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日記

最近兩天都沒有好好寫日記的原因還滿多的,
除了看《Desperate Housewives》,寫寫程式 (?) 外,
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上述兩件事情讓我日夜顛倒吧 (汗)

無論如何,周末總是適合休息放空的。

星期五晚上,Σ 丟訊息說想去看部電影,
稍微看了一下發現,原先很想去看的《料理鼠王》已經上映,
擇日不如撞日,就約了星期六早場的時間。

說來也有些丟臉,不是因為我下午另外有時間安排,
而是我的學生證在辦離校手續的時候便已繳回,
這樣的話,看一般場次的電影還滿貴的.. 嘖嘖。

之前跟 A 阿隆看《變形金鋼》的時候,
是想要看數位版或是 IMAX 版,他說影片的品質較好,
可那時候幾乎是場場爆滿,也因此只看到了一般版;
星期六看完數位版的《料理鼠王》後,發現數位版畫質好得沒話說,
總覺得最近應該再找一天,去看數位版或是 IMAX 版的《變形金剛》呢。

在電影主題公園附近找到了車位,悠哉地在附近踅了一趟,等 Σ 到達;
早上的西門町其實滿冷清的,總覺得這時候路上有些遊民也不奇怪,
和中午之後車水馬龍的狀態相比,這樣的反差大到讓人不禁寒顫呢。

晃了一圈,到了約定的時間沒見到 Σ,才知道他才剛睡醒 (默)

其實這也不令人意外,前一天是在深夜的時候才約看電影,
總覺得不是我睡過頭就是對方睡過頭,所以把碰面時間約得挺早的,
於是便先買了票,坐在電影院前面看著騎樓下的小狗的睡姿,等待著。

Picture 0957

幸運地,Σ 在電影開演前到達,也因此順利地看了電影;
電影劇情部份就不贅述了,在這裡我想講講 PIXAR 工作室。

有些人或許不知道,這間工作室是由 Steve Jobs 所成立的,
而每次片頭都會出現的那座小檯燈,其實是有故事的,
這間公司的出現,讓電腦動畫走入了娛樂世代;
某種程度上來說,Steve Jobs 確實是電腦產業界的怪才。

PIXAR 的電影中最有趣的,或許就是那源源不絕的幽默,
以往是畫出一些不大可能存在的 NG 或惡搞片段放在片尾,
不知道是哪一年開始,變成了電影開始前的一段小動畫,
在電影中,更不忘去惡搞早年當紅的影片橋段,
諸多小趣味,經過適當的組合與技術運用,便成了一部部作品;
在看《料理鼠王》時,我總不禁去想:「他們用了多少運算資源呢?」

當然,這個問題放在心中就好了 :p

這就是為什麼每次我看到迪士尼的動畫,就會想到 Apple 的原因。


走出電影院時,我們發現似乎要下雨了,
稍稍討論後,便決定鑽進捷運站,到淡水去晃晃;
在捷運列車上,聊了最近生活中發生的大小事,
最重要的,或許是中午要吃什麼當午餐吧 (炸)

出了捷運站,Σ 問我有沒有吃過阿給,
想了想我才發現,雖然我到了淡水很多次,
但我似乎真的沒吃過這個食物──於是我們就去吃阿給了 XD

該怎麼說呢,這真是令人感到驚訝的一道料理,
就像是去年我在台南總算吃到「棺材板」這個食物一樣,
它們總是和我想像中的形狀不大一樣呢.. (遠目)

在吃完阿給後,很不幸地開始下了雨,
兩人匆忙地走到了附近的淡水鎮立圖書館,
我才發現,或許今天 Σ 不是隨意決定到淡水的,
他說,他有幾個朋友在這裡辦展覽
於是在稍事休息後,便晃到了展覽室去。

