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的第一天

嗯.. 不知不覺又到了開學的日子。

一直到今天早上出門時我才發現,
原來韋帕颱風的外圍環流,已經快碰到台灣了,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今天應該騎車出門,
所以,也就這樣在微雨的早晨上路。

順利地到達了系館後,整理了自暑假以來鮮少動過的桌子,
本來以為不多,但全部攤開之後還挺嚇人的,
之後大概還要再丟掉一些東西,不然看久了還滿惱人的 @@

早上的時間幾乎都呆在 lab 裡對著電腦發呆,
說是有事情嘛.. 實際上也不完全是,就只是坐在那裡;
解決了暑假前裝的 Beryl 常出現的黑畫面狀況後,
工作機上的 XWindow 變得越來越令我喜歡了,
但因為一時手滑更新了 kernel 音效驅動的部份,
機器就這樣默默地當掉了 Orz

因為蜘蛛人跟資料庫在無預警關機後會造成資料損毀,
無奈地重新開機後,便開始漫長的資料庫檢修;
原本以為檢查那已稍嫌臃腫的資料庫會花上更久的時間,
出乎意料地,雖然資料量大了兩三倍,但檢查時間卻沒增加太多,
不消一個小時 Server 便完全復活並回到線上爬資料了。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下午要在學校跑完註冊手續,於是兩間實驗室兩位偽新生與兩位新生,
就這樣在風雨中衝到活動中心體檢,沒多久便遇到了些老同學,
雖然開學是嶄新的開始,但身在熟悉的環境中不免覺得有些詭異,
嗯,總之就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矛盾心情,啊啊;
如此這般,在這裡陽光好青年 Vin 加入了我們的行列。

題外話,他在學籍資料表上的自傳實在是太炫了,
字字珠璣卻又熱情奔放無所拘束啊!

咳咳。

這次似乎是學校第一次在新活動中心辦體檢,
我覺得動線規劃得不甚好,不是會跑錯方向就是擠成一團,
而最後的註冊手續,居然是在遙遠的展示廳;
那麼,體檢為什麼不乾脆維持在育樂館呢,
還是學校用心良苦,想要讓大家快速熟悉環境呢 XD?


在把學籍資料表交給久未碰面,卻依舊美麗動人的系教官後,
把剩餘的幾張表格交完,領了學生證便完成了報到手續;
聽 Vin 說大學時期多修的研究所學分可以拿來扣抵,
要先申請歷年成績單,再拿去系辦跑程序就可以了。

有這麼好的事情,當然要辦下去啦,
於是一群人又移動到註冊組去。

本以為很快就可以處理完,卻因為機器印表機缺紙而擔擱,
只見機器前排滿了人,跟平常無人問津的狀態煞是對比;
中間還和 Vin 討論了那台機器可能是用什麼系統架構而成,
從機器反應與顯示品質來判斷,那很有可能是台嵌入式系統,
不過.. 會不會也有可能就只是台很慢的電腦啊 @@?

說到這裡,近年來用嵌入式系統做出來的東西還真多,
從一般的 PDA、庫存清點機、公車定位系統、捷運售票系統,
電子看板、導航系統、智慧型手機之類的,無處不是嵌入式系統,
當初發明電腦的人,或許從未想過在短短數十年後會有這般光景吧?

或許現代人可以用「運算力」來計算吧 (笑)


印完成績單後,走出行政大樓才發現外頭已是風雨欲來之勢,
雖然我們已經盡量走在風雨走廊上,但回到系館時還是被雨淋濕了,
到達六樓,往靠海的窗子看去,海浪正熱情地撲向防波堤呢 (抖)

「可以觀浪」這一點,應該足以當作海大資工系的特色吧 :p

傍晚趁著風雨較小時便準備動身離開,
因為不想冒著被風與吹倒的險,決定直接搭車回家,
把機車留在基隆,等天氣好的時候再騎回家 @@

在走到系館外面,巧遇了本學期新開的學生專車,
從學校搭到忠孝復興的這班車,大概要花上一個小時,
跟之前搭乘國光號的方式比起來,時間差不多,
另外一班是走到劍潭站,下車點離家仍不算近,
不管怎麼說,早上七點的第一班感覺就是很難趕上啊 = =||

這星期要快點決定時間跟路線才行 (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