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早上九點,我在燒 CD

本日驚選:讓他們聽點音樂增加音樂素養吧!
Too late, my brothers! Too late, but never mind!—選自《All My Trials》

明明就已經是練唱時間了,
我這樣做,實在是佛心來著啊。

經歷了這三天沒有極限的誇張後,
昨天練唱完,在星巴巴休息背譜時,
已經可以感受到我體內的血壓不斷上升,
我想,如果點餐的時候又點了咖啡,
大概就會這樣仆倒在星巴巴吧.. Orz

晚上,沒有經歷什麼迷路地找到 Σ 的家,
把票拿給了他,又稍稍在附近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聊。

聊到學弟妹最近的狀況時,
我們一致認為這樣的狀況實在是有些過份;
非專業領域或許可以不專業,但不能因為這樣就胡來,
學長姊們回去也不是要講難聽話或是電你們,
可是這麼不上進的狀況,大概是松高十八年以來第一次出現吧?

從幾個月前拿到的節目單初稿,
內文的品質整個就有種 preprepreprepreprepre-alpha 的感覺,
之後學長姊們看不過去接下來做,連要個封面都困難重重,
最後拿到的只是一張完全不及格兼沒有美感的「複製──貼上」作品,
同樣的方式,我們在一個晚上就生出了十二個版本,
節目單則是在一天內完成排版三校,
整個覺得我們都可以去開代工設計公司了 = =||

或許這些雜務都是學長姊心甘情願地去做,
但其實我們的要求真的不多,只希望學弟妹們可以專心練習,
這是第一次借城市舞台這麼好的場地,卻得到這樣二二六六的聲音,
那麼,演唱當天或許就跟阿汪說的一樣:「唱著唱著,觀眾會漸弱。」

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