這時候,圖書館外像是颳颱風一般,掉下許多貓狗,
而且還夾雜著閃電與雷聲,一整個就像是恐怖片的開場,
站在展場內,空調與安靜的環境和戶外的雷雨十分不搭輒。

這次看的是《夢徑四人聯展》,主要是板畫、工筆畫與攝影作品,
說實話,其實我真的不甚具備相關欣賞能力,
只能乖乖地看著說明小標,試圖去理解作者意圖表現的主題,
Σ 在旁邊告訴我要怎麼去看這些作品,而且試著要我思考,
像是畫作與攝影作品的呈現,與色彩的使用等,
雖然我似乎滿常給出詭異的答案,但確實也從中學到了很多呢 :p

那天有兩位作者在場,Σ 和他們相談甚歡,
這時我發現,有一位作者在我讀書的國小任教,
而且,任教的那一年我還是個小學生!

只能說,世界真小啊;
但在此之前,我從未注意到我生活圈中有這個人,
或許這就是某種緣份的運作方式吧?

離開淡水鎮立圖書館的時間,約莫是下午四點多,
想想,傍晚跟晚上似乎也沒排什麼活動,於是就又繼續晃下去,
Σ 帶我到附近的紅樓喝下午茶,繼續聊天。

我點了水果茶,可是裡面加了酸梅,
喝起來有點像是.. 嗯,黃色的酸梅湯 囧?

Picture 0958

在之前的日記說過,跟 Σ 聊天可以得到很多想法,
我很高興地發現,原來從兩人的聊天對話中,
可以把許多我認為不相關的事情,作一定程度的關聯,
或許這是我對事物思考時,所應當具備的特質。

BTW,從紅樓這個角度看出去的夕陽,真的滿漂亮的,
雖然視線被旁邊的那棟好樂迪屏蔽了一塊,但還是令人感動啊 (茶)


離開紅樓時,太陽先生正提著公事包要回家,
在淡水老街上,我們往捷運站的方向走著;
這是我第一次走到淡水老街的尾巴,也是第一次從尾巴走回去,
往出海口的方向看去,下過雨的天空藍得有些嚇人,
可惜我只有帶著手機拍照,可能要靠些想像力才能填補這段差距 @@

Picture 0959

Picture 0960

0959+0960

晚上的淡水老街,總是被人群塞滿著,
相對於此,我反而比較喜歡八里的河岸,
雖然也常塞滿著人,甚至還有出租腳踏車流竄著,
但寬廣的步道與草皮,是淡水老街所缺乏的;
另外就是,我不是很喜歡在人群中擠來擠去的感覺 @@

令人感到無奈的是,街頭藝人都在淡水這一側表演,
可站著會被人群沖走,坐著又會被人群擋住,
這可真是讓想要坐下來,或是想靜靜聆賞的人們感到苦惱呢;
我最喜歡淡水老街的地方,是捷運站後面那塊空間,
相對於稍嫌擁擠的老街,那塊看似無用的草地與步道真是自由啊!

另外就是從淡水捷運站搭車,永遠都能等到有座位的車,
這讓我想到高一時,捷運只通到市府站的榮景 (?)。

坐在捷運列車上,聊到了「顏色」的話題,
事實上,從看完展覽後我們便一直在討論顏色,
像是「印刷品的顏色不如原作來得感人」、
「天空的藍色是哪一種藍色」、「流行的顏色是怎麼決定的」之類,
我們一致同意,「顏色」是個既令人感動卻又殘酷無情的東西。

回到西門站的時候,已經是晚間八點多了,
走回電影主題公園後,便各自騎車回家。

突然覺得,剩下的暑假中我真應該多出門走走。


嗯,寫了日記之後才發現我星期六還滿充實的呢 XD

真是感謝身邊這些肯陪我出門晃晃,聽我 murmur 的朋友,
沒有你們的話,我的生活或許會索然無味啊。

另外要筆記一下,雖然才剛修好沒多久,
但是我的機車時速表又不動了.. 這兩天要去修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