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看隨你

嗯,我想說什麼呢?
就是,我查過了這首詩。

書寒山子龐居士詩

我見黃河水。凡經幾度清。水流如激箭。人世若浮萍。
癡屬根本業。愛為煩惱阬。輪迴幾許劫。不解了旡明。
寒山出此語。舉世狂癡半。有事對面說。所以足人怨。
心真語亦直。直語無背面。君看渡奈河。誰是嘍囉漢。
寄語諸仁者。仁以何為懷。歸源知自性。自性即知來。

任運堂試張通筆。為法聳上座書寒山子龐居士詩兩卷。涪翁題。

[Ref.]

=== 以下為和詩相關性不大的碎碎念 ===

我喜歡直言直語的人,也很珍惜這些人;
但,或許我自己的表達能力不甚好,
也或許,我不被允許該有情緒化的反應,
面對最近發生的幾件事情,說實在話,我挺無力的。

我是不是不該再信任身邊的人?

即便是再奇怪的兩種程式語言,總是有辦法銜接,
但人與人的相處,似乎不如電腦這般簡單;
我搞不清楚為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有時候想想,是不是真的要等到死了,一切才會歸零
──我是真的有這樣想過。

但,我不想違背與家人、朋友的承諾,
也不想帶著莫名的屈辱與不了解離開世界;
更何況,上面那首詩我都還沒全部看懂啊.. 囧

最近的感受。

「人」真的是很難懂的生物,可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無權要求別人用我的邏輯思考,但又沒有離群索居的覺悟,
更沒有辦法,忍受既有環境中的一絲絲不理解;
為此我選擇離開我喜歡的那個地方。

我可以為了一個人放棄一切相關事物,
即便那是件多麼無力與傷心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