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被稱為暑假的時間

其實發生了很多事情呢。


七月初,台北電影節。

最近兩年,跟著松韻的朋友們看了幾次影展,
可自己還是沒辦法完整地陳述心得,或是討論內容..

嗯,雖然也不是什麼壞事,
但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多加思考,
不然會有越變越笨的感覺 Orz

其實我不說話時,很多時候腦袋是空白的 (炸)


七月中,松合的小朋友們在中山堂辦了場成發,
而在此之前,松韻的老人家們忙得不可開交,
天天都為了成發的事情燃燒著。

發現了自己忙起來的時候脾氣有多差。

有自知是一回事,改掉又是另外一回事;
無論如何,之後不能再走回頭路了。


實驗室的評估工作,隨著暑假的到來而開始。

本以為評估的文件數量不多,
但事實上,到今天我們還在為了這件事焦頭爛額著。

有工作是件好事,能讓人暫時忘記煩惱,
但當工作也成為煩惱之一時,就會想把工作撕碎 =__=

往好處想吧。

幾千篇文章看下來,閱讀速度似乎真的加快了,
這大概是我暑假最大的收穫了。


八月,系上和宜蘭某大學辦了活動,
在此之前,沒有多加思考便答應去幫忙。

本以為會是快樂的活動,但八月初到了宜蘭才發現不是這樣。

活動沒有完整的 rundown 就算了,
就連場佈、住宿、人員調度完全沒有規劃,
而最後一刻趕出來的,不過是一份類似草稿的東西,
花了幾個小時開會,卻討論不出個所以然;
最後大家都做著跟計畫中不一樣的事情。

老實說,這般失序的活動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同行的人們都要我多忍耐,
既是合辦的活動,我們就不該對這般待遇有所忍讓,
做不到最好,也至少要讓人有所適從。

為什麼其他人都可以忍耐呢,這一點都不合理。

腦袋中,同樣的疑問又再度出現:
「把事情做好,跟把話說好聽,哪個比較重要?」


最近有人把我惹毛了,但實在沒有生氣的必要。

這也是我第一次體認到,認識得久的不見得就是熟稔的,
而是不是自己熟悉的,其實也由不得自己決定。

既然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不如就置之不理吧。


手機。

今年年初才買的 BenQ M7,
兩週前硬體再度出狀況,送回 BenQ 修第二次。

因為曾在 BenQ 打工做過 SQA 的工作,
我對 BenQ 手機的軟體品質還滿有信心的,
也因此,看上了便宜好用的 M7。

無奈,使用了一陣子,發現硬體上有些小問題,
最後擔心出現的狀況幾乎都發生了,
真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啊 Orz

不喜歡一修再修,想了幾天後便決定換掉它,
這隻手機也就成為了我使用期間最短,
同時也覺得最可惜的一隻了。

這件事讓我想到,只有內在似乎還是不夠的啊 (遠)


來談談封鎖按鈕。

我一直不想承認它的存在,
因為在現實生活中,不是按下封鎖就看不到不想看的。

對於認識的人,按下這個按鍵有點太過偏激,
而對於見不到面,或是根本不大熟的人,
這個按鈕似乎就又有點勞師動眾。

但糟糕的是,我終究還是使用它了。


因為只是整理心情的文章,
上面這堆字請自己挑想看的部分看吧..

這句話似乎該寫在前面才對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