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less

每隔一陣子,我就會出現失眠的狀況,
這樣得失眠情形,應該算是一種睡眠障礙吧。

而原因大多是因為想東想西,這次也不例外
──呃,雖然有些是因為,這幾天怪夢太多 Orz

嚴格地說,其實我很不喜歡把心情寫上網路,
因為在網路上面,人類是不具有隱私的,
什麼安全性啊、加密的,其實都只是.. YKWIM..

但是不寫出來,大家看到我怪怪的也不知道哪怪,
常常奇怪地變成誤解,也不是很好;
最後只好折衷地在網路上寫些言不及義的東西。

OK.. 回到失眠。

這次失眠的主題是,飯局。

一個暑假下來,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給了其他事務,
真要說有什麼怨言嘛.. 其實沒有,畢竟不至於分身乏術。

假期中,有滿多場飯局──所謂的聚餐──出現,
有些是預先排定,也如期舉辦的,像是同學會什麼的,
而有些則是口頭說說,最後總是讓我期望落空的。

究竟有多少這樣的情形出現呢? 一言蔽之,不勝枚舉。

這或許是其他人們與我的價值觀衝突,
也有可能是我真的太容易相信人了,
總把一些隨口說說的東西當真,而期待著什麼。

「別傻了,」我這麼對自己說著。

上篇日記提到的第三個夢境,我想起來了,
也是一段從未實現的口頭允諾;
噢,好吧,至少在夢中已經出現了。

約定,約定,人們總是在說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永遠不會到來的約會、永遠不會實踐的允諾、
永遠都不會成真的理想、永遠都無法到達的地方,
諸如此類,反正說得出來也不見得要真的去做,是嗎?

回頭看看自己,發現這樣生活也滿累的,
自己的時間,其實大多用在實踐承諾上了,
就算是已經慢了些,也或許是已經不具效力,
還是會想辦法去達到某種完成度,
我覺得,這是一種負責吧。

無法達成承諾也時有所見,
但我心情會因此糟上好一陣子。

同理,為什麼身邊的朋友,
在悠哉地允諾些什麼事情之後,
還是能夠假裝忘記般隨它去呢?

最後難受的還是自己,
或許不該對這個世界報太大期望,
好好的照顧自己才是上上之道?

是啊,該對自己好一點,
何苦為了讓別人好過而傷了自己呢?

問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十分討厭,但不得不安於現狀..

為什麼,你們總可以若無其事地過著生活?
真以為時間就可以讓人忘記痛苦、無奈嗎?

對你們或許是如此,但對我而言這是一種折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