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些慢性殺人犯

沒什麼,這是最近的一些感慨。

有很多人會 argue 說,是我太過於悲觀,
放開心胸,身旁處處有好事.. 如此這般;
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您,請捫心自問,
你難道真的滿足於現狀嗎?

最近,我開始學著不再站在自己的世界看事情,
但那些曾經擔心著的、煩惱著的,令人感到不安的,
卻不會因為想法的轉變,而有所改善;
畢竟在那其中有許多是我無力改變,或是去說服的。

Life’s a struggle, from birth to death.

我很不喜歡這樣的狀況,但還是試著去接受它,
至於那些無法撼動的,必須在離開或是衝突中做出選擇,
不這麼做,後面的事情永遠都沒有著落。

於是,我也開始有了傷痕。

走了一段路才發現,傷痕累累的人比比皆是,
有的人停在原地,看著自己的傷疤,
而有的則是在衝刺一陣之後,被自己所受的傷所拖垮;
更多更多的,是那些個慢性殺人犯,
再再地,胡亂揮舞著叫做言行的利刃,
只為了讓其他人也受到相同的痛苦。

但這樣並不會讓自己感覺不到痛啊,笨蛋。

我不想要憑藉其他人的力量來治癒這些傷口,
但只求那些個傷人損己的,去找面鏡子,把自己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