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期在向我招手了

新學期前腳都快踏到門邊了,但我卻硬是抓著暑假的尾巴不放。

星期一又回到了松高,剪接那些總算轉錄進 Mac 的 DV 帶,
花了些時間去理解程式的操作方式,進度總算開始加速前進,
幸運的話,過兩天應該就能燒成 DVD 了,賀!

星期六和念傳播相關科系的朋友聊天時,他說這種剪接很累人,
除了時間點得要輒對外,兩台機器拍出來的影像會有色差,
依他的個性,不調整到看不出來是不會罷休的;
正式開始剪接後,我發現問題不僅只是如此,
原本以為一台機器是定點定焦拍遠景,另一台則是拍近鏡頭,
但是,實際上轉出來的影像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拍全景的機器,在中途開始拉近距離拍攝,
因為腳架沒有上潤滑油的關係,發出了喀喀聲,
由於兩台機器是輪流換帶的,所以這個聲音就這樣出現了 T__T

除了顏色的問題外,場地的光線也造成了機器測光出現差異,
其中一台曝光過度,看到的常是一整塊過曝的人們,
下半場大家穿白色的衣服,讓機器以為現場很亮,於是就曝光不足了.. ||
這些能用軟體修正多少,我實在是沒個把握啊。

星期一大概跑完了上半場,照這個速度應該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剪好,
但是之後轉出、標記片段和製作選單似乎還是要花些時間吧,
希望在開學前可以順利結束,這樣就不用一直來回奔波了。


當天晚上找了許久未見的童童同學,在敦北小巨蛋附近繞了一陣,
想不到要吃些什麼,最後坐在小巨蛋的麥當當裡聊天.. 啊啊。
是說,我們會碰面的原因本來就是要聊聊天敘敘舊就是了。

之後還逛了 Fnac,看到了夭壽輕薄的 SONY 筆電,
總覺得那薄薄的螢幕口感應該是像脆餅一樣.. (謎)

之後又在星巴巴坐下聊天,其實一路上我們都在聊天呢,
聊到了過去高中時期的事情,還有大家的現狀,
還有未來想要做什麼啊,走什麼方向的工作之類的,
一整個就不像是我平常會去聊的話題 (汗)

大學畢業以後,身邊朋友們的規劃都大不相同,
有的人就這樣開始找工作,有的是去當兵、準備出國唸書,
明明當初大家都是笨蛋高中生啊,時間的推演真是讓人感慨呢。

再過幾年,或許這種感覺會更深刻。


星期天 Boss 犧牲了研究生卡,並放上了打掃器具結束那一回合後,
lab 就能夠開始進行大掃除,對灰塵頑垢大軍進行攻擊..

因為星期天教授說實驗室要大掃除,而星期一又聊到了很晚,
於是,星期二的早上就被我拿來做完整的補眠;
這似乎是九月份以來第一次睡到中午呢.. 不過九月也沒過幾天啦 Orz

因為不是很想花時間搭車,下午借了老爸的車開去基隆,
在高速公路上碰到了不知道是貴賓還是官員的車隊,
經過收費站時,有好幾個警察伯伯站在那裡把車趕到旁邊的車道,
清出了一道給車隊通行.. 看到就覺得警察真辛苦,
如果遇到了心不在焉的駕駛員,說不定就會被車撞飛啊.. ||

出隧道的時候,開路的警車就這樣從左線硬是插到了右線,
雖然看似理所當然,但是右線車道卻因此亂成一團啊 = =a
在台灣這種開車環境中,沒有出車禍真是種奇蹟呢。

總之,我總算開到學校了。

進了系館,很高興的發現販賣機出現了 Tree Top 的蘋果汁,
之前曾經聽朋友提過,Tree Top 的蘋果汁是台灣出產的,
繞了半圈地球又回到台灣,感覺十分微妙 ~~||

不過,我沒有特別去求證這件事情就是了。

到了 lab 後,看到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出現在裡面,
心中出現了「我是不是也該常出現在這裡」的想法。

我們是兩個實驗室放在同一間房間裡,
因為我有點少出現在那裡,對於成員有點不大熟悉,
問了佳臻之後才發現,原來那位看起來很像是學弟的人,
其實是 DB 實驗室的新成員,我整個是很後知後覺呢.. 囧rz

由於大掃除過程都很大同小異,所以就跳過吧。

(跳)

在等待地板乾掉的時間,一群人在外面的走廊上聊天,
等到把搬出 lab 東西都歸定位後,我就被 boss 抓去談話了。

這次是要交代開學期間應當完成的工作項目,
還有擔任助教要做哪些事情、做研究的態度與時間規劃等等,
說實在,在暑假這段期間我沒有很仔細地想過這些問題,
在被教授提出來以後,才漸漸知到「研究生」當盡的責任與義務。

唔,以現在來說我是不及格的,還要再加把勁才行!

晚上開車回到家裡,很幸運地沒有塞到什麼車,
但在回程路上,我遇到了把車開在白線上的神祕駕駛,
而且還不斷重複地煞車與加速,讓跟在後面的我有點不知所措..

大概是新手吧?

嗯,這又再次讓我對台灣的交通環境有了神奇的感覺。


最近國家地理頻道在播放故宮特輯,
每次看到故宮的時候我總會想,如果清廷沒有被推翻,
而且還隨著時代潮流,順利地完成了現代化的作業,
那在現在的紫禁城中會出現什麼畫面呢?

  • 在太和殿中,皇帝煩惱地看著螢幕上的大小事
  • 紫禁城中架設了網路,各部會得以進行視訊會議
  • 在歷史悠久的木造建築中,居然出現了投影機與投影幕
  • 寫滿了文言文的網頁與文言文的視窗系統,說不定還有滿文
  • 文武百官們拿的不是石笏,而是 PDA

怎麼想都怎麼怪呢,嘖。

今天播的是《國寶大流遷》與《永遠的故宮》,
才知道當今故宮留下的文物,在戰亂期間是怎麼流轉的,
而那些文物的背後,又掮負了多少歷史的盛衰興亡,
保存下那些文物,就同保存了淵遠流長的華夏歷史呢。

後者介紹了最近北京故宮開展了為期十九年的大翻修,
看到歷經數百年歷史的建築被悉心整修,心中還滿百感交集的;
在世事迅速變遷的現代,那群古老的木造建築卻屹立不搖地站著,
翻修可視為對於過去的尊重與敬畏,也能因此再次發現與學習。

在充滿著政治紛擾與威脅利誘的國際情勢下,
故宮佇立在那兒,靜靜地,卻又似要說些什麼,
我們是否該停下來,好好地去聽聽那過去的呢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