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哭的紀錄片/棉花糖/松合 murmur

今天下午的優質海洋人,看了關於孫運璿先生的紀錄片,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孫運璿先生這位人物的事蹟,
我們看到的影片是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所攝製的,
完整版本可在 Google Video 線上觀賞,
而在《Wikipedia: 孫運璿》中,有孫先生的簡歷。

在影片過程中才知道,他除了使戰後的台灣迅速恢復運作,
更對台灣的基礎建設、經濟發展、外交關係與科技產業關係密切;
可以這麼說,如果當初沒有他的堅持與規劃、實踐,
當今的台灣將不會是現在這般繁榮興盛。

影片中播出了許多紀錄性的畫面,像是發電廠的興建,
科技人才培訓與園區的發展,與石油危機時的應變措施等,
他無私地為百姓生活著想,一心想引領台灣進入已開發國家之列,
有公誼而無私交、有堅定地立場與清楚的方向,
這才是真正的領導者、領航員。

影片還沒播完,我卻一直忍不住想哭;
而在看到石油危機、中美斷交時,他為了人民福祉,
孫先生四處奔走只為百姓謀福的片段時,我真的哭了。

理由很簡單,一是這般精神令人感佩,
另外就是,這樣的人才在當今台灣已不復存在,
即便有也不受重用,怎能不感悲悽?

社會需要的,不是會說好聽話、操弄人心,
或是無的放矢、因政治立場而失去主見的人,
六七零年代的台灣或許集權、或許封閉,
但基層是受到鼓舞的,國家機器是正常運作的;
當今人們在前人辛苦耕耘的庇蔭下,卻不思長進,
甚而揮霍、踩踏著那得來不易的一切,
越是這樣想,就越對現狀感到悲傷。

看完影片,仍遲遲無法平復心情,
但是緊接著的行程,仍迫使我恢復理智去完成,
一時間,有種心情洗了三溫暖的感覺啊 ~~||

走出人社院大樓,在出發到松高看松合練唱之前,
先去了朋友那邊拿了拗來的棉花糖,
雖然只是友情棉花糖,但還是令人感到高興呢 XD

把朋友抓起來陪我走了一段路,閒聊了一些事情,
像是研究所啊、或是這學期到底能不能 All pass 之類的,
不知不覺就從宿舍走到濱海校門了 (驚)

跟朋友道再見,稍稍等待後,
搭上了小黃 (大驚),便向基隆車站趕去。

今天搭到的是 Volvo,百萬級的計程車,
司機的收入也不算太差,總個來說就是開興趣的,
一路上聊了滿多話題,像是司機伯伯還是職業軍人時,
以前遇到的大專兵,與最近的大專兵的差異,
還有關於置產與婚嫁的關係。

他說,「男人就該有錢,否則便不該論及婚嫁。」

我十分同意這句話,沒有經濟能力的人,
在現實環境中,的確是不該輕易結婚,
一方面是生活將充滿經濟問題,
另外則是,這樣對雙方都不顯負責。

每次搭計程車都可以聽到好多有趣的事情呢,
又是一個不知不覺,就到了基隆車站,
趕上了網松山高中方向的國光號,
總算是在練唱時間時趕到了合唱教室。

今天的練唱嘛.. 總覺得是在複習星期六的進度,
雖然學弟妹們,還是很努力地在唱著,
可每次只在星期三或星期六有進度,
怎麼說都有些說不過去啊。

再說,距離音樂會也不到兩個月,
再不追上進度,我想上台的時候就真的會嗯嗯啊啊了 (默)

練唱結束後,松韻的老人們照慣例吃了晚餐,
跑到星巴巴去東聊西聊了一番才解散;
我還滿喜歡這個時間的,因為可以聽到滿多八卦,
或是分享最近對於身邊一些事情的看法..

盡量多聽一些,對我似乎是比較有益的呢。

走出星巴巴,問了一下阿汪才知道,
原來走到聯合報對面,就可以直接搭國光了呢 (驚)

回到基隆後,才發現電腦上有一堆工作堆在那裡,
看來今天好像又沒辦法太早睡了啊 T___T

正常的作息啊,快點回到我身邊吧 (淚奔)

聽說明天是棉花糖節

雖然我不愛吃糖,不過,
我還是期待收到棉花糖的,科科。

好,以下跟棉花糖無關。

雖然這件事情很久以前就發現了,
而且我也確定那是部完全不同的作品,
但每次看到這個頭像,總覺得是鋼鍊的大佐穿著太空衣.. ||

20070529_HeIsNotRoyMustang

我想,這應該是因為圖片解析度低造成的誤會吧 (默)

聽說明天是學弟妹們 Compiler 作業的 Deadline,
可是從 BBS 或是 Messenger 上面看到的,
似乎有些.. 呃.. 你知道的,就是今天可能會當好幾天用的那種感覺。

另外,今天我去挑戰了上次提到的紅茶拿鐵
其實就是加了牛奶的紅茶,這讓我想到,
“Latte” 這個字應該不是一種咖啡,而是一種添加物,
拜科技昌明之賜,在 Wikipedia 我查到了答案

正確解答:

In Italian latte is simply the word for milk.

