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事論事與就人論事

嗯.. 這絕對和最近台灣的奇怪現象無關,
是我在學校遇到的事情。

雖然才開學兩天,外語中心已經忙得可以,
本想在那裡稍坐一下,看看機器狀況便回去,
但總是被莫名地叫來叫去。

正確地說,我是主任的工讀生,
不屬於外語中心,而工作性質也不該如此廣泛,
可是最後常常是主任的工作做到一半,
就被叫去做中心的事情。

這真的不算什麼,畢竟工作量長久來就只有那麼多,
讓人比較受不了的,是學校機器運作的官派作風。

前兩天被中心的人叫住,說要問我一些事情,
但問到一半的時候,對方就跑去做別的事情了;
我就這樣在辦公室呆坐著,等到下班時間都等不到人。

離開前去問了一下教授,才發現對方在生我的氣,
原因是因為我表現得很不尊敬?

這就怪了,是誰問到一半就跑去做別的事情?
再說,和設備相關的事務,不該是小小工讀生要負責的吧?

等待期間,打開電腦處理其他事務又有何不可?
難道我就非得必恭必敬地跪坐著等嗎?

我很不喜歡用有成見的眼光看人,
即使是我最鄙視的,只要邏輯上合理,
該幫的、該做的我還是會去完成;
但那樣舊式官僚的思維,真的是很要不得。

就因為我只是工讀生,就可以否認我的工作能力?
就因為我只是工讀生,我就得要繞三百個彎說話?

什麼叫做「工讀生這樣太不像話」?

好啊,那網路你去弄,Server 你去架,
所有站台相關的問題全部都你去處理!

反正我只是工讀生嘛,設備又不歸我管。

現在又開始牽拖,說是主任跟教授都在袒護我,
拜託,那我拍拍屁股走人可以了吧。

是,工讀生是很小,但我不認為我沒有盡職責,
舊時代的「就人論事」觀點,是不是應該有所修正呢?

說我沒有禮貌,講話沒大沒小,
那麼,請先反問自己,你真的有理解過我的工作內容嗎?

每次應該是職員做的事情,為什麼最後都是我在做?

因為你不會,喔,真是好答案。

請別忘了,我是主任的工讀生,不是中心的工讀生,
之後我也不會去碰中心事務,官僚的那一套,
就請你在辦公室慢慢享用。

自己的工作效率不彰,看到工讀生能力好就開始批判,
巴不得對方快點走,這是什麼想法啊?

現在不是民國六七零年代,請快點回火星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