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say_010: 放手 (續)

  嗯,很扯地,這篇文章被我擱在一邊快半年了.. 我還是不知道我有沒有辦法寫完它;經歷過了一些事情,我總算學會了放手,但在此之外,我是不是也失去了些什麼呢。我不知道,也不想去釐清。或許有些事情,保持曖昧的、模稜良可的距離才是上上之道吧。

  這篇文章或許永遠都沒有寫完的一天,真的。

=== 舊前言 ===

  其實我一直不想完成這篇文章。原因有很多,但大多是因為我還學不會放手;也實在無法逆著自己心意,寫出些什麼超脫自我的文字。難過的回憶,怎麼樣也不會變得快樂的,受過的傷也不見得就能隨時間癒合,但生活還是要過,是吧?

  無論如何,再寫一點吧。

=== 續「放手」 ===

  「真的能夠完全放開一切嗎?」我常常這樣想著,若真能輕鬆放掉惱人的事,那真是太好了呢。但世事並非如此順遂,小意外總是在你最想放棄的時候找上門──原本放棄不找的人事物,就在萬念俱灰的時候,突然又出現在你的面前;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或不想想起來) 的事情,也總是在你最不想出現的時候跳出來… 真是諷刺,不是嗎?

  實體也好、虛無也罷,身邊的空間與腦袋所能思考的堆疊量總是有限,不斷地累積著大大小小的雜物、瑣事,還有那些個意外地跑出來的東西,最終總有把自己壓垮的一天。想想,我便開始整理身邊的雜物,可每整理一次,心中那一池水便又被攪拌一次,沉澱許久的事情隨著整理的物件數量而愈顯渾濁;就這樣,將自己浸在些許快樂、些許憂慮甚或後悔的過去中。

  「即使丟了這些東西,『過去』或許真的沒辦法被完全放下吧?」我這樣想著。

  我該視若無睹,還是面對它、處理它呢?有些人或許會爭論,不面對問題就是一種逃避,但我實在不知道,面對那些個已經發生過、不可逆的過去,對自己究竟有什麼益處──既勞力傷神又浪費時間──,況且,或許前面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更大的問題需要被關照,不是麼?

  為此,我試著停止回首從前,並半強迫地讓自己專注於現在與未來。

=== 未完 ===