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就是要喝‧咖‧啡啊 (搖晃)

剛剛喝了早上泡的花茶,
嗯.. 我想我下次要加更多蜂蜜 (炸)


出門的時候,陽光和煦地灑在地上,
似乎不搭理兩天後可能會有颱風這件事情。

但方才搭到了台北,便下起雨來,
這樣的氣候變化讓人感到不悅,
可是,對天空發脾氣似乎是於事無補的。

在上一篇有提到,這次拿到的感冒藥很催眠,
我很想不開地,在到達基隆時買了杯咖啡,
企圖用咖啡因讓自己保持清醒。

到達學校時已是 lab 的小 se 時間,
本週是 boss 報告──是的,我沒寫錯,
每當 lab 所有同學輪完一輪後,
就是傳說中的 boss stage 上場的時間。

本以為 lab 只有學長跟我得了感冒,
沒想到 boss 今天也感冒了.. ||

也因此,今天的小 se 其實沒有什麼朝氣呢。

至於咖啡嘛.. 應該有派上用場,
但不知道是感冒藥還是感冒本身的影響,
今天一整天的行動與反應都堪稱遲緩,
在寫程式或是打指令的時候,狀況連連;
但奇妙的是,腦袋想的事情變少了,
反而沒有平常那樣煩悶的感覺  ̄▽ ̄||

太詭異了啊啊啊。


結束小 se 約莫是下午四點半,
在 lab 跟那台 IBM 噴射機相處了一下之後,
便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走到一樓找 Max 的時候,
才想到之前答應要幫他裝個查成績的 script,
所以便又在他們的 lab 呆了一下;
因為實在是太久沒動那支 script 了,
在看了程式碼,發現它可以顯示無限多欄位時,
我自己嚇了一跳──明明就是我寫出來的東西啊,
怎麼功能跟印象中的不大一樣呢?

或許在寫這支 script 的時候,
我大概是沒有什麼意識.. 吧? (汗)

但是程式碼排得很整齊啊.. 嘖。

總之,最後沒有修改什麼,
程式馬就乖乖的在 Max 他們家的 server 上跑了。


又麻煩 Max 載我到車站了,
星期五,總是想到基隆廟口去吃吃東西,
這次家人託我去買李鵠餅店的鳳梨酥,
便在經過的時候買了。

Max 問了我一個問題,他問,鳳梨酥是用什麼做的。

我知道不是鳳梨,但.. 到底是什麼呢?
回問了他,才得知那是用冬瓜做成的東西。

「看笨板也能長知識喔!」他這樣說著。

腦袋裡就這樣繞著笨板兩個字。

於是,在經過彩券行的時候,
我把「大樂透」看成「大笨透」了.. ||

什麼跟什麼啊。

一樣是吃了常吃的那家赤肉湯,
還是一樣好吃,很喜歡那些薑絲,
特製的辣味醬油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接著,又跑去了星巴巴。

因為早上已經喝了 double shots,
於是,點了沒什麼咖啡因的 decafe latte,
這樣在搭客運的時候,或許就不會睡昏了吧?

到了台北車站後,拿了 Σ 的外接盒,
到站前 Nova 去更換。

常去的那家店,店長是位可愛的女生,
和充滿陽剛味的 3C 賣場更顯格格不入。

在遇到這家店以前,我對 3C 賣場的印象大概是:

  • 很多工讀生,然後會說:「同學,參考一下」
  • 會有人拿著奇怪的東西問你要不要買一片
  • 整體而言很像外星人的集散地

稍稍寒喧了一番,店長豪邁地更換了新品後,
也便就結束了今天的 todo tasks。

回到家,又把今天想到的演算法套用到 project 上,
到此為止,problem formulation 跟 possible solution 都有了,
應該可以在下星期整理好,寫成比較 formal 的東西吧?

希望真的有那麼順利啊。


兩天後就要開始看金馬影展的片子了,真是令人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