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天的兩段影片

前兩段影片,是三年前松韻參加重唱大賽時的錄影,
到了今天,看到這些影片時心裡還是有著感動。

第一段是 Hans Leo Hassler 的《Cantate Domino》,
根據右拳的回憶,這是我們進松韻練的第一首歌,
這段影片,是我們花了一整年練出來的成果。

現在想想,這兩分鐘真的是得來不易啊。

第二段,也是同一天的錄影,
這是我們的自選曲《十八姑娘》,由蔡昱姍老師編曲。

總覺得影片中的自己拙拙的.. T__T


看似毫無變化的生活,其實早已與幾年前相去甚遠,
但將一切放在一起看時,一切又都理所當然了。

這段被稱為暑假的時間

其實發生了很多事情呢。


七月初,台北電影節。

最近兩年,跟著松韻的朋友們看了幾次影展,
可自己還是沒辦法完整地陳述心得,或是討論內容..

嗯,雖然也不是什麼壞事,
但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多加思考,
不然會有越變越笨的感覺 Orz

其實我不說話時,很多時候腦袋是空白的 (炸)


七月中,松合的小朋友們在中山堂辦了場成發,
而在此之前,松韻的老人家們忙得不可開交,
天天都為了成發的事情燃燒著。

發現了自己忙起來的時候脾氣有多差。

有自知是一回事,改掉又是另外一回事;
無論如何,之後不能再走回頭路了。


實驗室的評估工作,隨著暑假的到來而開始。

本以為評估的文件數量不多,
但事實上,到今天我們還在為了這件事焦頭爛額著。

有工作是件好事,能讓人暫時忘記煩惱,
但當工作也成為煩惱之一時,就會想把工作撕碎 =__=

往好處想吧。

幾千篇文章看下來,閱讀速度似乎真的加快了,
這大概是我暑假最大的收穫了。


八月,系上和宜蘭某大學辦了活動,
在此之前,沒有多加思考便答應去幫忙。

本以為會是快樂的活動,但八月初到了宜蘭才發現不是這樣。

活動沒有完整的 rundown 就算了,
就連場佈、住宿、人員調度完全沒有規劃,
而最後一刻趕出來的,不過是一份類似草稿的東西,
花了幾個小時開會,卻討論不出個所以然;
最後大家都做著跟計畫中不一樣的事情。

老實說,這般失序的活動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同行的人們都要我多忍耐,
既是合辦的活動,我們就不該對這般待遇有所忍讓,
做不到最好,也至少要讓人有所適從。

為什麼其他人都可以忍耐呢,這一點都不合理。

腦袋中,同樣的疑問又再度出現:
「把事情做好,跟把話說好聽,哪個比較重要?」


最近有人把我惹毛了,但實在沒有生氣的必要。

這也是我第一次體認到,認識得久的不見得就是熟稔的,
而是不是自己熟悉的,其實也由不得自己決定。

既然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不如就置之不理吧。


手機。

今年年初才買的 BenQ M7,
兩週前硬體再度出狀況,送回 BenQ 修第二次。

因為曾在 BenQ 打工做過 SQA 的工作,
我對 BenQ 手機的軟體品質還滿有信心的,
也因此,看上了便宜好用的 M7。

無奈,使用了一陣子,發現硬體上有些小問題,
最後擔心出現的狀況幾乎都發生了,
真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啊 Orz

不喜歡一修再修,想了幾天後便決定換掉它,
這隻手機也就成為了我使用期間最短,
同時也覺得最可惜的一隻了。

這件事讓我想到,只有內在似乎還是不夠的啊 (遠)


來談談封鎖按鈕。

我一直不想承認它的存在,
因為在現實生活中,不是按下封鎖就看不到不想看的。

對於認識的人,按下這個按鍵有點太過偏激,
而對於見不到面,或是根本不大熟的人,
這個按鈕似乎就又有點勞師動眾。

但糟糕的是,我終究還是使用它了。


因為只是整理心情的文章,
上面這堆字請自己挑想看的部分看吧..

這句話似乎該寫在前面才對 Orz

突然想到的小招式

剛剛在 Twitter 上面看到 tenz 提到的 Ubiquity
這才想到,Opera 的網址列搜尋功能似乎可以貼 tweet,
於是我就嘗試了一下。

首先,登入 Twitter。

20080827_opera-twitter01

接著在輸入欄點選右鍵,「建立搜尋」。

20080827_opera-twitter02

然後,設定快速鍵後按下確定。

20080827_opera-twitter03

試試看能不能 post tweet。

20080827_opera-twitter04

看來這招似乎是有用啊。

20080827_opera-twitter05

稍稍看了一下 Ubiquity,它能做的事情似乎更多,
但我在想,或許可以用 userscript 來達成某些功能,
不過這就已經不在我的業務範圍了 (飄)

歌詞: 絲路

我是在聽郝歌的《紅與黑》專輯時,注意到這首歌的,
到 Youtube 上查了之後,才發現原唱是梁靜茹,
而作詞的五月天阿信、作曲的王力宏,都是我滿喜歡的藝人,
不知道這樣的閃亮亮組合有多少作品呢 :p

來說說梁靜茹吧。

一直以來我都滿喜歡她唱的歌,
對我來說,這些歌具有療傷效果,
在心情不好,沒事做或是事情太多的時候,
或者,單純想聽聽歌時,都很適合,
該說是包裝成功,還是這就是她的本質呢?

