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包被偷了

嗯..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偷錢包呢。

週五,忙碌地在台北縣、台北市與基隆市間穿梭,
為了松韻演出借了幾台 DV,把自己掛得像是聖誕樹一般;
在從基隆返家前,總覺得自己應該要搭計程車回去,
但又覺得該省點錢,於是就讓同學載回台北,
沒想到,這是一切災難的開始啊。

一路上倒也沒什麼狀況,到了台北車站後,
鄉公所的免費巴士也剛巧就停在那兒;
匆忙地搭上公車一如往常乘客多到令人窒息,
回到家,準備重新整裝去綵排。

我這才發現,錢包不見了。

雖然標題已經捏他了,但當時我還天真地以為,
錢包一定是在學校拿學生證出來時忘了放回去;
聯絡家人,又跑回基隆一趟,把系館都繞過一圈後,
這才確定錢包真的不見了。

雖然標題已經捏他了,但當時我仍天真地覺得只是掉了,
錢包一定會被哪個好心人撿到,到警局報案後就能找回來;
就在打電話掛失金融卡時,郵局的服務員跟我說有異常提領。
當下覺得,早知道前一天在光華就把 1TB 硬碟買下來了 (咳咳)

進一步追問是在哪裡提領時,電話那頭狀似親切的聲音跟我說,
先拿存摺,把交易資訊刷出來後,到警局備案請警察打電話給他們,
他們才能夠提供盜領的相關資訊。

我的下一站是警局。

嗯.. 在這裡做錯了一件事情,正確第一步是先上網掛失身分證,
接著才到警局備案,不過這件事情是我到警局之後才發現 =__=

另外還發現,我們的管區是個可愛的台大畢業學生 (女),
不過這件事情顯然對於把錢包找回來是完全沒有幫助的;
警察們親切地做完了筆錄後,也查到了是在哪裡盜領,
地點出乎我意料之外──盜領地點是在中和的一家全家便利商店,
重度依賴網路的我當然是把相關訊息放上 twitter,
但這對於找回錢包似乎也是沒有太大的幫助。

畢竟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能協助傳達我便感激萬分,
在回想該重新申辦哪些證件的同時,也到了那家全家請求調閱錄影,
看到錄影時我全身上下發抖,這當然不是因為冷氣太冷,
而是那個人居然可以戴著安全帽、戴口罩進入便利商店提款,
提款時間超過五分鐘,但卻沒人覺得這件事情相當可疑。

影片翻拍自全家的監視器畫面,我只錄了入店和出店的片段,
推測錢包是在台北車站搭車時被竊,若是這樣,公車或許會錄到什麼,
而銀行提款機的監視器也應該要錄到些什麼才是,
不過目前我還在等待他們的回應,希望之後能有更多線索。

至於錢為什麼會被盜領,這件事就怪不得別人了,
長久以來,我的提款卡密碼都一直沒有修改,
從小時候一路用到現在都是在身分證上找得到的數字組合,
雖然知道密碼應該要設定得複雜些,但卻一直遲遲未變更設定..

能怪誰呢 (苦笑)

掉錢包的日子剛好是演出前一天,
我少了綵排,演出當天架設備又少了一些練習,
上台的時候整個是很慌張啊 (抖)

更慘的是,掉錢包的時間剛好是政府機關週休二日的開始,
過了兩天沒名沒份的生活,我真的是怕了。


十一月二日,值得一提的是,這天是某朋友的生日,
這當然對於找回錢包沒有幫助..

一早加洗相片、重領身分證與重辦郵局提款卡後,
便順路走到了下泰山巖,和顯應祖師爺講了幾句話;
我不迷信,但精神上有個寄託能讓我心情好過些,
或許冥冥之中真的有個誰或是誰們在那裡安排著命運,
最近覺得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挺浪漫的 (?)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重辦證件,在相館、戶政事務所,
郵局、台北富邦、捷運站、健保局與監理所奔波,
辛苦了一路開車帶著我跑來跑去的老爸。

感謝相館的老闆、戶政事務所的阿姨,
郵局辛苦的業務員、與台北富邦可愛健談的櫃員,
捷運站帥氣的服務員、健保局辛苦的阿姨們 (那邊真的是戰場啊 Orz),
還有監理所的義工阿姨及辦理行照、駕照的兩位業務,
能讓我在短短一天內就辦好所有的證件,恢復接近正常的生活。

剩下的就是一些比較不重要的會員卡與部分轉帳資訊異動,
我想,在金馬影展開始之前就可以搞定這一切了。

真的很感謝告訴我該怎麼做的各位,
希望我的壞心情沒影響到你們。


最後,來聽首歌吧。


知道嗎?
即便只是一點點的不同,也能讓你顯得特別而不可或缺,
我一直都是這樣相信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