既然都查了 Latte,當然要查一下 Mocha 啦,
所謂的 Mocca,就真的是一種咖啡的作法了。

A Café Mocha is a variant of a cafe latte. Like a latte it is typically one third espresso and two thirds steamed milk, but a shot of chocolate is added.

所以很簡略的說,應該是這樣的:
1/3 Espresso + 2/3 Steamed Milk = Caffè e latte
Caffè e latte + 1 Shot Chocolate = Café Mocha

總之,Latte 其實是牛奶,在美式英文裡面,
Caffè e latte 通常就這樣簡稱為 Latte 了。

好,以上是拿鐵的故事。

今天收到 Qing 傳來的神秘網址
嗯.. 我想到的是,可以搭配一些 Widget 工具,
把 export 出來的 RSS 丟在 Blog 的 sidebar 這樣,
某種程度上,還挺有賣點的 XD

或者,當成備份工具也不錯 :p

但是比起公開的書籤,
我還是習慣用 G 社的 Google Bookmarks
其最大好處是跟 Toolbar 整合良好,容易上手,
而且,不用煮也可以吃喔 (謎)

最後,我昨天又調整了主 Blog 的程式,
現在 load 網頁理論上應該更順暢了.. 吧?

如果有遇到什麼詭異狀況,要記得跟我說喔。

繼續補一下沒寫完的

如同我在 comments 所說的,
其實我物化的不是我所見到的人們,而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關係。

雖然說這可以完全憑感覺行事,
但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往往會因此失去了自己,
什麼都說好,什麼都不拒絕,最後顯得沒有標準與己見。

試了些辦法,然而擺著不動對我來說,似乎不是個好選項,
至於用類似打掃的方式來清理,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好或不好。

但肯定的是,螢幕上的資訊看起來會清爽些。

有人曾經跟我說過,我的標準就是沒有標準,
我的相處模式堪稱模稜良可,甚至常造成困擾
──無論是對自己或是對旁人。

這段時間,我試著調整了步調,
之前我也說過,真的不知道這樣做是對或是不對,
但在心情上來說,已經趨於穩定了;
說是清理人際關係或許有些沉重,
其實我想倒掉的,是不知所以然的聯繫關係,
那些人,花了我太多時間精力了,這樣不好。

我想,若是真的朋友,就算再怎麼刪,
情誼也不會有所減損的,不是嗎。

最後,關於人際關係的話題,我以後會盡量避談的。

為了世界的和平,這是普通的日記

是的,因為我本來想在上一篇寫個日記,
但一個不小心,居然寫成了爆料+抱怨文,
此風不可長,所以要寫些平衡內容來均衡一下 :p
也就是說,平衡語料庫? (誤)

昨天提到了,從虛擬書櫃開始的恐怖書櫃整理行動,
整理了一整個晚上後,在線上跟阿汪提起這件事情,
他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其實,書櫃就是垃圾堆。」

這讓我想說「秩序有時是失序」這句話,
我們創造出一些物件來整理另外一些物件,
卻多不常花精神在維護它們,總覺得那樣放著就好了,
放著放著,它們就被時間所遺忘,直到某天又被翻出來..

對身邊物品是這樣,對事情是這樣,
是的,你沒猜錯,「對人,也是這樣。」

昨天開始整理起身邊或實或虛的人際資訊,
像是名片啊、E-mail 或是電話之類的,
但哪些該留、哪些該丟,仍舊令人難以取捨;
有些是只見過一次面,後來似乎就音訊全無的,
有一些或許是天天見面,可是卻很少講話或是傳訊息的,
還有少數更扯的,只有在想到問題的時候才會找上我。

總之,「看到對方在線上,祗是確定那個人還活著。」

我的聯絡人清單、E-mail 或是手機簡訊裡面,
有一區是拿來存放那些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人們,
乍看之下似乎是有規劃地將他們放在那區,
但事實上,那樣的觀察區的存在已經造成困擾了。

我該刪掉這個人嗎? 那張名片該丟嗎?
這張賀卡怎麼辦? 塞在角落的小紙片呢?

