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驗證莫非定律的星期五

星期五,儘管在基隆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
但實在不願意先前已經排好的行程,
在昨天便提早回到台北,並在今早跑去松山高中。

雖然是說一大早出門,但睡醒後東摸摸西摸摸,
人真的到了松高大門時,已約莫是中午時分。

我的目的地是圖書館一樓的媒體中心,
到達時,一直聽到教室區方向傳來許多噪音吵鬧的聲音,
因為一心想要快點把那兩隻 Server 處理好,
便沒有特別注意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一直到下午,合唱團學妹來掃描圖稿的時候,
才得知,原來今天是每年一度的丟垃圾柳絮紛飛活動;
以往幾年,電視台來採訪的時候都已是活動結束時,
不知道今年有沒有順利採訪到呢?

嗯,不過這也與我無關了倒是。

本來預期,之前搶救下來的兩台學生主機,
松江水綠與轉信主機,狀況應該不算難以處理,
可等我全部設定好、確認運作無誤時,
已經是將近晚上七點的事情了。

為什麼呢?

因為我笨啊 (飄)

雖然拆開主機檢查硬體加上 RAM 這些動作,
簡直就是稀鬆平常、如家常便飯一般,
但一些笨到不行的動作,似乎也如影隨形地相伴著,
像是忘記把線接好、安裝光碟沒拿出來之類的,
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便不斷地重複發生著;
更別說那些敲指令時的 typo 造成的恐怖事件 (默)

明明可以「咻~」地完成的事情,
在越趕時間的狀況下,麻煩之神似乎就越愛串門子..

所以今天我們還泡了茶聊了個天呢 (炸)

好,總之現在兩台機器都乖了,
那麼現在的要做的,便是猜它下一次當機的時間盡量確保機器正常運作,
機器正常,那麼自己的負擔就輕,
但回過頭來想想,好像一開始也可以不接啊.. ||

這樣會不會顯得不負責呢?

好像也不會呢。

但一旦做下去,好像就沒有結束的一天,這樣好嗎?

我不知道啊。

雖然這不是抱怨,但有時候總覺得這是一種咎由自取呢;
但如果不做,又總覺得在哪裡一定會有某件事堆上來,
而且可能還會是自己不喜歡的.. 這樣似乎也不是很好。

對於事務的權重,我想我還有得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