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哭的紀錄片/棉花糖/松合 murmur

今天下午的優質海洋人,看了關於孫運璿先生的紀錄片,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孫運璿先生這位人物的事蹟,
我們看到的影片是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所攝製的,
完整版本可在 Google Video 線上觀賞,
而在《Wikipedia: 孫運璿》中,有孫先生的簡歷。

在影片過程中才知道,他除了使戰後的台灣迅速恢復運作,
更對台灣的基礎建設、經濟發展、外交關係與科技產業關係密切;
可以這麼說,如果當初沒有他的堅持與規劃、實踐,
當今的台灣將不會是現在這般繁榮興盛。

影片中播出了許多紀錄性的畫面,像是發電廠的興建,
科技人才培訓與園區的發展,與石油危機時的應變措施等,
他無私地為百姓生活著想,一心想引領台灣進入已開發國家之列,
有公誼而無私交、有堅定地立場與清楚的方向,
這才是真正的領導者、領航員。

影片還沒播完,我卻一直忍不住想哭;
而在看到石油危機、中美斷交時,他為了人民福祉,
孫先生四處奔走只為百姓謀福的片段時,我真的哭了。

理由很簡單,一是這般精神令人感佩,
另外就是,這樣的人才在當今台灣已不復存在,
即便有也不受重用,怎能不感悲悽?

社會需要的,不是會說好聽話、操弄人心,
或是無的放矢、因政治立場而失去主見的人,
六七零年代的台灣或許集權、或許封閉,
但基層是受到鼓舞的,國家機器是正常運作的;
當今人們在前人辛苦耕耘的庇蔭下,卻不思長進,
甚而揮霍、踩踏著那得來不易的一切,
越是這樣想,就越對現狀感到悲傷。

看完影片,仍遲遲無法平復心情,
但是緊接著的行程,仍迫使我恢復理智去完成,
一時間,有種心情洗了三溫暖的感覺啊 ~~||

走出人社院大樓,在出發到松高看松合練唱之前,
先去了朋友那邊拿了拗來的棉花糖,
雖然只是友情棉花糖,但還是令人感到高興呢 XD

把朋友抓起來陪我走了一段路,閒聊了一些事情,
像是研究所啊、或是這學期到底能不能 All pass 之類的,
不知不覺就從宿舍走到濱海校門了 (驚)

跟朋友道再見,稍稍等待後,
搭上了小黃 (大驚),便向基隆車站趕去。

今天搭到的是 Volvo,百萬級的計程車,
司機的收入也不算太差,總個來說就是開興趣的,
一路上聊了滿多話題,像是司機伯伯還是職業軍人時,
以前遇到的大專兵,與最近的大專兵的差異,
還有關於置產與婚嫁的關係。

他說,「男人就該有錢,否則便不該論及婚嫁。」

我十分同意這句話,沒有經濟能力的人,
在現實環境中,的確是不該輕易結婚,
一方面是生活將充滿經濟問題,
另外則是,這樣對雙方都不顯負責。

每次搭計程車都可以聽到好多有趣的事情呢,
又是一個不知不覺,就到了基隆車站,
趕上了網松山高中方向的國光號,
總算是在練唱時間時趕到了合唱教室。

今天的練唱嘛.. 總覺得是在複習星期六的進度,
雖然學弟妹們,還是很努力地在唱著,
可每次只在星期三或星期六有進度,
怎麼說都有些說不過去啊。

再說,距離音樂會也不到兩個月,
再不追上進度,我想上台的時候就真的會嗯嗯啊啊了 (默)

練唱結束後,松韻的老人們照慣例吃了晚餐,
跑到星巴巴去東聊西聊了一番才解散;
我還滿喜歡這個時間的,因為可以聽到滿多八卦,
或是分享最近對於身邊一些事情的看法..

盡量多聽一些,對我似乎是比較有益的呢。

走出星巴巴,問了一下阿汪才知道,
原來走到聯合報對面,就可以直接搭國光了呢 (驚)

回到基隆後,才發現電腦上有一堆工作堆在那裡,
看來今天好像又沒辦法太早睡了啊 T___T

正常的作息啊,快點回到我身邊吧 (淚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