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less

每隔一陣子,我就會出現失眠的狀況,
這樣得失眠情形,應該算是一種睡眠障礙吧。

而原因大多是因為想東想西,這次也不例外
──呃,雖然有些是因為,這幾天怪夢太多 Orz

嚴格地說,其實我很不喜歡把心情寫上網路,
因為在網路上面,人類是不具有隱私的,
什麼安全性啊、加密的,其實都只是.. YKWIM..

但是不寫出來,大家看到我怪怪的也不知道哪怪,
常常奇怪地變成誤解,也不是很好;
最後只好折衷地在網路上寫些言不及義的東西。

OK.. 回到失眠。

這次失眠的主題是,飯局。

一個暑假下來,其實大部分的時間都給了其他事務,
真要說有什麼怨言嘛.. 其實沒有,畢竟不至於分身乏術。

假期中,有滿多場飯局──所謂的聚餐──出現,
有些是預先排定,也如期舉辦的,像是同學會什麼的,
而有些則是口頭說說,最後總是讓我期望落空的。

究竟有多少這樣的情形出現呢? 一言蔽之,不勝枚舉。

這或許是其他人們與我的價值觀衝突,
也有可能是我真的太容易相信人了,
總把一些隨口說說的東西當真,而期待著什麼。

「別傻了,」我這麼對自己說著。

上篇日記提到的第三個夢境,我想起來了,
也是一段從未實現的口頭允諾;
噢,好吧,至少在夢中已經出現了。

約定,約定,人們總是在說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永遠不會到來的約會、永遠不會實踐的允諾、
永遠都不會成真的理想、永遠都無法到達的地方,
諸如此類,反正說得出來也不見得要真的去做,是嗎?

回頭看看自己,發現這樣生活也滿累的,
自己的時間,其實大多用在實踐承諾上了,
就算是已經慢了些,也或許是已經不具效力,
還是會想辦法去達到某種完成度,
我覺得,這是一種負責吧。

無法達成承諾也時有所見,
但我心情會因此糟上好一陣子。

同理,為什麼身邊的朋友,
在悠哉地允諾些什麼事情之後,
還是能夠假裝忘記般隨它去呢?

最後難受的還是自己,
或許不該對這個世界報太大期望,
好好的照顧自己才是上上之道?

是啊,該對自己好一點,
何苦為了讓別人好過而傷了自己呢?

問題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十分討厭,但不得不安於現狀..

為什麼,你們總可以若無其事地過著生活?
真以為時間就可以讓人忘記痛苦、無奈嗎?

對你們或許是如此,但對我而言這是一種折磨啊。

奇怪的夢

今天小睡出現的幾個夢,內容都很奇怪..

第一個是上 Java 課恍神的時候。

老師: 「NetBeans IDE blablah..」
我: (恍神)

接著就進入夢境了.. Orz

某人: 「使用了 NetBeans 之後,
我就再也不用果汁機攪拌水泥了..」

呃,所以我可以用 Java 攪水泥?

回到家中,看到同學在玩 PS II,
然後,看著看著又想睡了,這又進入了另外一個夢境。

那是一個下雨天,我應該是在家裡準備出門,
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又不出門了。

走回家中,發現我弟正在玩電動,
可是這個時間他明明就應該在上課,
所以我很納悶的把插頭拔了。

然後? 沒什麼然後啊 = =||

應該還有第三個夢,但是我記不大清楚了..
或許哪天想到可以再講講吧?

前兩天看了日本台的節目,
說這樣淺眠多夢的狀態是一種病症.. 多數因壓力而起。

嗯.. 看來我最近有很多事情很有壓力呢,嘖。

近日耍呆事蹟

星期天,因為有點感冒,所以去看了醫生。

護士 A: 郭 XX 小朋友
我: …?
護士 A (驚): …同學

心得: 遅く、残念。

看完醫生後,等待領藥。

護士 B: X 小旻
我: 囧?
護士 B: (驚) 郭 XX.. 飯後睡前 murmur..

心得: 大家最近都累了啊 (遠目)

星期一,因為用買的太貴,所以自己買了接頭做音源線。

第一次焊對了,但是是「平衡式」的腳位定義,
結果接到教室的 MIXER 上 (非平衡式) 怪怪的,
於是下午又解焊、重焊.. 是的,結果還是怪怪的..

