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_005: 悼

2004 年二月中,在新聞上得知了你的死訊,
可我到現在才寫出了這篇文章,真的很抱歉;
今天在 Bookmarks 裡面,看到了你網站的連結,
才又從記憶裡面回放了一次關於你的事情。

但,在想要為你寫些什麼的時候,卻又發現不知道該寫什麼;
這樣真的很抱歉,可我真的不想忘了你這個人。

我不敢說和你有多熟,
彼此的對話,也常是繞著電腦的問題轉,
而過去的日記中,記錄著你的部份卻又是如此地少,
電腦中關於你的檔案,有些已隨硬碟損壞而消失了。

是巧合,還是命運呢?

留在腦海裡的你,雖然無法精確描述,
但卻又如此地深刻,直至今日還是忘不了。

印象中的你,是個開朗健談的朋友,
會說一些法文,在學科能力或是行為模式亦凌於眾人之上;
你的表現十分引人注目,為你招來了許多朋友,
也為你的創作帶來了靈感。

常在 Starbucks 見到你,靜靜地用著電腦譜著曲,
後來還看到你為此開了個網站,隨著你的才華而更新著。

或許是我們不夠熟稔,
也有可能,我是個不適合談心事的人,
更或許,是我因忙錄而忽略了 MSN Messenger 上你暱稱的異常,
在你連續一星期沒上線後,我才從網路上得知了你的死訊。

我相信人死後不會消失,而是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希望在那裡,你一切安好。

你的話語改變了我很多,讓我得以重新思考許多問題,
但我卻不能為你做些什麼;僅以此短文悼念,在兩年後的現在。

Merci, et adie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