我不是那種會狠下心來丟東西,或是刪掉聯絡人的人,
可最近意識到這樣的行為,似乎正將僅存的薄弱秩序逼向混亂,
雖然事情不是說一就一、說二就二,可種種跡象似乎說明著,
即使我刪掉了、丟掉了那些東西,生活將不會有太大改變,
「因為怎麼看,他們不是 critical-one,不是嗎?」

回過頭看哪些不存在的人際書櫃,確實也是一個垃圾堆啊。

以前的我,會在固定時間把沒聯絡的人都刪掉,
這樣的行為是建立起一道隔離出混亂的防火牆,
但同時也讓我顯得十分孤僻、難以相處;
經過不斷地修正、嘗試與某種程度的忍耐,
不知不覺中,人際關係的版圖擴大了,
可是那些新發現的大陸中,有誰知道哪些是恐怖泥濘,
甚至是荒海沙洲呢?

顯然我現在精神狀態不大好,寫下來的東西有些不知所云,
剛出現了「這些文字的組合是中文該有的嗎」的恐怖想法 Orz

就先寫到這裡吧,等睡飽了再來補上我想到的東西。

使用者是笨的,聰明的是駭客.. 吧?

本篇文章與學名為「無名小站」,
或是俗名為「有名大站」、「丁丁大站」的網站無關,
如果想看該站相關消息,請洽 XDite 或是 Google


因為跟書櫃還有一堆郵票奮戰的關係,
今天睡醒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 =||
天啊,我還真能睡呢。

依照慣例地,看了看大家的 RSS 飼料 (茶),
讀到了 XDite 寫的文章,中間提到服務合併造成的問題,
這才讓我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有那麼一件事件,時間約是去年的九月份,
我想我應該有寫過類似的題目,但這次我想更為詳盡的描述。

或許有些人不知道,在某手機製造商的網站也有我的 Blog,
但某次一個不小心讓我發現,他們的 Blog 可以輕鬆地進行 XSS,
然後,我也試著用了一個非破壞性的方式去進行驗證;
畢竟我的 JS 功力沒高深到可以這樣做,我也沒理由去搞破壞。

於是,我只放了一個 redirect 的語法,
讓該站上面,只要抓到我 Blog Title 的欄位,
便會 redirect 到位於該站的,我的 Blog。

程式碼很短,只有一行,
但沒料到的是,半天過後我 Blog 的點閱率已高得嚇人,
因此該站的程式便自動將首頁的「熱門部落格」顯示成我的那個,
可想而知,他們家的首頁就這樣被我搬走了。

其實那陣子我身體不是很舒服,
在吃晚餐的時間接到該公司的網管部門「資深」經理的電話,
用有些駭人的語氣說,這樣的動作已經犯法,網管部門不排除提告。

同時我也收到了電子郵件,
但基於水星沒有水,金星沒有掠日,
以及彗星沒有撞地球的關係,我不會貼上來。
或許人類登陸火星的那天,還有機會吧 (誤)

我當時真的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但同時對於事件的發展感到無力,
因為我相信,法律是拿來懲罰不會操作法律的人的東西。

幾天後收到該公司總經理的來信,希望能通電話,
而我最後也打了電話,當時她人在上海。

我說,
服務提供者應當履行條款,確保使用者資料的安全,
今天您們稱自己為台灣最大手機製造商,
但在被一個支持者提醒站台出現重大漏洞的那一刻,
卻只會打電話威脅使用者,還拿法律條款來壓制,
這樣怎麼說都說不通吧?

當時我聽到的消息是,因為公司集中火力在推新產品,
網站服務又趕著 deadline 要上,因此 Blog 部份就這樣被擱置了。

從那次事件之後,我便知道大人們的話是不能盡信的。

一直到現在,2007 年都快過一半了,同樣的問題還是存在著。

或許您會說:「不過就是 Blog 服務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是啊,對我而言,確實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反正那個帳號「也不過就是有線上購物啊、個人資料什麼的」,
出了事情我只要照著使用者條款,要求賠償就好了,對吧?

但是,資料被竊或是遭到竄改,是用錢就可以解決的嗎?

我知道提供大家都愛、大家都想要的服務是很好的,
可網路環境是一片薄得不行的冰面,
一個不小心你便將深陷冰河中,無法動彈。

莫非定律告訴我們,
即使你設計了防呆功能,使用者還是有可能耍笨,
同樣地,即便規範了網路的安全性,那些 RD 也可能不大聰明..

