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e dump

自火箭組解散離開至今的這段期間,我的心情一直都不算太好。因為同時發生太多事情,實在不知道該找誰談,不如就把思考至今的一些心得寫下來吧。

想不起來到底是成長過程還是個性所致,我對於別人一絲絲的輕蔑或是嫌惡非常敏感,而這些情緒除了被腦袋裡的功放電路放大外,還會連帶地打開焦慮或是憂鬱的開關。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我都還能把這些情緒壓抑住,也可以自己消化掉;這種厭世的狀況大概從國小還國中就開始了,一直以來也都相安無事,即便是再蠢的念頭我也都還能用自己的力量說服自己不要去做。

是啊是啊,我是個厭世又戀世的人。

前陣子本來以為到了新公司自己可以順利地磨合,但這次真的是遇到了前所未見的情形:我無法讓自己不去注意到,這間公司是有多麼地不喜歡我。
到職第一週我就想離開了,就像是貓咪被不當地抓住後想掙脫般的逃離。

工作上被迫接了很多面試時沒有答應要做的事情,工作以來也遇到太多「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你就幫我們一下」的狀況。即便有千百萬個不願意,還是希望在這樣情緒與精神毫無依靠的環境中,能用工作的成果來獲得一些肯定。

聽起來就像是小時候拿著甚麼成績單還是獎狀之類的討糖吃一樣。

到職兩個月,我發了將近 200 個 commit,改掉了至少三個重大的系統缺失,還新增了至少兩個重要功能的模組。即使我三番兩次地做了超越我允諾兩倍以上的工作量,也只得到了敷衍地「喔,你這樣好棒棒喔」的答案,接著,又是一個超乎合理的要求。而這一切換得的薪水,被同業聽到可能還會被虧說我打壞行情,或是我真是個好傻好天真的笨蛋。

離職前我的主管甚至還說了「你工作的表現很好,但我需要的是比較有奴性、好控制的部下」這種話,至於面試時說的甚麼「之後會成立部門啊」之類的,我想大概就跟選舉開的空頭支票一樣看得到吃不到吧。另外一次離職前面談,母公司的技術長建議的需求,是「五人資訊部門」,聽完我真的也不知道該說甚麼才好。既然一開始要這樣對我,那為甚麼不說清楚呢。這段時間以來我真的覺得自己是放棄了自己的自尊和想望去換得那份薪水。
我沒辦法忍受這種惡意,我寧願死也不想被這樣糟蹋。

「我們付你薪水本來就是要你做這些事啊」

或許所謂的資本主義,就是個付錢就能糟蹋別人的意思吧。我真的、真的、真的很不想再配合演出這種戲碼。因為這件事情,我到今天心情還是很差。
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尊重,一點點理解,如果都不能給,那麼請給我百萬年薪。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啥自己就變成電腦工程師,而且還是個稱不上是全端的.. 偽全端工程師。

在大學之前,我對電腦架構啊程式的認知一直都停留在很糟糕的程度。像是程式效率啊、記憶體使用或是演算法最佳化之類的我基本上完全不懂,而 HTML 啊 JavaScript 這類東西,也只知道複製貼上可以做出網頁,然後看著 tag 稍微動一點點 attributes 看起來就好像很威很厲害了;更多時候是依靠所見及所得編輯器去調出我要的樣子。

開始寫網頁也完全是個美麗的錯誤。

起初是討厭寫視窗程式,發現寫網頁似乎可以快速生出介面,當時剛好又想撈無名小站的資料來做一些髒髒的事情,最後東摸西摸就摸出了心得,用 PHP、PostgreSQL (對,它比 MySQL 好用很多,是個男子漢的資料庫) 兜出了自己的第一個玩具。


當時還真的是靠著一股奇怪的衝勁就寫完了

老實說我還真的不知道當時到底是為甚麼可以寫完這些東西,現在我也不敢回去看那些程式碼。這樣摸著摸著也就摸到了大學畢業,寫碩士論文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沒接對,用了 PHP (對,就是那個 PHP) 跑完了我整個論文的數據,還做出了系統參加那年的比賽。


這是被我暱稱成笨蛋 QA 的笨蛋 QA 系統

然後這也是個回頭想想還真的很玩命的決定 (飄)。

替代役時期也是一個不小心就把內部的 PHP4 系統更新成 PHP5,役畢後莫名其妙被抓去 K 社工作,在眾多大神的薰陶之下技術力大幅提升,然後就莫名其妙變成了明明不是做網站但是常常被當成是做網站的偽全端工程師。


nKemono

從大學到工作的中間幾年也曾經因為看金馬影展想要排片單就莫名其妙搞出了排片單的小工具,然後甚麼美江語音柯 P 太鼓啊甚至是 nKemono 這種看起來就是吃了甚麼東西才生出來的東西,其實都是技能樹點歪了的結果喔。

至於我的專業到底是甚麼呢,想想好像真的沒有稱得上是專業的東西。會一點點前端會一點點後端,會一點點 AI 會一點點 NLP 會一點點 IR,好像會一點 DBA 好像會一點 SA 好像做過 QA 也好像被迫做 PM 甚至是 DevOps 這樣的跟我理解上完全不一致的奇怪角色。

嘖,說到底就是甚麼都不會嘛,我到底在幹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