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_009: 夜與宵夜

手邊還有工作尚未完成,他猶豫著,
該是走出門,買點東西填飽抗議許久的肚子,
還是睜眼閉眼,完成工作後即刻入睡呢?

稱不上是重大的決定,他卻想了將近一個小時;
想到最後他還是沒個主意,姑且拿了安全帽出門去了。

他在微涼的夜晚,漫無目的地騎著車,
「似乎穿得有點太少了,有點冷呢」他想著,
哼著有些走調的《牡丹江》,他沾沾自喜的慢慢騎著;
等到意識到了的時候,車子已經騎到基隆廟口了。

「嘩,從八斗子騎到廟口啊,我瘋了嗎? (囧)」
話雖如此,還是走進熱鬧的廟口了。

買了些吃的東西,啊,還有檸檬養樂多,
「那種酸酸的口感還滿適合這個晚上呢」,
沒有什麼原因,就只是感覺很對,不消廿分鐘他便又騎車回家。

「該死,工作都還丟在電腦前面啊..」他喃喃道,
回到家匆忙地吃完了宵夜之後,
他又回到了電腦螢幕前,播了《牡丹江》,
「嗯,剛剛果然走音了呢」他覺得,自己不適合唱流行歌。

看了看電腦上的小時鐘,才發現早已過了午夜時分,
忙錄如他,看來今天又會是個爆肝的夜晚。

接著,電腦播出了龍千玉的《心掛意無路用》,
「真不知道 Messenger 上面看到這個的人會怎麼想」
其實台語歌還滿好聽的啊,他在腦袋中小聲地辯駁著,
開了程式,他無聲忙碌地欺負鍵盤與滑鼠。
住宅區的夜晚靜得嚇人,此時他只想快點忙完去睡覺;
話雖如此,但每次還是都得到三四點才結束工作。

「是哪裡出問題了?」他開始懷疑,自己在自找苦吃;
「吃宵夜是為了忙到更晚,還是只為了不讓肚子咕咕叫呢?」
鍵盤滑鼠聲沒有停過,但他卻開始想著這種蠢到不行的問題。

又是凌晨四點,他完成了工作,想也不想地趴到了床上。

夜晚總算又歸於靜謐,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我覺得結尾在亂寫,就當作沒看到吧 (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