錯誤總是會發生,只是你不知道是在哪天發生,僅此而已。

我該慶幸,該公司網站能存活,是因為使用者都是善良的,
還是應該擔心某天網站就這樣淪陷,於是個人資料遭到洩漏呢?

每次這麼說,大多數人只會覺得是我在杞人憂天,
也只會跟我說:「他們總是會修正的嘛..」

「利字當頭,誰還顧得了資安?」我這樣說著,
換個立場,或許也有些人會說:「利字當頭,資安不足就是我們的福音!」

其實,這原本不是我想寫的內容耶.. ||
看來還得再寫一篇真的日記文來貼了 (泣)

aNobii 與書櫃

嗯.. 凌晨的時候,Mr. Night 丟了個網址給我,
那是我們中午在 MOS Burger 吃東西時討論到的網站。

20070527_aNobii

沒錯,就是 aNobii。

或許是因為我先使用了 PPolis 的關係,
對於 aNobii 只能放書進去這點,感到有點不甚滿意,
基於試試看的心態,我還是申請了一個帳號,並開始新增資料。

不加還好,一旦開始輸入 ISBN 之後,
便像著了魔一般,開始在房間裡尋覓這陣子買下來的書,
這樣翻著翻著,翻到了許久未整理的書櫃。

因為我很會亂塞東西,所以書櫃裡什麼都有,
看著 CD、DVD、書籍以恐怖的平衡交疊著,
新舊回憶,甚至是忘記的物品,都從櫃中被一一搬出。

翻出了一組 Kururu 模型,是宗翰 (松高那個) 送我的生日禮物,
還有一堆鋼鍊系列的週邊產品,是和 Mr. Night 同時蒐集的,
印象中他蒐集的應該比我更完整才是..

還有在星巴克買的,長得像狗的 Toy2r 鑰匙圈
其中一隻是在內湖大潤發樓下跟店員換的,
正確的說,藍色那隻應該也不是用抽的,是在海景店換的 ~~||

還有同時期的隨行卡套卡,
應該是在新光影城那邊的星巴克買的吧?

繼續整理下去,看到現在已經失蹤了的 MP3 Player 的盒子,
到今天我還是不知道它流落何方 (默)

還有高中畢業時收到的畢業禮物,
第一台 PDA 用的記憶卡的保證書跟發票,
現在那個價格都可以買個兩三張 1GB 的記憶卡了呢.. ||

角落放了 2000 年與 2002 年松高的紀念胸章,
附近還有國中時的美術課作業,啊,老師分數給得真仁慈啊,
現在的我應該已經畫不出能看的圖畫了吧 (抖)

另外還有一個 Block,是 Mobile01 的周邊商品,
公司成立的紀念馬克杯、兩次週年的紀念馬克杯,
還有繡了 Service Team 的帽子.. 咦?

同一區還有一頂 OKWAP 的呢,
記得好一陣子前,才把 OKWAP 的東西整理成一袋,
每次看到那堆新機簡介、手機吊飾.. 之類的相關產品,
就愈覺得現在的 OKWAP 越來越虛,該找個人去噹一下才是。

真希望有個有辦法敦促 OKWAP 公關部門做點事的人,
可以不小心、意外地、或是下意識地點到篇文章,
然後就突然發現,「啊,真的該好好加油呢!」之類的。

有這麼順利就好了.. 囧rz

喔,沒錯,本來只是把書全部搬出來,
後來就不知不覺地整理起櫃子了。

我還翻到一張 1997 年情人節照的照片呢 (嘿嘿)

就在 defragment 才做到一半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些郵票..
這段回憶似乎比其他東西都還來得久遠呢;
試著擦拭心中那段被灰塵覆蓋了的回憶,
這才想起,國中以前的我是會集郵的。

可印象中,我蒐集的郵票都還滿普通的,
但櫃子裡翻出一些,應該是透過親友拿到的郵票,
似乎就這樣被我丟在那邊好久沒動了啊.. ||

接著,從家中找出了自己的集郵冊,
便逕自在餐桌上整理起來了。

Okay.. 以上是我為什麼到現在都還沒睡的原因。

看來當時的我應該沒有仔細看過那些郵票,
剛剛整理的時候,一直被突如其來的郵票嚇到。

像是下面這兩張,是伊朗跟以色列的郵票。

20070527_IranPostage 20070527_IsraelPostage

就這樣整理整理著,天就亮了 (驚)

於是我想說,那就先寫個 Blog 記錄一下再睡,
然後,天啊,我現在真的快累昏了 = =||

所以我就寫到這裡了喔 (飄去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