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ing cats and dogs

今天的天空,掉下了很多貓跟狗,
在狗群與貓群中,撐著不大快樂的藍色小傘,
搭上了公車,準備去看《看不見的程式城市》這齣戲。

偽‧相關閱讀

這是一齣,也是四齣;
或許是我還不大適應後現代的表現手法,
到後面腦袋已經因為過度運轉呈現當機狀態.. Orz

關於劇情,我的能力無法說出一個所以然,
每一段內容都可以獨立出來,或是以某種方式連結,
像拼湊不完整的拼圖似地,拼出某個世界的輪廓。

也就是說,dynamic programming.. 囧?

咳咳。

印象最深刻的話是暮少女那段,記不大得正確的台詞,
但大意是這樣的:

「旅行是種逃避,不斷地旅行便是不斷地逃避

你們都是我夢中的幻影,現在快點消失吧,我想醒過來了」

從哪個夢中醒來? 那真的是夢嗎?

結尾的一段文字,更讓人印象深刻:

生靈的地獄,不是一個即將來臨的地方;
如果真有一個地獄,它已經在這兒存在了,
那是我們每天生活其間的地獄,是我們聚在一起而形成的地獄。

有兩種方式可以逃離其苦痛折磨。
對多數人而言,第一種方式比較容易:
接受地獄,成為它的一部份,直到你再也無視其存在。
第二種方式比較危險,而且需要時時戒慎憂慮:
在地獄裡尋找並學習辨認,什麼人及什麼事物不是地獄,
然後,給它們空間存活下去。

很令人玩味的一段話,但我無法以此多加論述,
所以跟劇情相關的心得就在此告一段落;
來談談一些可能不大相關的感想吧。

這是我第一次走進國家戲劇院,
運氣很好地,這齣戲似乎把能用到的設備都用上了,
也因此,看到、聽到了滿多對我來說滿新鮮的效果。

或許是某種職業病,看到投影幕上投出電腦動畫時,
我在意的不是畫面想要表達的內容,而是播放時的流暢度;
影像看起來似乎不是即時運算的,可有時怎麼還是頓頓的呢 (默)

另外,字幕機的字形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 (有點像是倚天 24×24 明體),
這或許是一種對於低解析度字型的本能排拒反應吧,
就像看到捷運或是公車上的跑馬燈那般,令人感到有些焦慮。
BTW,市民大道或是福高上,有些用黑體的高解析看板,
還有敦北巨蛋外面的那個超大看板,我還挺喜歡的呢,
可以多放一點,還是把舊的那些換掉嗎 XD?

總覺得這應該是台灣的強項,卻總是沒人在意過,啊啊。

轟隆隆地,看完了《看不見的城市》後,
便往下一攤,同學 Charles 的考上研究所之請吃飯大食團。

不過因為我累了,今天就寫到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