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 NTU 聽半個 nar 的星期一

是的,因為星期一晚上課程已經結束了,
奉 boss 之命,從這星期開始,
每週都要到 NTU 去聽 seminar,
藉以培養閱讀 paper 與上台報告的能力。

約莫中午時睡醒,慌亂地寫了些機率論的作業,
那種「啊,原來也不過是這樣嘛!」的感覺,
在很短的時間內便從 textbook 的字裡行間跳出來。

因為機車不在台北的關係,活動都遷就大眾運輸工具,
快五點時出門才發現,這個時間似乎是放學時間.. Orz

雖然順利地搭上了公車,可速度就是快不起來,
平常廿分鐘的路程,在這個時間硬是多了快一倍 (嘆)
無奈地在公車上看著路上的學生..
咦,那邊有位女同學,穿著水手風的制服耶 (驚)
這位校長,您真內行 XD

咳咳。

在順利搭上捷運後,便鬆了一口氣,
誠如以前所說,捷運或許是僅次於計程車,
能夠在時間內到達目的地的大眾運輸工具了;
到台大的時間不早不晚,剛好是六點。

無奈,因為我不是台大的學生,
走進資工系館後,很快地便迷路了 (默)

慌亂地走到討論室,理面早已坐滿了人,
東張西望了一陣子才發現 boss 的位子,
拉了張椅子坐下後,得知今天是學生的 defence 預演 (?),
看著坐在四周的教授虎視眈眈的樣子,真是恐怖呢 T__T

雖然這東西離我還有好一陣子,但一想到還是會怕怕的。

中間的過程就很快速地跳過吧 (茶)

結束時已近九點,但教授又花了些時間,
和我討論最近上課的狀況,與未來的安排。

對於我上課常常打瞌睡的狀況,也稍稍檢討了一番,
除了作息不正常外還發現,當對課程不感興趣,
或是開始聽不懂的時候,我就會開始打瞌睡..

呃,但這樣也就變成無法吸收的狀態了;
這種狀況無法用外力調整,只得靠自己修正回來。

因為回家的方向是一樣的,所以討論一路延伸到捷運上。

當談到每次看書時,都會想要吃吃喝喝或是離開書桌,
教授給了個神秘的建議。

「如果讀書的時候想要吃東西,
那就規定自己只能吃一種,像是 pinky 這類的..」

啊? Pinky?
『那不會很恐怖嗎?』我問。
「喔,就是這樣,你就不會想吃東西啦..」

Hum.. 這麼說好像也沒錯啦,
不過我想,就勉強自己不要離開書桌,或許會更簡單些,
畢竟,我不想用 pinky 來懲罰自己 (遠)

回到家的時候也不早了,吃過晚餐後,
望著寫到一半的機率論作業,總覺得很想逃離..
這也就是現在我會蹲在這裡的原因了 (炸)

彷彿聽到旁邊有人在吼著:「快給我寫完!」之類的話呢。

基於填充版面某種原因,我想放上這張圖:
otaku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