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過去十二分之一

今年才開始沒多久,但一個月也就這樣偷偷走到尾聲。

最近的環境或是社會都呈現混亂狀態,
該說是資訊流通所以混亂更為透明,
還是說,這本來就是個亂世呢?

或許都有吧。


這兩周照以往慣例還是上了成功嶺拜訪長官,
除了聊聊近況,也分享了一些生活的心得。

今年的心得,是如何化解對立;
大抵上就是需要充分的溝通和理解,
說得簡單,但做起來卻十分困難。

和人交談的時候,我們總有自己的想法和立場,
如何從別人的話語中理解他的思路,是需要訓練的,
有些人是重話會輕說,有些人則是雷聲大雨點小,
同樣地,每個人聽話的時候解釋也不同。

自己活了這麼久,察言觀色的能力還是有待加強。

哎呀,真是個社會交際失敗組。


雖然以前一直說要保留自己相信人的那份天真,
但最近身邊發生的一些事情,讓我覺得有些失望。

我受到的教育是,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能幫多少是多少,
認定了是朋友,就不用太囉嗦地反覆確認彼此的友誼;
如果你只是貪圖這份伸手就有的方便,請適可而止。

我話說得很輕,但希望你感受得到那份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