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沒寫完的加上今天的亂寫

最近看到 XDite 的文章有感:

每個人手中都拿著一塊拼圖,
但我總是沒辦法從那些碎片中理出頭緒,
於是,我索性就只拼出我想拼的那一部分。

延伸閱讀:

寫得亂七八糟的分隔線


對某些人來說,特別是那些不用網路,
或是寧願相信網路這種東西是理所當然的,
這篇文章將會是廢文,請跳過。

用了十來年網路了,雖然不敢說我的網齡很深,
但好歹也跟上了台灣的 WWW 與電腦普及化的發展,
以下是我的觀察,但並不代表這就是絕對真相
──對我而言,只要與人有關,就沒有所謂絕對的答案。

現在的人對於電腦、網路這些東西可能已經習以為常,
網路上的種種應用服務,更是普通到不可思議;
但可曾想過,十年前的資訊環境不是這樣的?

在網路搜尋器還沒發展起來的時候,
資料的搜尋是非常笨拙且死板的,
想要知道某個網頁,你有幾種方式:

  1. 去找報章雜誌上的推荐網址
  2. 到網頁分類目錄去找
  3. 看 BBS / NEWS 上的文章

當時網頁的權威,
其實就僅建立在既有媒體的權威,
或是大家對於該網域中內容的共同肯定之上。

很快地,隨著硬體的發展,
許多受限於硬體的演算法開始能夠施展,
而更便宜的機器與網路頻寬,讓個人架站變得可能,
個人網頁的大量出現,讓 WWW 一片生氣蓬勃。

接下來的多媒體技術發展,更讓許多資訊傳遞愈顯輕鬆,
於是如洪流一般,WWW 開始沖刷進每個人的家中。

但,它為什麼會流行起來?

因為方便嗎,是讓什麼東西變得方便?
有人會說,「資訊傳遞」
那麼,是哪一類資訊呢?
很含糊的解答是,「有用的」

對誰有用?

我想,很多人會回答「對我而言有用的」
這很像廢話,但確實是如此。

大量的資訊使得人們能互通有無,
但最終的出發點,是「自己」;
人多少還是有些自私的、自大的,
很悲觀地說,目前網路很大一部分的組成,
就是自私與自大的使用者,有些則是兩者的綜合體。

我必須解釋,這並非在唱衰或是批判,
這世界上還是有些修煉到天人合一境界的使用者,
使用網路的目的真的只是為了分享知識、為了散播愛與和平,
為了將希望帶到世界的每個角落.. (以下類推)

但那終究是少數,我們都是凡人。

在我自己的想法中,網路本身就具有群聚的力量,
有那麼一些有同樣需求的人們,就會有那麼樣的一個服務出現;
但人總希望可以同化其他人,讓他們接受自己的想法,或是如何如何,
同樣地也有人會覺得,身旁的人在談事情時,好像總是要同化自己一般..

台灣是個很妙的地方,總是會有人想選邊站,
Mac 對上 PC、PS3 對上 XBOX 360 或 Wii、Canon 對上 Nikon.. etc.
每天都有看不完的說法,不同的論調;
可對於我,對任兩者都不熟的閱讀者來講,
我只想知道他們好在那裡,差在哪裡,
至於誰覺得它好,誰覺得它壞,對我而言真的很 trivial..

今天來看 Hemidemi 事件,
我自己不覺得 XDite 是在譙 Hemi,
也不覺得 Theodor 是真的在反駁什麼,
兩方所表述的面向至今還是沒有太多交集,
加上其他的參照閱讀之後,總覺得大家說的都有道理啊 囧..

不過讓我比較不舒服的,
還是一些文章中出現針對「人」的論述。

這讓我想到前兩天,看到互揭瘡疤這件事情的一些感想。

在星期六的聚餐,能和朋友們聚首當然很高興,
可我發現,話題到最後似乎變成了彼此消遣,
我出現一個疑問:「在一群人面前互揭瘡疤真的合適嗎?」

畢竟在場的不只是班上特定一群熟人,而是兩三群,
有些事情或許說出來無妨,但後面我聽到的卻是有些嘲諷的感覺,
若我是當事人,應該會很不是滋味,甚至覺得這是一種羞辱。

可我不知道該如何帶開話題方向,只能選擇沉默,希望沒有嚇到同學們。

網路,就像是沒有藩籬的公眾論述場,
在某種程度上,是的,那是一種多數暴力,
但這不代表你就必須加入其中一群啊。

類似的事件似乎也一再地發生,最後又被遺忘,
這讓我想到「歷史是一個很大的迴圈」這個詭異的說法;
它們總是一再發生,而人們總是不厭其煩地重演著同樣的事情。

為自己的無窮迴圈設下一個 break point 吧,
網路是網路,真實的世界還有更多值得擔心的事情,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