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太熱

有種其實當了六年同學,你我也只是同學的感覺
那些所謂精心安排的聚會、若有似無甚至是可有可無的對話,
對你我來說或許不重要,甚或是浪費時間吧;
以前曾經提過,但你可能從未注意或是故作不知,
而最近這種感覺真是嚴重到爆炸,我只好將之歸咎於天氣太熱

我不想見你,即便自此都不可能再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