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以叫做.. 劇情夢吧?

一個沒有月亮的深夜。

柏油路的地面,聞得到下過雨的味道;
在前面有一男一女跑著,我被他們帶著跑,
我們的身上都充滿著髒污,彷彿剛在泥水中打滾過。

那不是條很大的路,大概就是一般的兩線道吧?

慘白的路燈時有時無地照在微濕的地面上,
沿途是老式的木造建築,房門深鎖,似乎都沒有人在家,
我納悶地跑著,看著週遭的一切。

這時才發現,那名女性的手上正流著血。

「為什麼呢?」正當我懷疑著的時候,
她一拳打進了左手邊某間房子。

「沒有別的開門方式嗎? 妳這樣會很痛吧?」我問道。

留著不長不短的頭髮,在昏暗的光線中,我看到了她的臉,
很詭異,雖然擁有人類的臉孔,但總覺得她不是人。

「也只能這樣了」她淡淡地說著,並探頭進去看著,
不一會兒,我們繼續被抓著跑。

「不是這一間」說著,她又用同樣的方式闖進了附近的幾間房子。

中間空白,我想應該是我忘記了。

畫面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時,我們已經在其中一間房子裡;
方才那位男性,現在正在樓上洗澡,並詢問我是否等會要使用浴室。

這是棟四層建築,樓板面積不大,一層樓剛好就是一間房間的大小,
而浴室,很有趣地被安排在最上面的那層。

「這樣水氣就不會向上侵蝕其他樓層吧?」我這樣想著,
回到三樓,是間簡單的臥室。

那位女性似乎已經洗好澡了,她說,
「到樓下去把門關上吧,這樣比較溫暖,也比較安全」

「喔。」不自覺地,我便走到樓下去。

樓梯是方形的木質迴旋梯,看來是一棟久未有人居住的房子,
除了一些灰塵外,狀況還算十分理想;
整棟樓的光線都是暖黃色,雖不能說十分明亮,
但確實足以看清楚身邊的事物。

到了一樓,我看到了門上的血跡。
「好痛的樣子..」我喃喃道。

在玄關後方,還有兩扇格格不入的塑膠拉門,
沒錯,就是平常看得到的那種淡黃色拉門.. @@

門的旁邊有簡單的門栓,可以扣住防止冷風吹入。

匆忙地拉上門後,我便爬上了三樓。

那名男性已經洗好澡,正跟那位女性聊著天,
內容不脫最近幾年兩個人的近況啊,去哪裡什麼的。

「所以是兩位老友重逢.. 在這種狀況?」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我連他們是誰都還沒弄懂呢,我很快地洗好了澡。

回到臥室,看到了他們幫我鋪好的棉被,旁邊放了台東西,
乍看之下頗像電腦主機,但是和我印象中的不大一樣呢。

「喔,那台是我◎◎◎的,他應該不要吧?」那名女性說著,
但我聽不大清楚是誰的.. 某位親戚還是朋友吧?

翻找了一下,看來似乎是台電腦沒錯。

此刻的我只想把它裝好,看看是否能連上網路和大家連絡,
為什麼會這樣想,我自己也沒個底,或許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吧 (默)

但東看西看,什麼配備都有了,就缺輸入輸出裝置。

所謂的輸入輸出裝置,就是鍵盤、滑鼠、螢幕等,
沒有了這些,電腦也不過只是個盒子.. 無法為人所使用。

不具備溝通能力的機器,也不過是台廢鐵罷了,真是諷刺。

「唔,看來不能用呢」說著,我便窩進了棉被,
雙腳還感覺得到因奔跑而留下的痠痛,便沉沉入睡。

下一秒鐘,我以同樣的姿勢醒來了,在我自己的房間裡。

夢裡的不安與恐懼,
在發現自己在另一個地方醒來的那一瞬間湧入,
我想,只差沒有恐慌地大叫吧?

四處張望一番後,我才發現知前所見都是夢境。

天啊,這樣黯淡的夢已經好一陣子沒出現了啊,
怎麼前面幾檔連續劇演完之後,現在又來個新片上映.. Orz

所以是在追我,我又在躲些什麼,
我是被兩個人帶著跑,還是那位看起來不像是人,
疑似是殺手或是臥底的女性,正帶著我和另外一個人在找些什麼?

最後又為什麼會在一處窩著,而且感覺又是如此安穩?

還有,雖然我夢的場景大多都很復古,
但這次還真的是第一次在這樣的環境中出現電腦耶..

所以是怎樣 = =?

是有人電腦壞掉了嗎 (炸)

這類的夢再出現幾次的話,我想我該準備一本筆記本記錄,
說不定哪一天就可以把那個世界拼湊出來了,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