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600

Five hundred twenty-five thousand six hundred minutes,
How do you measure — measure a year?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就對這個數字印象深刻。

不僅僅是因為它放在歌詞裡面有押韻的效果,
更讓人玩味的,是在背後的那句簡單而又深刻的問句。

For me, it’s not only in cups of coffee,
moreover, the lines I’ve coded, homeworks I’ve done,
and, the most important one, people I’ve met.

我對於較長時間的分割是極不精確的,
往往是以事件、人、作業作為註記,
或許哪天我喝到了燙傷的咖啡、聽到了什麼深刻的回憶,
也或是遇到了有趣的朋友、寫到爆肝的作業.. 等,
一段一段地拼湊起來,於是便形成了這樣的一年。

對於時間,應該要說是能夠憑自我意識地去運用,
還是要說隨著身邊人事物的變遷,而慢慢被磨逝呢?

我總是有時間做些想做的事情,找想找的人,
可每個人對於時間的輕重總是不同呢,
或許總有那麼一天會遇到跟我一樣,
以事件、感覺,而非主觀認定而排定時間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