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就是睡飽再說

世界充滿著支配與被支配,
像是,心情會被睡眠時間支配,
或是工作支配著睡眠時間之類的。

我只是想為星期四做個開頭,
上面這段話看看就好。


星期三晚上收到阿汪的電話,
得知松韻明年演出挑選檔期時遇到的一些狀況,
接著便出門和阿汪右拳碰面討論這件事。

因為已經是晚上七八點出門,
如果沒記錯,回到家似乎也是過午夜了。

一直以來的壞習慣,回到家總會在電腦上耗上一陣,
東忙忙西忙忙,等到意識到時已近凌晨,
最後,沒睡到什麼覺,卻又已是該出發去學校的時間。

咎由自取,沒什麼好埋怨的,
也只得乖乖地出門往學校出發。


戶外的陽光,依舊燦爛得像是要把人融化一般,
對於沒睡飽的人來說,實是帶著一抹淺笑的煉獄,
公車,就在精神狀態瀕臨爆炸時準時到達,
匆匆地搭上車,讓車內的冷氣趨走身上蒸騰的暑氣。

這次搭的不是鄉公所的接駁車,而是普通的公車,
一部分原因,是出門時正巧不在發車時間,
更多的,是想藉較耗時的交通工具來拉長通勤時間,
並藉著刻意得到的時間,短暫的休息一會。

廿餘分鐘,不長不短的車程,在新埔站下了車。

下車時仍念念不忘台鐵可用悠遊卡的事情,
但一想到搭到板橋車站便要多刷一段票,
便還是下了公車,走進捷運站中。

搭乘捷運實在是沒有什麼好寫的,
除了惱人的警報嗶嗶聲與川流不息的人群,
我實在想不出,在捷運上有什麼有趣的事情。

嗯,或許我真的該回去搭搭看火車的。


出了捷運站,走到了國光客運東站,
精神依舊不是很好,希望能再在車上休息下。

再一次,又是幾乎滿車的狀態,
在我前面插隊上車的老伯,
正站在走道上猶豫著該坐在哪個人旁邊..
喂喂,我說好歹也讓後面的人上車吧?

隨意挑了個位子坐定,沒多久便打起瞌睡,
睜開眼睛時車已離開高速公路,過個紅綠燈便到站。

或許就是因為常常這樣,才會如此依賴咖啡吧,
到了基隆的第一站,便是星巴巴海景門市;
走進店中習慣地和夥伴們打了招呼。

很幸運地,當天的本日冰咖啡是肯亞,
而到目前為止,海景沖出來的風味都很一致,
不會喝下去就看到非洲草原大象跳芭蕾之類的畫面.. XD

心滿意足地走到公車站,搭上公車往學校出發。


到了學校後,先在主校區辦了些雜事,
窩在同學的 lab 抱怨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
最後才懶懶地走進自己的 lab..

咦,怎麼裡面的人不像是我們實驗室的人呢?

只見到裡面出現了兩隻謎樣生物,正大聲的吵著,
而且還很自然地用著我們實驗室的電腦..

大概是咖啡加上沒睡飽的關係,我覺得血壓頓時升高許多,
只差沒有直接把鍵盤摔在那兩隻生物身上。

喂喂,誰來都好,把它們移走吧,
研究室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網咖了啊?

下午 lab 開了個短暫的會,
boss 帶了很好吃的巧克力給大家吃,
除了敲定這學期的半個 na 時間,
也順便把各別 meeting 時間也敲定了。

聽說這學期教授收了五個還是七個專題生,
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他會更忙的感覺.. ||

看來其他事情要加快腳步才行了,
我還是很希望自己可以在未來一年寫好論文畢業啊 (遠)


開完會後,緊接著是本學期第一堂課,
也是我唯一一堂要修的,專題演講;
這個暑假,全校計畫性地安裝了新的教學設備,
聽說所有教室都可以經由教學中心遠端控制,
而且還可以開視訊會議什麼的 @@

是說,我們學校的網路和教室體質真的可以這樣玩嗎.. ||

第一堂專題演講是「災害防治」,
請來了一位台北市消防局還是什麼的人演講,
不過,因為我們坐在另外一間教室,
用新裝好的教學系統,看著有點 lag 的畫面,
只能說,這個系統給我的第一印象實在是不大好啊 (搖晃)

在沒睡飽硬撐的狀態下,演講總算是結束;
於是,我匆匆地撘車回家了。


我想,自己星期四那天的臉色應該不大好看,
雖然工作跟實驗室那些惱人的畫面也是原因之一,
不過沒睡飽所帶來的影響應該遠大於那些事情..
還是睡飽再到學校吧。


最近真的越來越有種猴子處處有的感覺,嘖。


一篇日記可以寫三天,這樣的時差實在是有點驚人,
我想要嘛就是不寫,要嘛就是再試著寫快一點吧 (攤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