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算有些充實的一天

其實今天我上課本來不會遲到的,
但是因為貪睡的關係,最後還是晚到了.. ||

這幾天在抓程式的蟲蟲們,
找了半天,最大問題似乎不是出在程式上,
而是輸入的資料本身不夠 formal,
稍稍修正邏輯上的錯誤後,程式總算正常運作。

天真如我,盯著螢幕以為程式很快就會跑完,
殊不知用迴圈跑 C(4500, 2)*(MN) 其實還是頂耗時,
看著電腦 CPU Loading 的線條永遠在最上面,
剩餘記憶體的線條每況愈下,我便決定放任這隻馬亂跑了 (默)

真是隻不可愛的程式馬啊。

睡醒之後匆匆檢查結果.. 嗯,輸出是錯的;
我真的覺得,聽到了麻煩之神的科科聲呢。

至於重新再跑一次資料,已經是上完課之後的事了,
或許我該慶幸,這年頭的電腦速度都不算太慢,
發現資料輸出不對的時候,重跑的時間成本會低許多..

如果生在那個打卡的年代,我想我應該會翻桌吧 XD

中午出去買午餐的時候,在 7-11 看到了 UCC 的汽水,
一家以咖啡聞名的公司推出汽水還不打緊,可是口味真的很妙,
粉紅色罐裝的是草莓口味汽水,而蘋果綠的則是哈密瓜口味,
而且,還是日本原裝進口的喔 (飄)

上次看到 Suntory 的黑烏龍茶就已經夠怪了,
今天既然都碰到這樣的產品,不買實在是對不起自己啊!

所以我就買回家了。

至於喝起來的感覺嘛.. 只能說,很微妙。
既非那種只有小朋友才會喜歡的甜度,也不是會吸引成年人的口味,
銷售對象應該是那些辦公室的 OL 們吧 (羞)

這又讓我想到,之前在 B 社打工時,
同部門的大姐姐(?)就曾經覬覦過我買的,日本進口的 QOO 呢 XD

咳咳。

午餐時間,像極了制約反應地打開了電視,
轉到新聞頻道,讓腦袋接收最近的那些不營養的時事消息;
中間播出了《失散15年工程師千里尋弟》這則新聞,
不知怎地,看到畫面就很想哭。

是因為最近的新聞都太烏煙瘴氣,
所以看到這種滿溢親情的內容,就相對地感受深刻,
還是因為,對於大公司的工程師可以請假尋親感到感動呢 ~~||

一方面對於這樣的親情感到高興,
可另一方面,卻又為當事人或許會領不到的薪水感到擔憂。

這才讓我想到,「啊,資料還沒跑完」 (默)

做了若干 (?) 修正,確認麻煩之神不在附近後,
總算是順利地把資料跑完了。

如同上面所述,輸入的資料實在是太豪放不羈,
因此程式跑完後生出來的資料便也有樣學樣,
最後也只能無奈地苦笑,把這些資料帶去給 boss 看。

今天的 meeting 有點心虛,部分原因是,雖然進度是跑到了,
可 data 的食用實用度似乎不如預期,
怔怔地望著資料,也有點說不出個所以然..

最後教授提了些建議,我想這幾天應該就可以對 output 再處理,
希望經過兩三個程序處理過之後的資料,能夠變得有用些啊 @@||

程式馬要乖乖跑喔。

晚上是海大合唱團的練唱,我到上一週才知道,
原來六月份要跟學校的管樂社同台演出,
曲目則是稍嫌芭樂的《涙そうそう》與《花》,
旋律不難、合聲也不難,但是怎麼大家唱起來都怪怪的呢.. ||

或許練習時間少也是一項因素,
這著實讓我想念起松高可愛的學弟妹們,
在短短的練習時間內便能夠進入狀況,把曲目過完;
對於大學社團,我想大家能夠固定來團練就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實在是不該多要求些什麼,不是嗎?

喔,對了,後來我又買了粉紅色罐子的汽水,
這個口味就十分迷濛啊.. 喝了之後好像後面會出現粉紅泡泡般,
不大符合我這溫文儒雅 (?)、陽光有為 (??) 的形象,
這又讓我更確定,那些飲料鎖定的客群一定不是資工系的人 (廢話)

練唱結束,讓季霖載到車站後才發現已經九點多了,
搭上國光號回到台北時,整個人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
就這樣一路飄飄飄.. 轉搭捷運再轉公車回家。

明明是晚上十點多,可是怎麼到處都是學生呢?
而且而且,還一直看得到松高的學弟妹呢,
一直到我家附近的鹽酥雞攤,都可以看到松高人,
難道大家都這麼用功,補習到這個時間嗎..?

我覺得,松高的師資不差,跟著老師的進度走,
確實地做好作業與複習,應該就能拿到不差的成績了啊。

嗯.. 而且好像是放諸四海皆準,不是嗎?

不過,這或許也是因人而異啦 @@||

最後回到家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看著晚餐默默的放在桌上,總覺得有點對不起它們呢。

除了晚餐外,桌上還擺了上次體檢的結果與抽籤通知,
不看還好,仔細看了之後才發現,鄉公所打錯了我的資料。

好端端的我,從海大學生變成東海的學生,
而且家裡的電話與地址好像也經過人工手寫修正 Orz

這意味著,政府的這些資料庫都從來沒有整合過啊.. ||
我可以去鄉公所翻桌嗎? 可以嗎可以嗎? 囧

每次吃晚餐的時候我都覺得,Cable 的頻道們一定有串通好,
看完了 NGC,就剛好可以接著 Discovery 或是旅遊生活頻道,
然後是日本台啊、HBO 或是幼幼台 (?) 之類的..
這樣根本就沒辦法離開電視前嘛。

錄影機旁還堆著六個小時的錄影帶,不知道哪天才會看完哩。

感覺上,似乎只要待在外面的時間多一些,
就愈會覺得今天有做些什麼事情呢
──即便那只是一段回家的必經之路。

寫著寫著也到了該休息的時間了,今天就寫到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