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世界的和平,這是普通的日記

是的,因為我本來想在上一篇寫個日記,
但一個不小心,居然寫成了爆料+抱怨文,
此風不可長,所以要寫些平衡內容來均衡一下 :p
也就是說,平衡語料庫? (誤)

昨天提到了,從虛擬書櫃開始的恐怖書櫃整理行動,
整理了一整個晚上後,在線上跟阿汪提起這件事情,
他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其實,書櫃就是垃圾堆。」

這讓我想說「秩序有時是失序」這句話,
我們創造出一些物件來整理另外一些物件,
卻多不常花精神在維護它們,總覺得那樣放著就好了,
放著放著,它們就被時間所遺忘,直到某天又被翻出來..

對身邊物品是這樣,對事情是這樣,
是的,你沒猜錯,「對人,也是這樣。」

昨天開始整理起身邊或實或虛的人際資訊,
像是名片啊、E-mail 或是電話之類的,
但哪些該留、哪些該丟,仍舊令人難以取捨;
有些是只見過一次面,後來似乎就音訊全無的,
有一些或許是天天見面,可是卻很少講話或是傳訊息的,
還有少數更扯的,只有在想到問題的時候才會找上我。

總之,「看到對方在線上,祗是確定那個人還活著。」

我的聯絡人清單、E-mail 或是手機簡訊裡面,
有一區是拿來存放那些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人們,
乍看之下似乎是有規劃地將他們放在那區,
但事實上,那樣的觀察區的存在已經造成困擾了。

我該刪掉這個人嗎? 那張名片該丟嗎?
這張賀卡怎麼辦? 塞在角落的小紙片呢?

我不是那種會狠下心來丟東西,或是刪掉聯絡人的人,
可最近意識到這樣的行為,似乎正將僅存的薄弱秩序逼向混亂,
雖然事情不是說一就一、說二就二,可種種跡象似乎說明著,
即使我刪掉了、丟掉了那些東西,生活將不會有太大改變,
「因為怎麼看,他們不是 critical-one,不是嗎?」

回過頭看哪些不存在的人際書櫃,確實也是一個垃圾堆啊。

以前的我,會在固定時間把沒聯絡的人都刪掉,
這樣的行為是建立起一道隔離出混亂的防火牆,
但同時也讓我顯得十分孤僻、難以相處;
經過不斷地修正、嘗試與某種程度的忍耐,
不知不覺中,人際關係的版圖擴大了,
可是那些新發現的大陸中,有誰知道哪些是恐怖泥濘,
甚至是荒海沙洲呢?

顯然我現在精神狀態不大好,寫下來的東西有些不知所云,
剛出現了「這些文字的組合是中文該有的嗎」的恐怖想法 Orz

就先寫到這裡吧,等睡飽了再來補上我想到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