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與傷春悲秋

最近兩天我又感冒了。
真要說個理由的話,
或許是因為最近幾天忙到不能的關係吧?

有人說可以喝伏冒,不過在詢問朋友後才知道,
那是一種止痛藥,讓你感覺不到感冒而已。
是的,它確實有效,但還是得看醫生啊 (遠目)

一直到看了醫生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喉嚨發炎了。

於是除了咳嗽流鼻水外,又多了個症狀..
應該沒有發燒吧 (抖)

噢,我差點就又忘了標題了 = =||

昨天和 MissX 小聊了一下,
才知道,她覺得我最近很傷春悲秋,
整個人悶來悶去的..

嗯.. 不否認我最近心情真的很亂,
一部分的原因是,最近發生太多事情,
事情一多,沒有什麼時間好好沉澱心情;
另外就是,課業上的壓力越來越大,
本來覺得離我很遠的研究所考試,
現在已經近在眼前了,真是恐佈 T__T

更糟的是,更多的事在後面虎視耽耽的等著,
不知道該往前看努力衝,還是回頭關心一下..

想來想去,又悶了。

那.. 干感冒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一感冒就更容易想東想西的,
通常這些東西,最後仍是找不到答案,
或許.. 就像朋友們說的,放著就好吧?

說得很輕鬆,但是真的要做到,好難。

我是該好好整頓自己了。

在那之前,感冒快點好起來吧.. T__T

上個星期四還沒寫完的

嗯,我只寫到了和教授 Meeting 之後的結果。

晚上,匆忙地處理了外語中心的事務後,
便衝到活動中心,準備練唱。

季霖在前一天晚上跟我說,
今天是影片欣賞,要借台投影機,
也因此,我除了背著裝滿了東西的背包外,
又借了台投影機,大包小包的,好不歡樂啊 (誤)

這次看的影片是放牛班的春天。

是的,雖然之前已經看過這部片子,
但再一次看到,心中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我發現,它不單只是在講合唱團的故事而已,
這部電影對於人性的刻畫至微,發人深省。

如何認同自己,如何學會彼此的語言,
從互助合作中獲得,從挫折失敗中成長;
音樂不單單只是音樂,而合唱也不僅僅只是合唱,
那是對生命的的一種澆灌,也是抒發煩悶心緒的良方。

看完電影後大家稍稍練唱,
也就結束了今天在學校的行程;
請黑熊載我到車站後,
接著,是台北部份的行程 (炸)

聽起來似乎滿恐怖的,其實只是去換顆硬碟,
所以呢,嗯.. 最後我就回到家啦。

之後應該還有一些事情發生,
可是我已經記不大起來了,就寫到這裡吧。

盛夏光年 — Eternal Summer

星期天的時候,和 Semi 去看《盛夏光年》(官方 Blog) 這部電影。

這幾天在網路上問了幾個朋友,
大部分的人都只想看些腥煽暴力的影片,
週六松韻團練時,因為小歐歐弟在橋看金馬影展的時間,
大家就這樣在休息時間討論起了電影,
才知道,歐弟、小歐、維凌都看過了呢 (飄)

接著就問了有沒有人想一起去看,
於是就這樣和 Semi 約好,訂了周日的票。

官方 Blog 中有一首歌《明白》(Youtube 觀看),
在看這部電影之前聽到,只覺得是首好聽的歌,
並沒有多想些什麼;而看完電影後,再次聽到這首歌,
才發現,這正是劇中三位主角的寫照。

最讓我難忘的是最後一幕,康正行與余守恆的對話;
這讓我想到星期六早上,看完學弟妹練唱,午餐後的對話。

「喜歡而在一起,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嗎,
 為什麼現在的人總喜歡『確認』彼此開始交往呢?」江媽問了
「我想.. 是因為害怕失去些什麼,或是討厭不確定的感覺吧?」我說著
「更精確的說,是不喜歡那種曖昧不明的距離」歐弟接著補充
「是啊,朋友間能曖昧到什麼程度,根本沒有人知道啊」小歐這樣說著
說到這裡,大家都笑了。

曖昧不明是害怕失去,
還是為逃避自己的感情而設下的防火線呢?

影片的最後,沒有答案,
而她的勇敢堅強,他的無奈、畏懼與期待,
他的故作不知與游移不定,
就這樣,在海浪的聲音與海風中,
淡淡地凝結了。

回到家,在線上稍稍討論了一下,
松韻的朋友們對於劇情與結局的安排,
有著不同的看法,訊息一來一往中,
也就得到了一些新的思考方向。

嗯.. 在此之前,就再給我一點時間消化吧,
之後如果有想到更好的表達,我會再補上的。

不同的世界

有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說我最近似乎非常悶;
事實上,我真的滿悶的。

由於生活型態的不同,致使我常以網路作為主要溝通管道,
反而是平常生活中的對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對我來說,Messenger、簡訊、E-mail 幾乎就是溝通的全部。

是的,我非常看重這些東西。

然世界上有一群人,一群視此道為 Bull Shit 的人們,
以極為敷衍的、狡詐的態度對話著;
一次、兩次,我裝做沒看到,
三次、四次,一而再再而三地,
我沒辦法接受這樣的事情在我的螢幕上重複出現。

或許在這些人的眼中,這樣的對話只是個消遣,
但對重度依賴網路的我來說,這已是一種傷害;
如此舉動,無異是將信任丟在地上踩踏,
更是一種極不尊重的表現。

或許您會認為,這樣的想法十分不正確,
應該好好地面對人群、好好地如何如何的,
但您不知道的是,此傷更甚。

不是我不願意改變自己,
但硬是要我為了社會主流價值觀改變,
就跟抓著狗要牠學貓叫一樣怪異。

您可以表達您的意見,
但請不要強將自己的想法套用在所有人身上;
相信您也不會喜歡被要求做出符合對方的改變。

什麼是主流? 什麼是非主流?

