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間及咖啡機奮戰以及對不起 boss 的一天

今天是海鷗計畫中的一環,《薈萃坊》的開幕;
在之前開會的時候,我似乎忘了下午要上課,
而且還是 boss 的課.. ||

因為昨天晚上趕稿的關係,我到了上課前才睡醒,
原本打算趕在上課前出完的稿,就這樣 delay 了,
也因此下午的課我必須更早早退;
出門前,在線上跟 boss 報備的時候,
發現教授似乎有點不大高興,啊啊 T___T

真的很抱歉,我之後會盡量避免這種事情發生的!

到了系館,發現有好多陌生人與陌生人的家長 (炸),
才知道,喔,今天是碩士班備取唱名的日子,
但是聽到備到的名次數,讓我有點擔心,
或許有些同學之後就再也看不到了呢,啊啊。

我其實還滿希望可以在研究所時看到現在同學們,
這樣或許可以稍稍減少我到新環境的恐懼.. @@

下午三點半衝到人社院辦公室,把稿件印出來,
並開始幫忙做事情.. 是說,我也忘記我在忙什麼了 囧

記得的,是在開幕活動前,大家在櫃檯後方與咖啡奮戰的狀況,
雖然機器的操作已經很簡單了,但是冰咖啡的調配,
還是得好好的算對牛奶、果糖與冰塊的分量;
幾個人就這樣慌亂地準備好咖啡,等待開幕時送出。

中途偷偷跑出去看了一下,驚,人比想像中的還來得多;
是因為「限量」、「免費」與「特價」的關係嗎..

總覺得人好像只要遇到類似的事件都不會放過呢 ~~||

BTW,旁邊還有一堆茶點,
可惜我想到的時候已經被搜括一空了。

我們把口味不錯的中深度烘培咖啡,用很便宜的價格賣出去,
直到今天我才相信,三十元是真的有好咖啡的;
當然,比起稱作「極品」的咖啡,確實是還有一段距離,
但當做一般飲料,它可是綽綽有餘啊 (飄)

很感謝提供設備與技術教學的開元公司,
指導經營策略的李明元學長、孫寶年院長,
以及海鷗計畫的同學們,
喔,還有工程組、吉他社的同學們,
今天的活動滿成功的喔 :p

開幕結束後是可口可樂台灣區總裁,賽祺先生的講演,
無論如何,因為對於商業經營較無興趣的關係,
我決定在外面,和雅婷 (?) 同學幫忙準備咖啡,
並開始整理環境,等待講演結束後的簽名會。

啊啊,我還沒把大家的名字記起來,
希望沒有打錯名字 (汗)

開始操作咖啡機之後才發現,
嘖,要準備一大壺咖啡,這樣的機器稍嫌不夠快啊.. ||
機械式地不斷按著 Espresso 咖啡,調著牛奶用很兇的 Latte,
中途發現沒有冰塊,又請了同學幫忙去買.. 有點不好意思呢。

啊啊,真是辛苦了 Orz

就這樣,調了一大壺的熱美式,兩大壺的冰拿鐵,
中途還讓經過,有興趣的同學、教職員們試喝,
還看到了幾個熟人,當然一定要請他們喝一點咖啡啦 XD

希望我們的咖啡合他們的口味,讓他們成為長期顧客啊。

今天用掉了十餘罐牛奶,一堆咖啡豆與冰塊,
真是嚇史人了,感覺就像是把自己可以喝上一個月份的咖啡,
一次都煮完一樣;而且每次調出來就要喝一點,看看味道對不對,
整個就已經超過我平常能喝的分量.. 嘖。

是說,到最後變成有些反射式的動作,
這樣能算是「熟能生巧」嗎 (囧?)

總之就這樣,跟加了味道的液體,
及那些個低溫的固體們奮戰了兩個小時,
聽說明天我還有一整個下午的班呢 (抖)

還好當初沒有決定到星巴巴打工,
因為今天我發現,自己很容易排斥一成不變的工作..
嗯,是說在星巴巴是允許跟顧客聊天的,這樣應該會比較有趣吧?

不知道在星巴巴工作的人是怎麼想的呢 @@?
嘿,我知道看我 Blog 的人有星巴巴員工,快點告訴我吧 XD

總之,我為此開始佩服起那些做著一成不變工作的人們。

講演稍有延遲,約莫晚間七點半結束,場外一切就緒,
那三大壺咖啡在人們跑出來的十分鐘內被完全 K.O.,
嘖,這種速度,讓人不禁背脊發涼呢.. = =||

因為講演會場都坐滿了的關係,簽名會時的同學也不少,
簽名紙消耗的速度也比想像中的快,還好在此之前又加印了一些,
否則,走到一半沒有紙的狀況還滿囧的呢。

接著,又讓明天上班的同學們練習了 SOP,
大致上應該不會有太多狀況,可喜可賀 XD

其實我最喜歡的,是收拾機器的時候,
把桌面一團亂的東西慢慢整理好,還滿有趣的..
呃,那為什麼我房間總是一團亂啊 (翻桌)

咳咳,我想這是懶惰的劣根性害的,
一定是這樣的,哼哼。

喔,對了,我今天發現又多了幾組桌椅耶,
難道原來的桌椅們,偷偷的生了小桌椅嗎 (驚)
這該說是桌椅親子丼還是桌椅一家親啊 ~~?

嗯,比起收拾機器,我好像不是很喜歡擦桌椅..

我果然是怪咖。

晚上回到住處,大概是喝了太多咖啡,
除了精神有些亢奮外,還有點心悸的狀況出現;
啊啊,這表示之後我不能喝這麼多,
否則不消三天就會爆炸的 = =||

嗯,一定要控制好才行。

買宵夜的時間,跟光光討論到了畢業學分;
雖然系辦助教算過,我的學分應該是足夠了,
但回到家後,還是很惶恐的又算了一次,
結果是,我這學期系內選修與重修的科目非過不可,
否則就是在跟研究所與自己的青春 (炸) 過意不去。

唉唉,總覺得有些事是咎由自取呢。

後面是題外話。

在我想起忠僕號的時候,
才發現忠僕號已經離開基隆港了,這這.. (泣奔)

所以,有些事情是想做就該義無反顧的衝下去呢。

今天開始實行睡眠充足計畫,
我一定要在三點 (這樣叫早嗎 = =||) 前上床睡覺,嗯。

還有,今天看到宗翰的同學 Rick 暱稱上寫著,
吃小卷會過敏之類的事情,這樣還滿辛苦的呢..
但是,比起被不知道的人請吃小卷、中卷或大卷,
或許自己的感覺會好一點吧?

說到台大,六月份之後,
我似乎要開始去聽那邊的 Seminar,
可是時間在晚上,那那.. 呃──

我想試著把星期一在基隆的事情都移走,
如此就不會有「台北─基隆─台北─基隆」這種駭人的行程了。

不過,有可能辦到嗎 @@||

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