所以,又解焊重焊,但是還是弄錯了 (囧),
最後索性直接拆開 MIXER 上面原先就接好的接頭,
然後.. 「喔,原來是非平衡式的啊..」

同學這個時候講了一句話,嘖。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拆開那個來看呢?」

對啊,為什麼.. 囧rz

另外就是,我要鄭重澄清,
我的 Blog 上面真的沒有 h 漫,
不要沒事用這個搜尋字搜到了還點進來,
這樣只會製造淡淡的哀傷啊.. (默)

另外就是,我居然被我自己的手機鈴聲嚇到了,
天啊,都已經用了這麼久了,還是常常被 shock 到 = =||

最近我變笨了嗎,好像是這樣沒錯 (汗)

不泛政治,理智地看事情吧


正義沒有顏色。但是,所有顏色都會企圖宣稱他們是正義的唯一化身。
是非應該黑白分明。然而,不同層次的灰色,總是介於黑與白之間。

From: 部落飄浪 (閱讀全文)

這些天來,不論是打開電視機看新聞,
翻開報紙,打開電腦上網、打開 IM 程式,
看到的都是一片對立,說實在的,我很不喜歡這樣。

或許有人會說,如果 OOO 不怎樣怎樣,
那現在我們也不會走上街頭啊..

請問,這樣的說法,是對「人」還是對「事」呢?

我很擔心,擔心的不是現在的政府是否會被推翻,
而是見到一群平時相安無事的人們,
居然為了不知道為什麼的對立而對立 (好爛的修辭..),
這樣的狀況,真的讓人對未來感到無力。

如此的場面,看在外國人眼裡,又會是什麼感覺呢?

理智、理智,唯有如此才能讓真相清明。

就事論事與就人論事

嗯.. 這絕對和最近台灣的奇怪現象無關,
是我在學校遇到的事情。

雖然才開學兩天,外語中心已經忙得可以,
本想在那裡稍坐一下,看看機器狀況便回去,
但總是被莫名地叫來叫去。

正確地說,我是主任的工讀生,
不屬於外語中心,而工作性質也不該如此廣泛,
可是最後常常是主任的工作做到一半,
就被叫去做中心的事情。

這真的不算什麼,畢竟工作量長久來就只有那麼多,
讓人比較受不了的,是學校機器運作的官派作風。

前兩天被中心的人叫住,說要問我一些事情,
但問到一半的時候,對方就跑去做別的事情了;
我就這樣在辦公室呆坐著,等到下班時間都等不到人。

離開前去問了一下教授,才發現對方在生我的氣,
原因是因為我表現得很不尊敬?

這就怪了,是誰問到一半就跑去做別的事情?
再說,和設備相關的事務,不該是小小工讀生要負責的吧?

等待期間,打開電腦處理其他事務又有何不可?
難道我就非得必恭必敬地跪坐著等嗎?

我很不喜歡用有成見的眼光看人,
即使是我最鄙視的,只要邏輯上合理,
該幫的、該做的我還是會去完成;
但那樣舊式官僚的思維,真的是很要不得。

就因為我只是工讀生,就可以否認我的工作能力?
就因為我只是工讀生,我就得要繞三百個彎說話?

什麼叫做「工讀生這樣太不像話」?

好啊,那網路你去弄,Server 你去架,
所有站台相關的問題全部都你去處理!

反正我只是工讀生嘛,設備又不歸我管。

現在又開始牽拖,說是主任跟教授都在袒護我,
拜託,那我拍拍屁股走人可以了吧。

是,工讀生是很小,但我不認為我沒有盡職責,
舊時代的「就人論事」觀點,是不是應該有所修正呢?

說我沒有禮貌,講話沒大沒小,
那麼,請先反問自己,你真的有理解過我的工作內容嗎?

每次應該是職員做的事情,為什麼最後都是我在做?

因為你不會,喔,真是好答案。

請別忘了,我是主任的工讀生,不是中心的工讀生,
之後我也不會去碰中心事務,官僚的那一套,
就請你在辦公室慢慢享用。

自己的工作效率不彰,看到工讀生能力好就開始批判,
巴不得對方快點走,這是什麼想法啊?

現在不是民國六七零年代,請快點回火星去吧。

最後還是找到 Bug 了

因為這兩天在做最後一個 parse & merge 的程式,
還是卡在同樣的地方,最後還是回頭看了一下 code,
於是,Bug 就這樣爬出來了 (抖)

說起來還真的滿蠢的,這個 Bug 非常、非常的小,
小到連我自己都訝異居然會犯這種錯.. ||

故事是這樣的..

原 code: realloc(node, newsize);

聰明的小朋友已經看出來了,上面犯了很大的錯誤,
因為 realloc(ptr, size) 其實兼具 malloc(size)free(ptr) 的功能,
當 allocate size = 0 的時候,就做 free 的動作,
而 allocate size > original size 時,就會視狀況擴展現有的區塊,
或是重新 allocate 較大的區塊,並將現有區塊複製過去,
最後再把原區塊 free 掉,並傳回新區塊的位址..

啊! 難怪有時候正常有時候爆炸..

因為它應該要這樣寫啊: node = (node_type)realloc(node, newsize);

就因為這樣,我卡在哪裡好一陣子,
今天睡飽飽醒來,才發現問題原來只有一點點 Orz

這則故事告訴我們:
 1. 程式要睡飽才寫
 2. 寫程式是可以把一個人搞瘋的 (?)

嗯,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