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害怕失去

我們都害怕失去。

即便理智上知道除了自己的生命,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擁有一輩子,
我們還是會習慣性地將出現在身邊的所有事情視作永遠。

我是個連死都不敢死的人,更別提那些看似堅固卻十分脆弱的各種事物,
像是臉書或是推特納些虛無飄渺的好友數字,或是今天收到了幾封業務信件,
每天清點著那些數字,對自己說:「啊,看來今天沒問題呢。」

覺得這樣的自己好糟糕。

聽到有人跟我說害怕會失去我之類的話時,
其實心裡想的是我比你更怕。

用理智去蓋過這種想法或許才是最不理智的事情,
但想要在這個世界生存大概也只能這樣吧。

網路這東西

其實只是隨手把腦袋裡的一些東西寫出來。


「網路對你來說是個甚麼樣的東西呢?」我腦袋裡突然蹦出了這個問題。

有的人覺得是人際溝通的橋樑,有的人覺得是取得萬物知識的百寶箱;
對我來說,網路是窺探人生百態的工具。

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有這種感覺:
社群網路就像是個巨大的蟻箱,看著大家的動態就像是看著螞蟻築巢一樣。


換個角度說,大家在網路上都同時是觀察者與被觀察者的身分,
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有點衝突的,各種折衝之下就變成現在這樣,
大部分時間都在發廢文,偶爾認真時又不得不避東避西的。

到底有沒有辦法逃離這個大蟻窩呢,我有時候會這樣想著,
總覺得不管怎麼做,似乎都有個甚麼力量把自己又拉回來了。


嗯,我不知道接下來該說甚麼,那就寫到這裡好了 .__.

人生中的陰影

半夜睡不著,想到最近遇到身邊朋友遇到了工作不適應的狀況,才又想到了這些事情。

那就寫下來讓大家笑笑吧。


EDIT: 加上一首歌緩和一下閱讀情緒好了



莫名其妙地踏出社會至今也已經五六年。在這些年中我換了幾份工作。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在 K 社的工作。

老實說,那份工作不完全是我自願離職的,到現在這件事情仍舊是我人生中的陰影。

那陣子接連遇到親友過世,心情大受打擊,工作上也明顯感受到被自己的主管排擠(這只是我的感覺,或許就只是因為我不是他帶進去的人,也或許他就是打從心底討厭我),想想這或許就是所謂辦公室政治吧。在幾次高壓小房間面談後,自己也萌生了辭職離開的想法。但我的優柔寡斷,讓事情最終演變成自己被抓進小房間,冷冷地被告知當天要把辦公桌收好、交接、離開。

當天我其實在辦公大樓頂樓邊站了很久,心中想著或許跳下去就可以讓自己不會這麼難過了。

我很孬,沒有死成。對此我仍舊感到非常後悔。

該哭的哭完了,心中也演練了自殺千百遍,最後灰頭土臉地走回辦公室,把東西裝箱,擠出一些笑容,假裝對這間公司的同事們依依不捨,沒拍紀念照,也沒有甚麼十八相送,就這樣抱著紙箱、夾著尾巴逃走了。

當下覺得自己被全世界否定了,這間一度以為自己可以開心地工作幾年的公司,最後卻成了煉獄,更成了人生中見不得光的最大汙點。

而這樣慘澹結束或許只能怪自己,怎麼可以這麼不懂人情世故,怎麼能讓自己的邊邊角角展露無遺,讓對我有敵意的人有把柄可以把我扳倒。

這些提問在我心中轉了好幾年,始終沒有答案。

幾年後,在結束一份工作之後的休息期間,又有次機會能回去 K 社,找我的是過去的同事們。

「啊,要這樣揭開自己的瘡疤嗎?」我這樣想著,但最後還是赴約了。

我自知沒機會再取得這間公司的信任,因此在面談、乃至得到結果之前也做好心理準備了。我不怪 HR,也不怪那些同事,他們只是照著自己看到的去進行該做的事情,我就當是和老朋友們聚聚吃飯吧。

我很感激同事們還記得我,但即便相談甚歡,最後在 HR 那關果然碰了一鼻子灰。回應是怕我不穩定,會影響團隊士氣。啊,對啊,我就是那個能把大家搞得烏雲罩頂的萬惡淵藪呢。


這些年所做的幾份工作,都仰賴了身邊朋友們的信任,因為有你們,我才能有賴以為生的工作。在此對幫助過我的人致上萬份謝意,如果沒有你們,或許我今天就是那個在社會版上上吊或跳樓自殺的人吧。


在剛踏出社會時,我以為只要真心愛著這間公司與同事們,願意為他們付出,就能得到回報。我曾經因為看到同事半夜沒辦法回家而接下他未完成的工作,熬夜在家趕著不是我的進度,也曾經看到某個 issue 懸在那沒人揀去解,而自告奮勇地跳進坑裡填坑,覺得只要努力挖下去應該就會得到一些甚麼結果。

啊,真是好天真的想法,最後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呢。這些傻得可以的徒勞,換來的就是功勞不歸自己,出包時,主管永遠都袒護自己人,而我這個爹不疼娘不愛的新進員工,就是第一個被開刀的人。

辦公室政治,說不定比宮廷劇還精彩呢,我就這樣活生生血淋淋地演了一齣。

說了半天,我對於工作的態度到底是甚麼呢?

這樣到處翻滾了幾年,我對工作的態度逐漸地變得有些自私,現在的態度是:「維護公司利益、對得起自己薪水」

對,就這樣。同事間聯絡感情甚麼的或許只能當作撈到的,不要期待比較不會受傷。


這個傷口到現在都還沒好,但這也不是誰該負責的。

或許讓它見光,我會好得比較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