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意外好的星期一

星期天去看了場電影,回到家時已逾一點,
慢條斯理地吃完了東西,竟也花了數個小時,
於是,在沒什麼休息的狀況下,早晨便來臨了。

煮了杯咖啡,試著與網頁文字對照,
看自己是不是真能找出上面寫著的那些東西,
但最後仍無法將香氣與味道全數分離;
說不定,我的味覺極限就是如此了。

因為上週系館停電,學弟回報 UPS 掛了一台,
而下學期資料庫課程主機也還沒回到線上,
想想,便拖著不知是清醒還是疲憊的身體出門。

到了台北車站,本想搭通勤電車前往基隆,
但悠遊卡機卻不讓我通過。

聽了站務人員指示,到了其中一個售票窗口,
這不禁讓我納悶,車站中竟只有一個人負責悠遊卡業務,
更離譜的是,上班時間卻不見業務員蹤影,
等了近兩分鐘,才慢條斯里的處理我的問題。

最後等到那位先生處理好,電車也開走了。

我想,台鐵改善的大概只有表面,
真正陳腐的那些事情,或許是永遠都無法更變的。

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讓我想到,週日我原本是想在西門看電影的,
走著走著似乎又看到了或許認識的人,
不幸地是,即便迎面而來的可能真的就是那個人,
那也是個被我定為最糟糕的那一位。

但,生氣或是傷心改變不了什麼,
而我自認無力改變,也只得規避或默默忍受。


是的,所以最後我搭了國光。


到了基隆,走進好久不見的星巴巴海景門市,
Sally 跟我打了招呼,Stanly 換了個滿好看的髮色,
似曾相識的畫面,有著些許變化的人們,
告訴我,時間確實是前進著的,
我想,當自己意識到時間的流動時,
或許該加快腳步追上它,免得自己錯過了什麼。

仍不知道自己是清醒還是疲憊著,
但我還是點了杯許久未喝的 Tripleshot Latte。

「或許我下次可以試試 Stanly 那個髮色」,我想著。

出門前在線上看到香香書小姐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我想,這時候最有效的或許是一小塊甜點吧。

蛋糕若只有甜味,就會顯得過於庸俗無聊,
每天的生活如果都一成不變,便會讓人放棄思考,
仔細想想,似乎很久沒讓自己腦袋好好運轉了。

若要準時畢業,我也只剩下幾個月時間,
無論如何,都不要停下腳步啊。


到了系館後,正巧下學期助教剪刀先生也在,
於是就把他抓來跟那台主機相見歡。

那台機器在我還在唸大學的時候問題就很多了,
去年接手,檢查了半天覺得不是軟體問題,
想說換張主機板,當機狀況或許會有所改善,
但拿到零件後沒時間換上,一放就放了近一年。

該說是經年累月的經驗累積,還是已經做到無感了,
沒多久就把該換的零件都換上去,還動用了一些膠帶..

是的,即便是看似充滿著工業標準的電腦產品,
在某些奇妙的小地方,像是 CASE 的螺絲孔位這類,
還是有許多不相容之處,若非鑽孔,便是想辦法固定,
而膠帶這項劃時代的發明,這個時候真是好用極了。

「工業標準」,唉唉。


硬體換好了,插上 I/O 設備開機後,
很快地我便發現,我好像忘記開機密碼了 (默)

接下來近兩小時,用開機光碟工具去清除密碼,
處理掉不知道為什麼出現的磁碟錯誤,
試著在沒有系統安裝片的狀況下還原 DLL 檔 (by cache),
還要試著讓那瀕臨爆炸的掃毒程式恢復運作..

總之,最後它是回到線上了。

嗯.. 我星期一到學校的進度也不過就是這件事。


理論上,我可以在下午三四點的時候就回家,
但即使是喝了 Tripleshot Latte,還是在座位上睡著了;
睡醒後,東摸摸西摸摸,竟也耗到了晚間七點,
真是浪費了美好的下午時光啊。

前往車站的路上,看到了一些慶祝活動,
還有天上那圓滾滾的月亮,才意識到這天是元宵節,
不過,我也想不上我有什麼好慶祝的。

月亮很美,我自忖著為何沒帶相機出門。


回到家吃了晚餐,又累得趴在沙發上睡著,
醒來後卻也只稍過十二點,於是就在這裡寫 blog 了。


天氣這麼好,我卻沒有到外頭走走,真是浪費。


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但是一起做事的人們都好忙,
我該像以往一樣,燃燒自己的時間做完它嗎?

這次我有點不想這樣,即使這仍讓我不時牽掛。


這兩天又拿了 AKG K24P 來聽,聲音表現不差,
我想,這陣子或許不要再想著買新耳機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