不要總是覺得自己是站在對的一方,
二元的選項組合,仍能得出許多可能;
我認為沒有人能代表一切,也沒有人是絕對正確的。

是的,我是很悶,但這樣的悶在您的世界中,
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要問我為什麼悶之前,
是否該試試,換換您的視角呢?

所謂設身處地,也不過就是如此。

忙碌的星期四

這個學期的星期四,應該是每週最歡樂的一天,
可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總是這天最忙。

一直到這個星期四 (10/26),
我還在忙暑期學習計畫的報告,
本來覺得應該不會花太多時間的東西,
最後卻莫名地變成了一種難以擺脫的無奈。

嗯.. 剛剛想到,就先說說星期三吧。

星期三,是傳說中的台灣光復節,但是這不重要。

我租了《熊的傳說 2》回去看,
本來以為應該可以輕鬆的看完這部片子,
沒想到,看到最後我哭了。

為什麼?

在前一部片子裡,肯尼變成了熊,
當然在續集裡面他還是熊..

第二集裡面提到了他小時候的玩伴,妮塔,
劇情當然非常的兒童卡通,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讓我哭出來的是最後幾分鐘,妮塔選擇變成熊的那一幕。

至於為什麼,我實在無法用文字描述,
那是當下的一種感覺,也或許是因為最近實在太悶了,
所以看到這樣的影片很容易就被感動..

我是那種看電視新聞都能看到哭的人,強吧 (汗)

後來因為某種程度的逃避作業,想說去丟個垃圾,
然後又繼續打掃了基隆住處、又跑去買了一些東西..

最後,你可以從房子的整潔看出我逃避的程度 (默)

嗯,回到星期四。

由於本週實行早睡早起,
所以六點多,在 HARO 可愛的鬧鐘聲中醒來,
然後就賴在床上,半昏迷的思考程式該如何修改。

就這樣想著想著,又睡了過去 (汗)

九點多的時候再度清醒,修改了程式,
總算是把所有數據都跑完了。

星期四的早上是視窗程式設計。

說真的,上到現在我還是不大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總之就是滑鼠點點點,然後再點點點,打幾個字,
然後程式就寫好了 (驚)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老師最近進度越跑越快,
有時候一恍神 (事實上是跑去做別的事情),
回過頭來就發現世界都不一樣了,真是恐怖 Orz

一陣不知道該說是混亂還是悠哉的發呆後,
中午我決定挑戰很久沒吃的理工餐廳。

學校的餐廳似乎是每年都會更換,
聽同學說今年還不算太糟,就去吃吃看了。

我點了雞肉炒飯。

吃下第一口之後,我發現味道挺熟悉的,
仔細思考之後發現,這是燻雞的味道。

是燻雞! 啊啊啊啊。

不能說不好吃,可是感覺就像是在吃早餐,
我真是搞不懂你啊,理工餐廳 (遠目)

總之最後我有吃完它就是了。

吃完飯後,在系館後面跟同學聊天,
才發現,這樣的對話似乎已經很久沒見了,
雖然很普通,可是卻讓人感到懷念。

從對話中得知,有一組人寫了一百多頁的報告,
不知道是怎麼生出來的,我寫了半天還是只有廿頁左右,
會不會差太多了啊.. ||

我的目標是三十頁左右,我想這週應該趕得完才對。
(下週就是 deadline 了其實)

還有一些升學啊、課業之類的事情,
大家似乎都有一定程度的共識;
比起話不投機的感覺,這種感覺真的滿好的。

下午,專題演說。

這次講的東西,又跟生物很有關係,題目是
“Autonomous Fractional Matching for Large Scale 2D Gel
Electropherograms Using Fuzzy Similarity Measure”,
翻成中文大致是「使用模糊演算的自動化大型 2D Gel 電泳圖區段配對」,
班上有人看了題目還不知道是跟生物有關的,啊啊。

這場演講非常的神秘,又是洋菜又是蛋白質什麼的,
跟資工相關的部份,最多也只有 fuzzy 跟 graph 演算;
後來問了右拳歐弟,才知道這個東西滿重要的,
但是比對系統到底有沒有像主講者說得這麼神,就有待商榷了。

聽完演講之後,跑去找了林老師,把跑出來的結果給他看;
沒想到一下子就被挑出幾個邏輯上的錯誤,啊啊..

教授果然高深不可測啊 (炸)

嗯.. 今天先寫到這裡吧,雖然還有很多事情沒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