也還是正常的,
但是有沒有內傷我就無法確定了;
恐怖的是,CF 卡跟一個按鍵就這樣消失了,
在房間翻找了半天後,找到了 CF 卡,可按鍵怎麼找也找不到。

經歷一陣翻箱倒櫃後,看了包包一眼,
「嗯.. 說不定它躲在裡面呢」我這樣想著,
但實際上,已經開始在做送回日本修的心理準備。

翻了翻包包後,哩,還真的在包包裡呢.. (默)

有沒有這麼八點檔啊?
那我哪天會不會在基隆海邊巧遇失聯多年的朋友呢 = =?

總之整個就是很嚇人,嘖。

剛看了下氣象,明天天氣應該會稍趨緩和,
希望不要又莫名奇妙掉下一堆貓狗,
我實在不是很喜歡那樣的天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