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啊

看來,我似乎還是很容易被天氣牽著鼻子走。

這兩天呆在基隆,沒有冷氣的我,
顯得十分浮躁,而且還有些憤世嫉俗啊 (遠目)

真搞不懂,那些乍看之下跟我存在同一空間,
但思考方式,與生活模式跟我迥然不同的人們,
到底是怎麼樣面對現今世界的種種呢?

我討厭和我稱兄道弟,卻常常避而不見的人,
更不齒的是,那些僅只有在需要我的時候才出現的朋友。

如果看到文章的你是這樣的人,請好好反省。

喔不,說反省其實也沒用,因為我試過了。

看來我說話會越來越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