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的星期四

還是應該說,睡死了的星期四呢?

很難得,這一週把大多數的事情都卸了下來,
手邊工作也暫告一個段落.. 大概吧 (汗)
這天上課心情顯得不是很好,一部分原因是因為,
發現自己這學期有些危險,雖然只是一科,但足以決定畢業與否,
一想到就覺得悶,但這是無可抗辯的咎由自取啊。

接連幾天 (?) 的睡眠不足,導致情緒不甚穩定,
加上星期三晚上,殲滅住處廚房的蟲蟲大軍,
讓我一整天都不是很想吃東西,身體也不大想動..
總之我就是為了讓自己放空,好好的睡上一大覺找藉口 (默)

所以就這樣睡了一下午,連晚上該去的社團都被我睡過了。

我不知道睡眠中能不能進行思考,
但這次的夢中,出現了最近幾件事情的畫面,
以及我潛意識中想採取的處理方式;
因為內容跟目前這溫文儒雅 (?)、謙恭有禮 (??) 的我相去甚遠,
所以就只解釋成「或許那只是我的妄想吧」之類的.. ||

每個人的心中,總是有那麼一塊神聖不可侵犯的混亂角落嘛 :p

嘖,為什麼我想寫下「那就是神聖的 Hash Table」這種鬼話呢 = =?

咦,我發現我書房的日光燈色溫不同耶 (驚)
改天全部換成三波長的燈管好了.. 那個真的是好物。

咳咳,又離題了。

雖然很突然,我想談談前陣子聽聞的事情,
至於是誰的事情、提到的人物又是誰,又或是真實性,
請各位自行想像與斟酌。

有幾個人,我們姑且叫他某 A 與他的同學們好了,
這是其中一個同學的故事,所以叫他「同學 K」吧。

先說說同學 K,他有著容易相信人的個性,
雖然對事情的看法非常悲觀,在開始時就能想到最糟狀況,
但又樂觀地覺得,或許事情並沒有自己想得這麼糟,
也因此,很容易就將大量地信任放在他人身上。

而某 A 呢,是個喜歡到處交朋友的人,
對他而言,朋友就像是 disposable objects,
總之,「稱兄道弟」對他而言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比起朋友,他更重視與身邊異性的關係。

在 K 認識 A 時,便察覺到他是這樣的人了,
但天真如他,以為自己的影響力能夠改變 A 的行為;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應該都猜得到了,
最後,A 的行為模式使 K 失望透頂,
於是他便決定,將 A 屏除在外。

K 沒多說什麼,身邊的人都覺得奇怪,
「不是前幾天都好好的嗎?」他們想著,
甚至,那些人們還幫 A 說話,覺得 K 做得太絕了;
殊不知,這是多次遭受挫折後無奈的選擇。

好了,故事說完了。

A 與 K 之間最後到底怎樣,我也不是很清楚,
或許一切都要等待時間來解答吧。

雖然標題寫的,是星期四的日記,
我卻寫到了星期五早上,實在是太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