聽了原唱梁靜茹的版本之後,再聽聽郝歌唱的,
兩者的情緒與表現方式,實在是非常不同啊 (搖晃)


絲路
詞:五月天阿信/曲:王力宏

如果流浪是你的天賦
那麼你 一定是我最美的追逐
如果愛情是你的游牧
擁有過 是不是該滿足

*
誰帶我踏上 孤獨的絲路
追逐你的腳步
誰帶我離開 孤獨的絲路
感受你的溫度

我將眼淚流成天山上面的湖
讓你疲倦時能夠紮營停駐
羌笛聲 胡旋舞 為你笑 為你哭
愛上你的全部 放棄我的全部

&
愛上了你之後 我開始領悟
陪你走了一段最唯美的國度
愛上了你之後 我從來不哭
誰是誰的幸福 我從來不在乎 (# → &)
誰是誰的旅途 我只要你記住
* → #

星星就是窮人的珍珠
你的笑支撐著我虔誠的最初
狂風沙是我單薄衣服
穿越過亞細亞的迷霧
repeat *

#
雲破日出 你是那道光束
帶著平凡的我 走過奇蹟旅途
repeat *


好喜歡這首歌的歌詞,真的。

不過,歌詞裡描寫的世界,似乎遙不可及啊。

工作之餘的休閒 (?) 活動

這幾天在做 IR Evaluation 的工作,
每天要看上幾百篇文章,著實讓眼睛有些吃不消。

在稍稍擱下工作,休息之餘想到前陣子在 MMDays 看到,
微軟亞洲研究院開發的人立方搜尋器,於是便玩了起來。

基於 IR (資料檢索) 的 SNS (社群網路),
是我想做的題目之一,在看到這項產品出現時,
更確定了其可行性與可能的發展方向。

當然,我很好奇它是怎麼敲出名字的,
於是據我所學,猜測可能的作法:

  1. 暴力產生字典檔
  2. 使用 N-gram 模型,令 N = 2 ~ K
  3. 將常用姓氏後面接的字拿來建 tree
  4. 使用斷詞器斷出名詞

但使用字典檔不是個明智的作法,
只用 N-gram 可能會有姓名過濾上的問題,
而要建出能夠準確斷出姓名的斷詞器,或許有些困難,
看來看去,比較可能的作法該是使用姓氏 + 高頻字/辭,
建成樹狀結構後,利用 TF (字辭出現的頻率) 去敲出名字;
也就是說,在沒有加上判斷可能是姓名的機制下,
搜尋「台電視」、「張桌子」的時候,應該會傳回結果。

至於連線上的關係,我猜或許是用辭性,也或許是用字典算的。

無聊之餘,便也就查了這兩位先生 (?),
而系統也很給面子地傳回了結果:

20080817_RLF01

20080817_RLF02

原來台電視跟蔣先生有關,
而張桌子的關係圖中,甚至還出現了希特勒呢 (炸)

是說,可能真的有人叫「張桌子」也不一定啊。

之後又試了一些奇怪的字辭,像是「科科科」:

20080817_RLF03

國宅「朱學恆」大大:

20080817_RLF04

想到朱大,不免想到在 BoF 時的「媽媽,那個阿姨是誰」:

20080817_RLF05

迷之音: 哎呀,這個似乎很好用啊 XD

咳咳。

無論如何,背後的技術應該不止這些,
隨便去問十個做 IR 的人,會有十一個跟你說,
要做到這樣的結果,有一定的難度啊啊啊 (搖晃)

因為最近北京舉辦了奧運,所以我也搜尋了「北京奧運」,
在這個時候,人立方的介面便提升了找「人」的效率:

20080817_RLF06

過去就曾出現過圖形化的搜尋引擎,
不過,這樣的搜尋方式能不能吸引使用者,
或許還有待觀察吧 :p

無論如何,這確實是個酷玩意。

是說,這樣的休息活動似乎不大休閒啊 =__=||


後記:
在《隨意搜尋》(Ambient Findability) 書中提到,
六度分離理論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圖學方式解釋,
而早期的研究人員,認為「人」是無法當成文件索引的。

書末亦提到,人們已經開始把文件的概念,
套用在過去不被歸納在「可文件化」的東西上,
這意味著,幾乎所有東西都能具有一定的可尋性。

在搜尋器發展之初,搜尋網頁也曾經是件苦差事,
看看現在便不難猜出,未來搜尋其他類型「文件」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